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修伞】一篇烂到甚至没想过名字的刑侦(第三章)

  ★ 苏沐秋,生日快乐!


  第三章

  

  苏沐秋头皮都麻了,他觉得自己一世英名全毁在了这一刻。视线笔直地戳着叶修的后脖子,他甚至不敢回头看其他人的表情。

  叶队长显然对后座传来的重量有些意外,但似乎并没有太在意。他转过头确认了一下情况,看见动作僵硬表情空白眼神发虚的苏沐秋后,叶修只是自言自语了一句:“对,你没车,回头让老魏整一辆。”接着他一蹬踏板,带着新同事,以一种青春洋溢的、压马路兜风的架势骑了出去。

  围观了全部过程的孙翔同志沉默,觉得刚才自己仿佛看了一出什么诡异的职场轻喜剧。

  老城区的路许久没有修整,经过长年累月的自然侵袭,变得坑坑洼洼不太平整。叶修脚下动作飞快,轮胎在凹凸不平的泥地上反复弹跳,苏沐秋好几次险些给甩出去。

  叶队长的后脑勺像是另长了对眼睛:“坐不稳就抓着我。”

  可能是被甩得有点懵,也可能是刚才的失态表现让他一直没回过神,闻言苏沐秋条件反射地问:“抓哪儿?”

  叶修说:“还能哪儿?腰啊!”

  苏沐秋乖乖照办,当法医小哥用他那双赏心悦目的手握住骑车人的腰时,叶修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一时方向盘没握稳,差点把自己也甩出去。

  “别这么抓,我怕痒!”

  “那怎么办?”

  “手伸长点抱住我。”

  完全没发现自己正在光天化日之下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苏沐秋把这事当作题目来解,他伸直胳膊,小心不碰到叶修的侧腰,就以那样一种亲密的姿势环住了前面的人,还调整了几下位置,贴心地询问:“这样行吗?”

  “行,就这样不错,保持住。”

  跟在后面的孙翔同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发现这出戏居然他娘的还有续集。

  

  由于案发时间较短,而且不是人流量大的地段,案发地目前还被封锁着。

  叶修他们赶到时,封锁线外围了一圈人,都是用不着上班,闲着没事出来唠嗑的老人家和家庭主妇。他们都杵在巷子口往里看,并且互相分享着各自的高见。

  “听说人是昨儿半夜没的,作孽啊!好好一姑娘……”

  “那么晚才回家,什么工作呀?我看不是什么正经人吧。”

  “也不能这么说,现在年轻人工作都累,我家那小子也是每天忙到很晚才回来。”

  “这地方真是不安全了,晚上都不敢出门。”

  “可不!前些天还有个小伙子,天天晚上在这练画,幸好昨天他不在,没遇上那疯子。”

  “没来么?昨天下午我瞧见他了呀。”

  “后来走了吧。就是可惜了姑娘,要是有小伙子在,那疯子也不敢动手。”

  “儿媳妇刚打算把这里的房子卖了,这里死了人也不晓得会不会影响房价。”

  “会的吧,怎么说也是晦气……”

  孙翔皱着眉头想叫人把这些闲杂人等赶走,叶修拦住他,弯腰钻过封锁线。苏沐秋跟着进来,他是本地人,但离家甚久,许多地方都改造过,这条巷子曾经也做过修整,跟他记忆中的模样有些出入,走进去才发现这不是一条单纯的直路,路段三分之二处还有一条横着的岔路,如果站在楼顶往下看,应该是个躺着的T字型。

  除了尸体已经被抬走外,现场基本还维持着原样。由于凶手没有把凶器拔出来,墙壁上倒是没什么喷溅的血迹,也没有受害者反抗的痕迹。巷子两边是两座老式居民宅,窗户都是木制的,又小又窄,阳光根本照不进去,乍一看黑漆漆的像是鬼屋。

  叶修打了个手势,问:“这两边问过吗,怎么说?”

  孙翔说:“当然问了,都说没听见动静。”

  窗户位置很高,站远点什么都看不清,苏沐秋只好戴上手套,凑近了扒着窗沿往里看,那模样有点可笑,孙翔嗤笑了一声:“发现什么了吗,侦探?”

  不理会这句话里的讽刺,苏沐秋拍拍手套上的灰:“没有。里面是厨房,那个时间段一般确实不太会去厨房,没听见动静应该是真的。”

  叶修还在观察地上的脚印,这条路虽说铺了水泥,但因为多年无人打扫,而且巷口两边都有花坛,导致这里落了不少尘土,高跟鞋的印记比较独特,可以看出受害者的行走路线,除此以外就是一些杂乱无章的鞋印,很难从中辨认出哪些是凶手的。

  “这个月附近发生了两起杀人案,她这么晚独自回家不会一点警惕心都没有。”叶修忽然自言自语起来,“如果有人一直在跟踪她,她不会一点也没发现。这里这么安静,如果有人跟在她身后走进来,她不会完全没有防备。”

  “你的意思是,凶手从一开始就在巷子里?”苏沐秋立刻反应过来,看向中间那条岔路,“如果一开始就在,那他只可能躲在那里。”

  岔路很窄,与其说是路,不如说是一条能通人的缝隙,出口处是一片绿化,还栽了棵树,光线很暗,站在外面根本看不清里头的情况,藏个人并不难。

  看他们一前一后走进去,孙翔说:“那里我们也检查过了,除了泥巴就是草,没有别的东西。”

  叶修不吱声,低着头细细查看,忽然,他站住脚,翻口袋想找什么东西,但是半天没找着。

  苏沐秋问:“你是找这个吗?”

  叶修抬起头,惊喜地问:“对!我钥匙怎么在你哪儿?”

  苏沐秋无奈:“还记得你早上把外套给我了这件事吗?钥匙在口袋里,你没拿走。”

  叶修挑了挑眉,随即打开钥匙串上的便携式手电筒,照着地面上的一处,勾着苏沐秋的肩膀,让他靠近自己的位置,说:“你看这里。”

  顺着光线看去,叶修照的地方是一块泥地,乍一看与周围泥土没有什么不同,但仔细琢磨,苏沐秋疑惑地“嗯”了一声,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看他们都不说话,孙翔问:“里面有什么?”

  “有泥巴。”叶修回。

  翻了个白眼,好不容易才把“废话”两字咽下去,孙翔没好气地接着问:“泥巴怎么了?”

  “泥巴是湿的。”这次是苏沐秋回答他。

  “废话!”这回没忍住,孙翔不耐烦地说,“前两天一直在下雨,泥巴当然是湿……”

  话说一半,他突然反应过来,前几天确实下了雨,但昨天一整天都是晴天,地上的水迹早就干了,整条巷子的泥土都是干的,为什么岔路里会有湿土?

  苏沐秋掏出手机正在对那块湿土拍照留证,叶修捡了根小树枝拨了拨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孙翔走进来探头张望,发现那块湿土的面积不大,约莫也就拳头大小,晚上光线昏暗的情况下,一不小心就给漏过去了。

  年纪轻轻能坐到这个位子的孙副队当然不蠢,他立马提出一种可能性:“有人……可能就是凶手,他动过这里的土。”

  接连下了好几天雨,就算表面干了,底下的泥土也还是湿的。凶案发生后警方立刻封锁了这块区域,没人会进来挖个土再出去,所以这块湿泥一定是封锁之前就被人挖过,而且可能就是在昨晚。毕竟如果时间太早,湿土被翻出来后,这会儿也应该干了。

  苏沐秋问:“他又不埋东西,挖泥巴干什么呢,带回家种花吗?”

  叶修蹲着思考了一会,忽然问:“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另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了茫然:“没有,你闻到什么了?”

  叶修摇摇头:“我不确定,太淡了。”说着,他起身往有绿化的那头走去,“如果真的是凶手动的,你们觉得可能会是什么原因?”

  站在变态杀人狂的角度想,孙翔说:“难道是当作纪念品带回去?”

  苏沐秋反驳:“如果是想留作纪念,我觉得受害者身上的东西应该更有纪念价值。”

  叶修点头:“我同意。”

  ……你们俩一唱一和故意的吧?孙翔皱眉:“那你们觉得是为什么?”

  苏沐秋说:“如果这些土有问题,会不会是因为它们可能会暴露凶手的身份?”

  叶修走到绿化边,又问:“如果这些土会成为寻找凶手的线索,你觉得他会怎么处理?”

  “带走?或者……”

  “或者,把它们放到一个不会让人起疑的地方,就像是将一滴水投进大海里。”叶修看着出口处树下一块颜色与周围有着些许不同的泥土,微笑着说。


  全文目录    没有下一章

21 Oct 2017
 
评论(19)
 
热度(138)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