【叶苏/修伞】一篇烂到甚至没想过名字的刑侦(第一章)

  ★ 本来说没有生贺,可是苏沐秋好不容易有了生日却什么都不发?这我实在是做不到啊……新文写不出,只能翻几章旧稿顶上。

  ★ 如果不是这次被逼到绝境,这篇文绝对不会放出来,因为实在太烂了,是一直想要销毁的那种烂。题材是我非常爱的刑侦,但是内容超无聊,建议是别看了,浪费时间。

  ★ 是个坑。

  ★ 苏沐秋,生日快乐!


  第一章

  

  深夜,漆黑的巷子里,一个拎着挎包的女人正急匆匆地走着。她刚下班,累得只想赶紧趴到床上休息,因而选了这条平时不会走的近路。

  高跟鞋在水泥地上踩出一连串清脆的响声,这样的时间和环境让她难免有点紧张。更关键的是,最近这附近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有两位年轻女性深夜走在没什么人的路上被杀,而犯人至今没有落网。

  这种情况下,夜晚单独外出就成了很不安全的事,但在事情没有发生到自己身上时,人们总会有种侥幸心理,认为自己不会那么倒霉,认为灾祸不会砸中自己。

  不远处就是出口,边上有一盏昏暗的路灯,看见灯光她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她没有注意到身后传来轻微的响动。就在即将走出巷子时,身后突然探出一只手,接着,一块气味刺鼻的布料捂住了她的口鼻,大惊之下她挥着手臂反抗,几秒后却仍是陷入了昏迷,并且再也没有睁开眼。


  孙翔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为了最近那两起案子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今晚难得没有加班,他早早回家躺下,没想到凌晨两点被人叫醒,原因是那挨千刀的畜生又出来作案了。

  第三名受害者斜坐在墙边,衣服上沾满了血迹,她闭着眼睛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可插在胸口的匕首昭示着“她已死去”这一事实。

  小警员滴溜溜地跑过来,低声问:“副队,怎么办?这都第三起了,天亮之前再没进展的话,上面八成会要求移组……”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孙翔又抓了抓头发,不小心拽下来几根,他觉得自己再这么愁下去早晚得秃。

  今年年初,孙翔所处的H市警局换了个新局长,原来那个脑满肥肠只知钻营的废物因为贪污被革职了,新来的局长叫陶轩,年纪老大不小,却比年轻人还能想一出是一出,一上任就力排众议成立了个“重案组”。此组权利极大,甭管是哪个部门,只要有搞不定的“疑难杂症”,重案组就有权插手介入,被盯上了还没法拒绝,像个甩不脱的狗皮膏药。

  刚得知要成立这么个部门时,孙翔心里还挺美,因为最初得到消息说该组成员是从警局内挑选,他觉得自己虽然资历浅了点,组长的位置估计没戏,但混个组员应该还是不难的,没想到陶局长压根不按常理出牌,先是空降了一个B市来的高级警长坐镇组长,后又将组建的任务全权交给了那个人。

  而那个人在审核了所有警员的个人信息和过往任职记录后,拒绝了孙翔递交的调职申请,理由是:缺乏团队意识。

  ……

  想到这,孙翔咬紧了牙,也不管现在是几点,下令让所有人挨家挨户询问附近居民有没有听到什么异响。

  这案子怎么也得想法子破了,要是真移交,岂不是显得老子不如他!

  

  清晨,叶修晨练完,回家洗漱换了身干净衣服,跨上一辆亮粉色的女士电瓶车,也不在乎周围路人异样的眼光,顺道买好早点,就这么四平八稳的朝警局开去。

  阴了好些日子,这两天终于放晴,今日碧空如洗万里无云,是个适合转角遇到爱的好天气。

  然后叶修就转角撞到了人。

  这里是老城区,许多小路不分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很容易发生这种小事故。虽然转弯前叶修特意降低了车速,对方的反应也足够及时,但车把上挂着的一杯豆浆仍是顺着惯性泼了那人一身。

  被“白色不明液体”迫害了的外套还滴滴答答淌着水,苏沐秋低头看了看,确定这衣服被毁得很彻底,至少今天是肯定不能穿着它见人了之后,他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惊声尖叫。

  这我刚买的大衣啊!

  本季度新款潮流大衣,很贵的啊!

  哪个不长眼的,骑车拐弯前都不给个提醒啊!

  哪个王八蛋设计的马路啊,搞个直角,转弯都看不见人!

  他低头平复呼吸,然后听见对面泼了他一身“污水”的男人急声道歉:“对不起啊兄弟!我赶着上班没看路,没伤着吧?你这衣服是新买的吧,要不我赔你一件?”

  态度倒是还不错,但一码归一码,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算了,我是真的会让你赔钱的哦!

  苏沐秋抬起头,紧接着,一张胡子拉碴的年轻男子的脸就这么映入了他的瞳孔,同时一起映入的,还有他胯下那辆异常夺目的电瓶车。

  女款,亮粉色,贴满了各种少女气十足的人物贴纸。

  ……

  算了,精神病人不能招惹。

  于是他叹了口气,说:“你也不是故意的,不用赔了,这我拿去洗洗就行。”

  对方接着说:“那我赔你洗衣钱吧。”说着,那人从裤袋里抽出两张红票子,又脱下自己的外套,一并递给他,“这件给你,现在服装店都没开门,你要是有什么急事就先凑合着穿吧。”

  接过东西,这回苏沐秋倒是真觉得舒心了,心想这么自觉的人现在不好找了啊!

  看那人骑车要走,他急忙问:“给个联系方式吧,这衣服怎么还你啊?”

  那人头也不回,只摆摆手说:“不用还了。”

  目送对方远去,苏沐秋看了眼手表,发现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心道不好,立刻朝着目的地拔腿狂奔,跑着跑着突然想起一件事。

  刚才那人……他怎么知道,我这衣服是新买的?

  

  重案组在警局六楼,是个相当高的位置,据说这是陶局长特意安排的,意思是“六六大顺”,望其一帆风顺无往不利,然而叶修觉得,这地方除了设施齐全条件优渥窗外视野开阔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旦发生点什么天灾人祸,逃起来特别费劲。

  踩着线冲进办公室,叶修刚坐下还没喘口气,隔壁桌的魏琛就不怀好意地说:“别急别急,局长还没来呢,扣不了你奖金。昨儿晚上干什么去了?有艳遇吗,起这么迟,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

  “对对对,有艳遇,不过不是昨晚,是今早。”

  “哦?什么情况,快说来听听!”魏琛两眼放光。

  懒得搭理他,叶修掏出电瓶车钥匙交给刚从外面回来的苏沐橙:“你的车修好了,下回要是再坏了就换辆新的吧,我这一路骑过来不知道受了多少注目礼。”

  苏沐橙笑眯眯地收下,哼着小曲给窗边的花花草草们浇水。看她这么开心的样子,唐柔好奇地问:“沐沐今天心情不错啊?”

  “嗯,我哥要回来啦!”苏沐橙眉眼弯弯,“我都好些年没见他了。”

  “就是你那个在国外进修的哥哥?他这次回国是打算长住吗?”

  “是呀,他辞职了,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正聊着,有人敲了敲门,众人往外看,门口站着陶轩和孙翔。

  陶局长笑得和蔼:“都在呢?挺好,没人迟到。我来有两件事,第一件,刑警队那边有个案子要移给你们,是个连环杀人案,社会影响很不好,大家辛苦点,务必在这周内侦破,具体情况等会让孙副队跟你们交接。”

  唐柔接过相关文件,分发给其他人。

  叶修看了眼站得笔直明显满脸不情愿的孙翔,翻开文件看了起来,随后就听陶轩接着说:“第二件,原本和你们共事的法医科张新杰被调往别市,这事你们都知道,现在局里重新安排了一位新同事给你们——进来吧。”

  一个身姿修长的男人走了进来,叶修刚抬起头便愣住了,对方看见他也是同样的反应,还没等他俩说些什么,一旁的苏沐橙倒是最先开了口。

  “哥!”苏沐橙先是一喜,接着好似发现了什么一般,轻蹙眉头,转头看向只穿着衬衫的叶修,迟疑地问:“你怎么穿着我们队长的衣服?”


  全文目录    下一章

21 Oct 2017
 
评论(15)
 
热度(146)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