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战士们的日常(1)

  硬盘救回来了!喜极而泣!外置硬盘盒真是神器哇!TAT 为了庆祝,发一点昨晚写的小短文,不过内容很蠢很无聊啦,文名也是随便取的……

  无CP,OOC,想哪写哪,自娱自乐,纯粹是玩,OP背景,私设如山,随时会坑。


  1.

  酒馆的木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一个黑发男人走了进来,少见的发色引起了门口几人的注意。

  这个世界上黑色头发的人不少,但大多都掺了点浅淡的栗色或是别的颜色,像他这样纯正的乌黑是北海人独有的特征,而这里是东海城镇,由于被伟大航路和红土大陆分割的关系,其他海域的人在此并不多见。

  不过在这“海上冒险家”泛滥的时代,出生自不同海域的人到处“串门”倒也不算太过稀罕。

  酒鬼们不愿惹事,瞧了几眼便移开视线,继续拼起酒来。

  男子仿佛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径直走向吧台,熟门熟路的要了杯果汁。

  正在吧台后忙活的老板娘一听这声,头也没抬就认出了来人,毕竟除了此人之外,全世界应该找不出第二个会跑到酒馆来喝果汁的成年男人。老板娘翻手从柜子角落里拿出一瓶果汁递给他:“82年的苹果汁,专门给你备的。”

  “82年,那不馊了么?”男子笑着打开封口灌了一口,接着皱起眉毛嫌弃道,“我不喜欢苹果。”

  “今早现摘鲜榨,有的喝就不错了!”

  男子惊奇地问:“你知道我今天要来?”

  “多少能猜到。”老板娘说着话手里的事也不停,动作利索地擦好几只酒杯,解释道,“前段日子听说你们的船靠在南边,你们上了岸总要休息几天,算算时间这两天也该做开航前的采购了。”

  吧台前安静喝果汁的男人默默听着,不置一词。

  在旁人听来,这只不过是很简单的推算,但事实上却不是这么回事。

  他们的船两周前靠岸,选的位置万分隐蔽,别说岛上居民,就算是海军也未必能及时得到消息,而这几十公里外的小酒馆里的老板娘却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

  镇里的人只知道这位叫陈果的老板娘来自西海,因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在哪都能吃得开,独自一人将酒馆经营的有声有色,连山贼们都不敢在此闹事。

  不过黑发男子却十分清楚此人隐藏在背后的另一面。眼前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女,年轻时也曾出海闯荡过一番,只不过保密工作做得好,通缉令与长相不符,金盆洗手后愣是没让海军找到。

  当年威震东海的女海贼如今束起长发,竟让别人都以为是个普通的良家女子。

  男子喝完了果汁,把瓶子还回去:“再来一瓶。”

  “哪有那么多,就这一瓶,你不是不喜欢吗?”陈果问。

  “我渴啊!要不来点别的,有甘蔗汁吗?”

  “这个岛上哪来的甘蔗!”陈果无奈,扔了个白色的瓶子给他,“喏,羊奶,住后山的小妹早上挤的,可新鲜了。”

  对方苦着脸接住:“羊奶还不如苹果呢……”

  话没说话,旁边一直独自喝着闷酒的老大爷朗声笑了起来:“哪有人来酒馆不喝酒的?你也太逗了!”

  被陌生人嘲笑,黑发男子却也没恼,反而笑着说:“没办法,我酒精过敏,一沾就倒。”

  大爷被逗笑了,打了个酒嗝说:“那你可真倒霉,酒是这世上最好的东西,人人都爱,尤其是那些个……”说到这,他下意识的压低声音,隐晦地说了五个字,“……海上冒险家。”

  海上冒险家是海贼的别称,在这大海贼时代,从楼上扔块砖头下去,扔个十次指不定就能砸中一海贼,而酒馆更是海贼们最爱的去处,通常来喝酒的居民们都不会提起相关的词汇,以免惹祸上身。但这大爷此时明显是喝多了,说完这句不够,还接着聊了下去。

  “小兄弟你是做什么生意的?我听老板娘说你有艘船,是航海商人吗?”醉汉问。

  “差不多吧。”男子喝了口羊奶,心想自己这行当也确实与金钱挂钩,这么说没毛病。

  醉汉喝了口酒,苦口婆心的劝道:“那你可要当心了,这些年世道一直不太平,好多商人都不敢随便出海了,就怕被劫,丢了货还算好,要是丢了命那就太不划算了,还是趁早改行吧。”

  “说的是,不过我的船员们身手都不错,这方面倒不必太担心。”男子显然是没听进去,还向老板娘要了一碟子花生。

  “这么想就错了!”醉汉突然严肃了起来,语气很是恨铁不成钢,“有多少人就是毁在这种心态上,都觉得自己了不起,但最后还不是丧了命。”他叹了口气,没等人接话,又跟着说道,“我看你是北海人啊?来东海挺不容易的吧,一路上就没遇到过那些海……海上冒险家吗?”

  黑发男子吃着花生点头:“遇到过,没出什么大事。”

  “你只不过是运气好。”醉汉固执的下定论。

  “是啊是啊。”男子点头。

  “‘冒险家’可不是东西了,你看看角落里那几桌人,里面就混着几个,干那行的身上都有股邪气,再怎么藏也藏不住,别人看不出,但是瞒不过我。”醉汉得意地灌了口酒。

  “厉害厉害。”男子接着点头。

  “不过这些人也只是小喽啰,成不了气候,真正能干大事的那些,身上反倒没了血腥气,可是只看一眼就能叫人寒毛直竖。”

  “没错没错。”男子继续点头。

  “你们北海有个顶出名的……就是那个叫叶修的,你应该知道吧?他就是个能干大事的,这么多年了,世界政府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连长相到现在都没摸清楚。他也稀奇,明明是个‘冒险家’,到现在居然什么烧杀劫掠的事都没干过,难道真有这种当海……海上冒险家却只为了享受冒险的人吗?”

  “嗯,我觉得他就是。”男子不知为何突然正经了起来。

  醉汉正想笑他心思单纯见识浅薄头脑天真,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一个长相颇为俊俏的青年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熟稔地勾住黑发男子的肩膀,声音犹如极地冰风,阴恻恻地说:“让你买点酒回去,你在这磨叽什么?原定起航的时间都快到了,船长。”

  黑发男子显然是被吓到了,呛了一口羊奶,咳得死去活来。

  陈果似乎也认识这个人,她笑着拆台:“他在这摸鱼呢,跟人聊的可欢了。”说着她指了指后门,“酒早给你们准备好了,都堆在板车上。”

  俊俏青年道了声谢,摸出一沓贝利结了账,跟老板娘聊了一会后就拽着黑发男子的衣领走了。

  目送他们离开,醉汉顺口问道:“他们是哪家商队的?刚才来得那个浅色头发的小伙子看上去有点眼熟。”

  陈果又给他满上酒,说:“不是什么有名的商队,你应该没见过。”

  醉汉点点头,又独自喝起了闷酒,可喝着喝着,总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那个青年,他撑着晕乎的脑袋琢磨了许久,直到日暮西斜,他突然瞪大眼睛,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就连醉意都被压下去了。

  刚才那青年,长得好像通缉令上那个传说中的兴欣海贼团的副船长苏沐秋啊!

  那、那刚才被他称作“船长”的男人……黑发,北海……

  “是……看错了吧?”沉默半晌,醉汉低头望向手中尚未喝完的酒,忽然仰头饮尽,一抹嘴,自言自语地说,“以后还是少喝点吧。”



#都说了很蠢很无聊的……#

29 Nov 2017
 
评论(11)
 
热度(123)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