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21,修伞only“小叶修伞铺”流水账后记(图多,慎点)

第三次参展,上回写了篇真情实感的观后感,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只有流水账。

老规矩:图多,慎点。


由于沉迷《ONE PIECE》和《SLAM DUNK》等神番的缘故,这次CP我没有帮上半点忙,跟“摊主”两字毫无关系,买摊主证也只是为了早点过去吃吃喝喝而已。

老实讲,其实直到开展前,我都没搞明白摊位上到底有哪些东西,以及那些作品分别都是哪些老师产出的……

开售中途我还非常大胆地指着小料之一的《我的电脑》,问一多夕老师:“这是谁写的?上面印的作者名看不懂。”

多多震惊且冷漠:“我写的。”

我:“……”

真的尴尬。

多多能与我保持这么久的友谊,必须得说她脾气好。


题外话说完,进入正题,先给大家看看我们可爱的三连摊:




同样是37件成品,这回摊位上的东西看上去似乎比上回要更加丰富,也许是因为这次本子多周边少的缘故。

每次开摊,小叶修伞铺背后的摊主们总会先决定好“镇摊之宝”,以免摊位太过冷清无人问津。CP18.5和CP19的镇摊之宝是舒璃老师绘制的挂画,而这次CP19则是瑞读老师绘制的毛毯。

原本摊主们准备了一个展架,用于放置毛毯的宣图,但在周五晚上整理摊位的时候才发现展架太矮了,宣图挂上去几乎拖地,像是婚纱,站在摊位外面还只能看见叶修的头和苏沐秋的半个头……于是我们临时决定把它挂到摊位前的杆子上,最终效果非常好,超美的!我个人觉得这是本场最佳idea了!


小料池用的出售方式是转盘,10元转一次,50元转6次,100元转12次,纯粹拼欧气,转到啥是啥,抽到重复的也不给换,很没人性。

转盘上有16个空位,除去写了14本小料的书名外,还有两个位置,一个写着“再来一次”,另一个写着“谢谢惠顾”,真的没人性。

更别提一共有14本小料却最多只让转12次这个规则……出主意的人没被打死大概是因为杀人会犯法。

还记得代购小姐姐们拿着代购单来买小料,对着转盘一脸懵逼的场景,代购们没有破口大骂真是涵养好。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这次CP竟然有不少人排队。

修伞毕竟不是什么热门,能有人光顾就不错了,什么开摊前就排了几十个人这种事是想也不敢想的。在忙着做准备的时候,看到NPC举着写了“队尾”两字的示意牌维持秩序后,摊主们都惊了,简直怀疑大家是不是看错了摊位号……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种排队的情况持续了很久,来光顾的客人源源不断似乎没有尽头……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手脚太慢,毕竟转盘真的坑爹。

原本我只是想来坐着吃吃喝喝聊聊天,可不知道怎么的就干起了活,结果最后没吃也没喝,又又又站了大半天,也许是劳碌命。


晒一下本次CP的收获:

首先是摊主们人手一套的、巨坑爹的、绝对抽不全的小料。



镇摊之宝——毛毯,附赠的明信片,同款纸袋,以及超可爱的抱枕。

必须得说毛毯真的巨舒服!手感超级棒!拍照时我都没忍住上去滚了一圈,太舒服了吧!抱枕也超可爱!拍完照就立刻套上芯子用起来了!





据说这个立牌是负责抱枕制作的摊主们的内部特供,我本来是没有的,但我们的多多、全世界最好的多多、超绝无敌可爱的多多,一心软就给了我一个,呜呜呜亲亲多多!它超好看了!



风雨妹妹和多宝的本子们。

这三本卖得可好了,后面来的姑娘全都没买到,幸好我事先拿了一套!



鸦鸦老师,Isara老师,Halite老师,鱼子酱老师发放的无料明信片。

摊售期间求安老师也来了现场,我们赶紧拽住她签了十张明信片,老师巨好说话,二话不说就签了,还从自己的摊位拿了几套微章送给我们,真是超级感谢,爱您!

除此之外还有和气生财老师寄给我们的TO签!这个要感谢多多,求TO签的时候也帮我求了一份,爱我们多!




发完才发现忘记贴结婚证了……

这款也很热门啦!印了那么多最后全都卖完了~



还有本哥帮我带的大礼包,亲亲本本!

麦当劳出的君莫笑周边,彩铅老师的《万物生长》,丁丁老师的《勇者与野兽》,鸦鸦老师的明信片和梳妆套组。



以下是与展会无关的流水账。

每年CP,比起到现场参与活动感受氛围这种比较空泛的快乐,真正吸引我的仅仅只是“能跟大家聚一聚”这点而已。

如果不是为了见我们亲爱的可爱的多、萧、卡、缓、然和本,我是做不到早上六点起床,顶着黑眼圈和一脑袋困倦,踩着高跟鞋和满腿的酸痛,疾走几公里去那个冷得要命的鬼地方摆摊的。

周五拖着箱子赶地铁时,刚走下站台楼梯,十二号线就在我面前关上了门。关门前不经意间瞄到车厢里站着一个拖着银色行李箱,背着包,还梳着马尾的姑娘,因为那箱子跟我们缓缓老师带来的很像,我就有点在意,心想:那个该不会是缓缓吧?

但由于CP18.5时,缓缓那乖巧可爱的妹妹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念头只在我脑中出现了一瞬就被否决了。

后来才知道,那个比我早一班车,上车后靠在扶手旁,在我眼前一闪而过的小妞真的是她……

抵达花木路后,一出地铁就在门口又见到了那个梳着马尾的姑娘,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那是缓缓了。单独面对她,我总是有点儿怵,但又不能当做没看见……然后我就想了个很馊的开场。

我站在缓缓背后不到一米的地方,掏出手机拍了张她的背影发到群里,边上两个大叔全程用“这女的长得像正经人没想到是个变态”的眼神看我,我视若无睹,忐忑的等待缓缓的反应。

缓姐看到了那张照片,她在群里对我说:你撤回。

我赶紧撤回。

接着就见面前那个马尾妞转过身,对我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她真好看。

萧萧在见面前哭了起码一万次说自己长胖了七斤,我在去之前还认真思考该怎么安慰,然而见了面别说安慰,只想打人。

哪里胖了啦?啊?您的七斤肉长哪儿了?长我身上了是吧!

我们萧宝刚见面时显然引擎还在预热,走在我和缓姐中间有点不尴不尬的样子,总是微微低着头腼腆地笑着,就是个非常可爱柔软的邻家小妹,完全看不出平时能跟缓姐正面刚的气势。

场内办手续等了很久,我跑到队伍那边想看看萧萧和缓缓排到哪儿了,看她们那么正经的样子,我实在管不住嘴,说了一句:“萧萧你胸好大。”

萧萧一脸呆滞地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样子,超好玩了!

我和缓缓笑疯,趁着她还没想起来打人,我连忙跑了。

我们萧宝,世界的财富,可惜这次忘了捏她的脸。

第二次见到然君,上次CP然君只来了一会就跑没影了,这次倒是待了很久。

上回她跑得太快,我连长相都没记住,只记得身高惊人。这回仔细看看,然君的身高果然名不虚传,基因真好,吃什么长大的……站在她身边的我就像是一根发育不良的幼小可怜的豆芽菜,还是横向生长的那种。

然君人高马大,但说话却轻声细语非常温柔,一点儿也没有平时在群里插科打诨老不正经的样子。

周五那天挺冷的,我看了眼然君下半身空荡荡的装扮,惊奇道:“你穿裙子不冷吗?”

然君二话不说当场扎了个马步:“这是阔腿裤!”

她真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次见本哥,她还是老样子,拎着箱子风尘仆仆地跑过来“分赃”,眼里只有本子和周边,再无其他。

参展期间对她唯一的记忆就是——

“本本呢?”

“不知道,踩点去了吧。”

“本本人呢?”

“不知道,排队去了吧。”

“本本又去哪了?”

“不知道,抢东西去了吧。”

以及她抢完一系列东西后,跑回来坐着,闷头清点战利品的身影。

卡姐跟本哥是一挂的,也是浪到飞起浪到没影的那种,满世界出差,四处留情。不过好在萧萧始终坚守在摊位上,心里有了这个牵挂,卡卡还知道要常回家看看。

作为YYSer,卡姐是不能无视阴阳师官摊的,她还蹲下来给心爱的大天狗拍照,就为了能把身高感人的大天狗拍得高点……听说她还跑到心仪的SSR展牌前祈求自己能抽中,结果当场抽了10个R。

也是惨。

周五那天多多是来得最迟的,出现时,她拖着行李矜持地笑着,可能是第一次见到缓缓有点害怕。在来之前她就一直很担心会跟缓缓见光死,还说如果她们友谊的小船翻了就都是我的错。

无辜如我,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比我更躺枪吗?

但这个担忧明显是多余的,因为在见面五分钟后,多多和缓缓就相见恨晚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了。

为头顶绿油油的柳柳老师和飞飞老师点一支蜡。

还能怎么办呢?就原谅她们吧。


周五那晚我们依然吃的火锅,不过因为大家都太饿了,完全没心情拍照留念。

本以为那个时间那个地点不会有人排队,没想到商场里两家火锅店全都排满了人,我们只好坐在门口等位。

刚一坐下,萧萧、多多、缓缓就分别掏出了手机和平板开始农药,我坐在缓姐身后,看着她的平板,为大家实况转播战况。

“我方妲己死了。”

“我方妲己又死了。”

“我方妲己快死了,哦不还没死!我方妲己坚强求生……哦,死了。”

直到服务员来通知我们入座,她们还在开黑,如痴如醉,于是我、卡卡和本本只能先进去点菜,让她们在外面继续玩。

所有人都饿疯了,点了好多肉,但这家店肉量少,每盘只有一点点,吃完一轮还感觉没饱。大家都很矜持,彼此询问意见要不要继续点。

多多还饿着,但好像不好意思说,缓缓坐在她旁边,跟哄孩子似的引导她:“再点盆杏鲍菇吧,娃娃菜要吗?”

多多:“不要吧,杏鲍菇比较好吃。”

缓缓:“那牛肉呢?”

多多:“唔,不要了吧。”

缓缓:“真的不要吗?再来两盘吧。”

多多纠结半天,还是打算遵从内心真实的意愿:“……嗯。”

笑疯,她真的巨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六收摊后我们去吃了烤肉,现在想想怎么流程跟CP19一毛一样,都是先火锅后烤肉。

烤肉期间大家都在忙着吃,只有缓缓老师如清流一般在那忙着核算账目,场面非常像同事聚餐,其他老师都在吃吃喝喝,只有重点班的班主任边吃边批试卷,边批边骂“这蠢货怎么又不及格”……

缓姐账算到一半,还忙里抽闲说了一句:“给我留点肉。”

我们:“已经吃完了好吗!”

烤肉照片:





吃完烤肉时间还挺早,我们这群不甘寂寞的人浩浩荡荡冲进了KTV,一开始大家还挺羞涩,都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愿去点歌,不过到后面就全疯了。

缓姐跑到台上唱了首《夜上海》,周璇范儿十足。

我唱了首“怎么忍心怪你窗了本,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送给远在国外的柳柳老师。

本哥唱了她的成名曲《我是女生》,引起欢呼一片。

卡卡和萧萧唱完《今天你要嫁给我》又唱《如果的事》,撒了一包厢狗粮。

多宝拿着两个麦克风,唱她的TOP曲目《魔法城堡》,哭出了声。

据说柳柳老师远程指挥,点名要求多宝唱海尔兄弟,多宝怒拒。

要说有毒,谁也比不上缓姐,她竟然在KTV里搜周星驰的笑声……


老实说,因为这次没有参与摊位建设的原因,来之前其实挺没代入感的,就是一种随便出门看电影的状态,连紧张的心情都没有,还担心我这种冷淡的情绪会不会影响大家的心情,会不会冷场。

不过在遇到各位老师后,忽然之间找到了熟悉的感觉,心情一下就变好了,你们都是我的宝贝。

这次一别,下次想要再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想到这个还挺难过。

总之,爱你们❤

10 Dec 2017
 
评论(18)
 
热度(78)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