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叶苏】风波(一发完)

  CP:叶修×苏沐秋

  ★ 这是给 @风雨同舟 的G,现在解禁了,刚好37活动凑不齐人数,就扔出来混个更吧~

  ★ 前方OOC,挺住。


  风波


  众人刚抵达接机口就看见苏沐秋倚靠在围栏边,黑着一张脸,跟谁欠了他百八十万似的,周身气场无比强大,除陈果外,半径五米内无人胆敢近身,不知情的还以为韩文清来了。

  蓝雨新一代剑圣卢瀚文小同志,完美继承了前辈黄少天的行事准则——唯恐天下不乱。一看清楚杵在接机口的人是谁,立马窜到领队边上,挤眉弄眼:“常言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大神,挺住!”

  尽管叶修在后辈面前一贯没什么架子,但在外面的时候,兴欣几个后辈都会自觉给足前辈面子,颤抖着身躯死命憋气不敢笑,乍一看倒像是被苏沐秋身上的寒气吓哆嗦了。

  能当上队长的多少都有几分本事,兴欣队长乔一帆装傻充愣的功夫跟他赛场上拍鬼阵的技术同样精湛,他一不多看二不多听三不多话,镇定自若地带着自家队员前去向两位接机的大爷问好,仿佛对近期那场荣耀圈内的爆炸性新闻毫不知情。

  其他战队的人倒是很想留下来看戏,但碍于记者们就在不远处虎视眈眈,权衡了一番还是决定不要冒险,为了八卦引火烧身就不好了,于是纷纷跟着各自战队的接机人员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眼看再不离开就要被长枪短炮围堵,陈果也不管那边闹别扭的两个人,当机立断:“别看了,走吧,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今天是国家队回归的日子。

  距离叶修正式退役已经过去了四年,联盟里来来往往又换了几批人,曾经的巨头们都将肩上的重担交给了自家有潜力的后辈,真正的成为了摸不着的传说,有些人退役后改行过上了自己的小日子,有些人则选择退居幕后继续为战队发光发热,叶修就是后者。

  接到竞技总局的电话,被邀请作为国家队领队参加世邀赛,叶修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项工作从第一届开始就没换过人。想想今年也是一样的套路,叶修没思考多久便答应了,不过他没料到的是,今年自己会盖过参赛选手的风头,成为世邀赛期间最火热的话题。


  叶修有个弟弟,这件事只有兴欣内部的人知道。

  弟弟有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这件事只有个别人知道。

  弟弟向女友求婚,上报的却是自己,这事叶修是做梦也没想到。

  距离世邀赛正式开赛才过去一周,小组赛刚打完第二场,赛后复盘还没来得及做,叶修一踏进训练室就被一道道不怀好意的目光锁定了。

  “怎么,我脸上有花吗?干什么都这么看我?”叶修问。

  “花没有,有八卦。”不出所料,第一个跳起来的果然是郭少,“老大,听说你要结婚啦!”

  郭少,继苏沐橙之后的新一任联盟首席枪炮师,神奇战队队长,圈内出了名的天然呆二百五,性格极为开朗乐观,并且亲疏不分,经常逮着对手认兄弟,为场上和谐做出了不容小觑的贡献。

  自从前年夏休期跟包荣兴桃园三结义后,叶修在郭少口中就从叶神变成了老大。叶修是咋都没想明白,怎么他俩拜个天地弄得自己又多了个小弟,这小弟还是别家战队的。

  “而且对象还不是苏那个啥!”卢瀚文跟着跳了起来,他就是桃园三结义中的那个“三”。

  叶修跟苏沐秋的事情一直没有明说过,不过都这么多年了,大家也不是瞎的,对他俩之间的关系多多少少心里都有些猜测,此时被卢瀚文一语道破,众人屏息凝神,准备迎接圈内重大八卦。

  虽说卢队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打了个码,但在场有哪个人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反正不会是苏沐橙,毕竟她去年就结婚了。

  叶修当他们又无聊闹事,全然没放心上,只觉得这帮小孩越来越难带了,有代沟:“什么结婚,你们又玩什么呢?”

  到底是兴欣队长,乔一帆怎么说还是向着自家前辈,不跟着瞎起哄,递了张报纸过去,解释道:“只是个误会,记者认错人了。”

  接过来一看,电竞周刊头版头条,黑体加粗最大号:叶神在法国求婚!女方激动落泪!!

  为表惊奇还用了三个感叹号。

  往下一看,一张照片占了半幅版面,别的都看不太清,唯独主人公的容貌拍得贼拉清晰,只要没瞎都能认出这张脸。

  叶修仔细辨认了一下女方的长相,确定这就是他那个认识了挺久的准弟媳。在知道弟弟没临时换人当负心汉后,他扔开报纸,完全不管下面一个个嗷嗷待哺的小眼神,十分冷血地说:“你们有时间关心花边新闻,不如把比赛总结一下?每人都分析一下昨天为什么差点被翻盘,不得重复前面人的发言,少于一千字重说。”

  底下哀声一片。


  叶领队不把这事当回事,不代表记者们也不在乎。

  小组赛第三场结束,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们抛开比赛和选手们不管,一个个排着队问起了领队的私事,仿佛这是一场叶修的个人秀。

  记者:“请问叶神,对于前几天的新闻有什么看法?”

  叶修:“什么新闻?”

  记者:“就是上周你在埃菲尔铁塔向女友求婚的新闻。”

  叶修:“我没有求婚,也没有女友。”

  记者:“照片上被拍到的人是你。”

  叶修:“那不是我,是我弟弟。”

  显然是不相信,记者笑道:“叶神有弟弟?这倒是头一回听说,不是临时编的吧?”

  手伸进口袋却摸了个空,因为比赛场馆里不允许抽烟,叶修把烟盒留在酒店里了。他收回手,调整了一下坐姿,有点不耐:“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

  另一个记者问:“据我所知你的女朋友是大学教授,请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叶修叹了口气:“你们都查到她的职业了,还查不出男方的身份吗?那真的不是我,这段时间我天天待在酒店里,哪有功夫去埃菲尔铁塔跟人见面?”

  “这么说,你否认照片里的人是你的女朋友?”记者依然不信弟弟论,反过来在话里给叶修下了个套。

  只否认关系,不否认身份,放出去依然是一条能够挑起围观者探讨欲的大新闻。

  叶修懒得细想这里头的弯弯绕绕,一方面烟瘾犯了心情不好,另一方面也确实是被这些车轱辘问烦了,他毫无征兆地甩出一句:“我对象是苏沐秋,这你们不是早就知道吗?”

  那记者被他问懵了,愣愣地说:“……不知道啊。”

  “那你现在知道了。无关问题不再回答,还有其他关于比赛的提问吗?没有就结束了。”

  所有人都被他那一句镇住了,一时间竟然都想不起来该问什么,发布会就在这种诡异的状态中草草收场。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叶修跟苏沐秋的关系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荣耀圈,惊疑者有之,鄙夷者有之,祝福者有之,摩拳擦掌等着看戏者亦有之。

  陈老板在得到消息时摇头大叹:“几年前我就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说着,她看向跟没事人一样的苏沐秋,“他就这么随随便便说出来了,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在乎啊?”

  “想说就说呗,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苏沐秋确实不在乎,这本是私事,别人知不知情都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以往不说只不过是觉得没有特意说出来的必要,就算在电竞圈里颇有名气算半个公众人物,但也没必要连谈恋爱过日子都要讲于外人听。

  陈果比他俩还忧心:“你们的事这么一闹,以后有的烦了,我都能想到今后会有多少记者堵在门口要求专访。”

  苏沐秋心不在焉地说:“这不重要,我倒是比较担心……”

  担心什么,苏沐秋没有细说,不过也不必解释,因为他担心的事情没过几天就发生了。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报纸,同样的版面。

  训练室里,叶修接过乔一帆递来的新一期电竞周刊,对着上面头版头条的一行大字极为罕见地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上面是这样写的:荣耀大神叶修,真实身份为叶氏太子爷?!

  尽管在叶秋那事上了报之后,叶修就做好了家门被扒的准备——毕竟叶秋跟他不同,早些年就接手家业出入各处,身份背景非常好查——可当事情真的发生时,他难免还是觉得有些愁人。

  关系亲近的人都知道,叶修跟家人的关系实在是说不上好,因为年轻时做的傻事,一度导致家庭矛盾激烈到甚至难以心平气和沟通的程度。这种恶劣的情况直到叶修担任国家队领队,为国效力并且取得荣誉才有所好转。

  不过以他家里的情况来说,继承人跑去打游戏,就算是打出了名气,这也完全算不上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就算他本人丝毫不在意外人的看法,可他在意这些目光给家人带去的压力。

  更别提还当众出柜,两相结合简直是雪上加霜。

  其他人都安安静静等领队的反应,郭少又急着当枪头鸟:“老大,真没想到你这么有来头啊!”

  闻理跟着感慨:“藏太深了,没想到咱们圈居然有富二代。”

  又有一人接着说:“这你就错了,唐柔也是富二代,唐书森的独女啊!”

  “为什么兴欣这么多有钱人?”

  “可能是风水好……”

  国家队现任队长邱非是个性格极为执拗认真的人,跟同时代的郭少完全是反义词,一个自由奔放,一个循规蹈矩。明明是叶修的徒弟,行事作风却像是张新杰教出来的,跟宋奇英站一块,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俩兄弟。

  邱队长平时除了训练就是找人切磋,连玩笑都不怎么开,也不喜欢队员们在该办正事的时间里嘻嘻哈哈,显得无组织无纪律,可这回却十分稀奇的没有拦着他们,因为他自己也很好奇,只不过邱非的关注点跟别人不太一样:“叶秋是你弟弟,但我确定带领嘉世三连冠的是你本人,那当时你为什么要用你弟弟的名字进入联盟?”

  叶修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该欣慰:“挺敏锐啊。”

  被他这么一提,众人才想起来里头还有这么一茬。

  嘉世三连冠对他们这代而言已经是相当遥远的事了,对卢瀚文这样的小年轻来说,嘉世创造辉煌的那三年里他连小学都还没上,非常没有代入感。而且自从第十赛季叶修使用君莫笑复出后,“叶秋”就逐渐被人淡忘,这个荣耀圈内曾经无人不知的名字,今时今日再次谈起,反倒有着些许陌生。

  邱非的问题最后还是没能得到回答,原本叶修就是这样打算的——不管别人多想知道内情,只要他这个当事人不开口,谁也不能拿撬棍撬开他的嘴不是?就算有人质疑嘉世那三年的成绩不是出自他的手也没关系,实力摆在这里,无凭无据的怀疑是站不住脚的。

  这个想法不能说没有道理,但叶修终究还是少想了一点,他低估了网民的恶意。


  在看到网上那些言论后,叶修沉默了。

  站在他身后的乔一帆有些不安,自从成为兴欣的主心骨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踌躇了半晌,他开口劝道:“队长,这些都是有预谋的恶意中伤,大家都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你别放心上。”尽管已经当了快三年的队长,可他在面对叶修时依然以“队长”相称,以示尊敬。

  “嗯,我知道。”叶修回头对他笑了一下,“别小看我,哥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事还算不了什么。”

  瞧他神色如常,乔一帆稍稍放下心,可不知为何心里却总有着那么一丝不详的预感。

  这预感很快就成真了。

  几天后,陈果冲进技术部,把正在电脑前埋头苦算数据的男人拎起来,在关榕飞等人惊讶的目光中将人连拖带拽的绑了出去。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风驰电掣,没有丝毫拖沓,人质连一声“救命”都没喊出来就被带进了隔壁的会议室。

  苏沐秋坐在电脑前太久,突然被这么一扯有点头晕,等他站稳了缓过劲来,一抬头发现除了他俩之外,早已离开俱乐部各自有了事业的苏沐橙和唐柔竟然也在。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见到妹妹,苏沐秋还挺开心,立刻忘了刚才被绑架的事。

  苏沐橙神情凝重:“刚到没一会儿,不说这个了。哥你看报纸了吗?”说着,她把手上捏成咸菜干似的报纸递了过去。

  见她这个样子,苏沐秋心里“咯噔”了一下,隐隐约约觉得是出了什么大事。他接过报纸,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表情立刻就凝固了。

  报纸上刊登的是一场叶修的个人专访,叶修在采访中说明了自己的身世,并且解释了十多年前为什么要用弟弟的名字参赛。

  富家子弟,离家出走,为了躲避家人的寻找特意用弟弟的身份证登记参赛。

  这场专访包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连记者都卡壳了:“你是说……你十五岁的时候为了玩游戏离家出走?”

  叶修:“嗯。”

  记者:“然后在网吧里遇上了苏沐秋,接着你们就同居了?”

  叶修:“对。”

  记者:“十七岁时确定了关系?”

  叶修:“是的。”

  记者:“十八岁那年为了参赛,你向苏沐秋坦白了家里的情况,然后回家偷用了双胞胎弟弟叶秋的身份证?”

  叶修:“没错。”

  记者理了理思路,好奇地问:“为什么你会突然愿意公开这些事?”叶修一向嘴严,不想说的事情能有无数种办法忽悠过去,更何况他本来就有不开口的权利。

  叶修:“最近网上里有些很有意思的论调,是关于我和苏沐秋的。虽然有些人谣言编得很用心,就跟他每一次泼脏水那样精准到位,但我觉得做人不能太颠倒黑白,所以想说明一下。”

  记者一听就明白了。

  近期最大的热点莫过于两件事:叶修的身家背景,叶修和苏沐秋出柜。这两件事单独拿出来说或许还不算什么,但一结合就成了一大盆豪门狗血八卦。专业黑兴欣三十年的阮成记者当然不会错过这种难得的机会,在得到消息后,他立刻想好了计划,第一时间撰写了一篇文稿,通篇都在以各种捕风捉影的“莫须有”,推证一个“事实”:苏沐秋跟叶修在一起只是为了他的钱。

  当了这么多年的记者,阮成怎么说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他深知怎么写最能吸引围观者的好奇心,也了解群众闲着没事就喜欢把人往坏处想的黑暗心理,因此此文一出,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引起了轩然大波。

  叶修的粉丝们暂且不提,其他圈内圈外的围观路人几乎是立刻就被煽动了,各种污言秽语层出不穷,仿佛一夜之间苏沐秋就成了全民公敌。是在世妲己,是二代褒姒,是处心积虑多年、欺骗了荣耀大神一片真心的蓝颜祸水,简直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个人微博一片惨状,连带几个队友和兴欣官博都遭了秧。

  诅咒,谩骂,来自陌生人无底的恶意被放到了最大。

  他们并不一定是真正关心叶修,有部分人在此之前甚至不知道他俩是谁,他们只不过是找到了一个能够正大光明宣泄的由头,借此发泄心中积攒的怨气。

  苏沐秋的粉丝是不少,但双拳难敌四手,虽然还在苦苦支撑,但不难预见最后也会被淹没在口水里。

  不过等到今天这场访谈的内容放出去,那些言论恐怕就会慢慢消失了。

  说到底,键盘侠们一旦失去了“正义”这个筹码,就没有继续立足的理由了。

  叶修是离家出走的,出来没几天就遇上了苏沐秋,他们十七岁正式确认关系,直到十八岁即将签约战队时,苏沐秋才知道叶修隐瞒了许久的身世背景,这怎么看都跟“为了钱财骗感情”扯不上关系,毕竟他们在一起那会儿叶修身无分文,住的是苏沐秋的房子,还得靠合伙开工作室才能赚点糊口钱勉强度日。

  也确实不出所料,在报导刊登后,针对苏沐秋的攻击终于渐渐消停了下来,可他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伍晨和唐柔从公会部出来时,正好遇上回来的一行人。

  陈果一手揽着乔一帆,一手招呼着另一个参赛的队员,关切地询问着比赛期间的事情。

  在他们身后,苏沐秋和叶修沉默地走着,彼此之间没有任何互动,就像是两个互不相识的过路人。

  见到他们俩,叶修打了声招呼,三个人的注意力都在其他地方,各自心不在焉的聊了几句,最后还是陈果看不下去,抓着叶修和苏沐秋的胳膊,一手一个把他们扔进了员工休息室。

  “你们俩有什么话赶紧说,别别扭扭的我看着都烦!”说完,她关上门,让唐柔帮忙在门口盯着,自己带着战队成员离开了。

  伍晨在唐柔边上站了几秒,觉得自己杵在这里实在多余,连忙缩回部门继续做事。

  休息室里安静了一会儿,随后传出了叶修的声音:“这么久没见,见到我就这个表情?”

  苏沐秋没说话,唐柔猜他是生着气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接着又听叶修装模作样唉声叹气地说:“我知道这事是我的错,不该连累你被骂……”

  “胡说什么!”苏沐秋打断他,气得耳根都红了,“你觉得我是在气他们骂我?”

  “不然呢?”叶修明知故问。

  “我——”一着急差点咬到舌头,苏沐秋瞪着眼睛说,“我是气你自作主张!你知不知道那样说会有多少人笑你!有多少人在看我的好戏就有多少人想看你的好戏!”

  “这就更没什么好气的了。”听到这意料之中的回答,叶修笑出了声,“我每天管完训练营要管公会,管完公会还要去技术部遛弯,二十四小时轮轴转,恨不得再长它八只手,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去管别人的想法。”

  “既然不用管别人的想法,那你说那些干什么?”

  “我不管别人对我的想法,但我要管他们对你的想法。”

  “什么毛病!他们想说就说,又不会掉块肉!我有那么脆弱吗,被说两句还能崩溃了?”

  “我当然知道你不在乎,但是……”不等苏沐秋说话,叶修伸手搂住他,在他耳边低声吐出四个字,“我不喜欢。”

  不喜欢他们那样说你,不喜欢你被人用侮辱的言辞诋毁,不喜欢你的付出被人打上居心不良的标签。

  苏沐秋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他愣了一会儿,终于叹了口气:“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你不是最讨厌提那些事吗?”

  “这都哪年的老黄历了?我都几岁了大哥?丢人是丢人了点,但也不是不能面对,谁年轻时没做过蠢事啊?再说了,没理由要你为我挡枪吧。”叶修把他搂紧了一些,“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一叶之秋冲在前面,秋木苏只要在后面掩护就好,保护你是我的任务。”

  房间里没了声响,门外的唐柔在听到叶修最后那句话时无声地笑了起来,她心想这两个人还真叫天生一对,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那天在看到报纸后,苏沐秋非常生气,起先唐柔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真心被人曲解才生气,但后来看看好像又不是这么回事,临走前她私下询问苏沐秋,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为什么生气?当然是因为他把离家出走这事说出来了啊!”三十多岁的苏先生平日里总是以成熟稳重的一面示人,难得被气得像个十几岁的小孩,连头发都快竖起来了,“那家伙一直很在意这个,对他来说这件事难以启齿,是人生的污点,是幼稚的标签,就算是跟我们提起他都会觉得丢脸,更别说直接公诸于众,你说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唐柔一愣,想了想,安慰道:“他也是为了帮你,毕竟那些人说得那么难听,如果不解释一下你会很麻烦……”

  “开什么玩笑!”苏沐秋打断她,看上去更生气了,“这点麻烦用得着他出面?作为搭档,我的责任就是在情况危急的时刻帮他吸引火力,一叶之秋只管往前冲,为他的前进保驾护航是我的任务!”

  ……

  “怎么样了?”伍晨出来倒水,路过门口时颇为关心的向唐柔询问情况。

  “挺好的,问题看起来解决了。”唐柔微笑。

  伍晨松了口气:“那就好,看之前进来那架势,我还以为他们要分手了呢。”

  想让他俩分手?

  那恐怕是天塌下来都办不到。

  这么想着,唐柔笑着跟伍晨打了声招呼,准备去跟好友汇报一声就回家。

  她哼着歌,脚步轻快,在走进陈果的办公室前抬头望了一眼窗外的天色。

  此时阳光正好,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全文目录    全文完


07 Mar 2018
 
评论(26)
 
热度(514)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