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修伞】如果的事(第七章)

  这就是之前那篇没有文名的“醋坛叶”,我觉得应该能写完,所以给它加上了名字和TAG,没看过前文的可以点目录或者合集。

  不知道为啥欢乐向被我写成了正剧……


  第七章


  晚饭后,嘉世俱乐部训练室里,一群人缩在屏幕后面,键盘敲得震天响,表面上好像在专心训练,实则暗搓搓地开了个讨论组。

  队员A:我说,队长干什么去了?

  队员B:捞外快,好像挺急的,一大早就飞了。

  队员A: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队员B:最快也得后天吧,那地方好像很远。

  队员C:什么,后天?!我怕我活不到那天……

  队员B:干吗,队长不在没人给你喂奶吗?

  队员C:滚!说正经的,你们不觉得队长走了之后,叶秋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熟人也别过来”的气息吗?

  队员D:别提了,早上在办公室门口遇见叶队,也不知道老板说了什么,他眼神那叫一个煞……吓得我都没敢打招呼。

  队员E:眼神含煞?没理由啊,被扣奖金了?

  队员D:叶秋会在乎奖金?他借钱给人从来都不记得要回来。

  队员B:是啊,反正没钱了可以吃苏沐秋的,我真的怀疑他俩共用工资卡。

  队员E:先别说了,我觉得他大概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队员C:真的假的!他能听出我们是在打字而不是在训练?

  队员A:这当然,节奏不一样吧……

  正聊得起劲,就听话题中心人物叶修同志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训练还是专心点好,比赛不需要看你们聊天。”

  冷不丁听见这话,几人唰的一下冷汗都下来了,连忙关了窗口认真练习。

  训完人,叶修在心里嘲笑自己:真没出息,心情不好还搞迁怒。

  想起今天上午,等了许久都没见到苏沐秋,他按捺不住去问陶轩,却得到“苏沐秋出差去了,后天回来”这样的答复,当即整个人都僵了。

  苏沐秋不是第一次出差去外地,也不是第一次在没有别的队员陪同的情况下独自出门,可这是他第一次,离开俱乐部,或者说——离开叶修,出差将近三天,临走前却没有跟他打招呼。

  这意味着什么?

  叶修不敢想。

  他神色淡然地看着屏幕,手中操作有条不紊,一次又一次完美甚至是超出标准的达成了训练要求,坐在他身后的队友回头瞧见他屏幕右上角显示的分值,再一次深感敬佩,半点也没看出他们伟大的叶队此时此刻掩藏在镇定下的不安。

  只有叶修自己知道,他有多心不在焉。

  苏沐秋或许对于感情方面的事不够敏感,但他绝不是傻子,相反他极为擅长分析,没发现问题也就罢了,在自己冲动之下做出那样的举动之后,苏沐秋还没发现不对劲?叶修就算再心怀侥幸也不会这样想。

  更何况那天之后,苏沐秋的一系列反常举动足以证明他发现了,而且难以接受,乃至于一声不吭躲去了外地。

  想到这,手上流畅的操作略微一顿,一叶之秋险些坠落谷底。叶修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侧头看向旁边某人专属的座位,恍惚间似乎能看到挂念的人正好好地坐在那训练。感受到自己的视线,那人扭过头看向自己,眉眼间皆是笑意,一派如常的模样。

  叶修闭上眼,遮住了那道虚幻又温暖的影子。


  另一边,被全队惦记着的苏沐秋正坐在民宿门前的摇椅上,捧着罐可乐发呆。

  小助理里外忙活路过几回,瞧他一点动静也没有,终于忍不住凑过去问:“在想叶哥吗?”

  苏沐秋一惊,看清来人是谁后,无奈地回问:“……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想叶秋?”

  “因为你总是提起他。”

  “呃,有吗?”

  “有啊,今天就提了好多次!在山上取景的时候你说这套登山服叶哥肯定穿不下,因为他虽然看上去瘦弱但其实要比你壮一些;休息的时候你说叶哥小时候种过山上那种花,但是水浇太多没几天就给淹死了;下山的时候你说叶哥曾经在石子路上跑结果崴了脚,后来是你把他背回去的;在村子里吃饭的时候你还说王妈家的狗长得很像叶哥家里养的那个……小点?是叫这个名字吧?”

  “是。”苏沐秋尴尬的简直想找个洞钻,“我就随便说说,你怎么记这么清楚?”

  “因为叶哥很神秘啊!”助理眼睛闪闪发亮,标准的迷弟脸,“他从来不说自己的事,能听到他不为人知的过往当然要好好记住!”

  “这算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往……”

  “对了,苏哥你去过叶哥家吗?他家什么样的?”

  “没去过,只是听他说过几次。”

  “你们关系真好,他从来不提家里的事。”见苏沐秋神色尴尬,他住嘴不再多话,找了个借口走开了。


  叶修确实不喜欢说家里的事,事实上,他只完整的跟苏沐秋说过,就连苏沐橙都只是零零碎碎地听了几耳朵。

  苏沐秋还记得在他们相识的第一个月里,自己问他家里情况的时候,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说:“我不想编故事骗你,等以后我觉得能说的时候再告诉你吧。”说这句话时,对方认真的眼神仿佛仍在眼前,也正是因为那个眼神以及“不愿欺骗”的承诺,让原本只是随口一问的苏沐秋对这件事的态度也变得严肃认真起来,此后再也没主动问过。

  直到一年后,叶修独自回了一趟家,第二天又带着一些东西回到了苏家兄妹的小窝,苏沐橙蹦蹦跳跳地扒拉着叶修给她带的B市特产,而苏沐秋则是沉默地帮他收拾东西,什么都没问。

  当晚,两个少年窝在被子里准备入睡时,叶修忽然开口:“我们吵了一架。”

  “嗯?”

  “昨天我回去,想跟他们好好谈,刚开始挺好的,爸妈见到我都很高兴,我们一起吃了饭,我还跟弟弟聊了很久,但是今天说起未来的打算,我们又吵了起来,完全没法谈。”叶修低声说道。

  苏沐秋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跟叶修面对面,他认真地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听他断断续续说着自己的过去,自己的家人,一年前做的决定,以及现在的打算。

  “他们的态度很坚决,只要我坚持不回头,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叶修为他这一段离经叛道的选择做了总结,他似乎是想要自嘲般地扯了扯嘴角,却扯出了一道沮丧的弧度。

  从他开始自述起就保持沉默的苏沐秋,这时伸出手指点了点叶修眉间皱起的小山丘,揉开了那一抹愁容:“谁说你什么都没有?”他注视着叶修的双眼,不自知地许下了让对方此生最心动的誓言,“你还有我和沐橙。只要你想,这里就永远都是你的家。”


  一晃眼就到了返程的日子。

  候机室里,苏沐秋翘着二郎腿,随手拿了本杂志。翻开那页刚好是电影专栏,本期介绍了几部新电影,他一眼就瞧见叶修喜欢的那部。

  准确来说是他俩都喜欢的那部。

  这是部文艺片,演员一流却比较冷门,叫好不叫座,但叶修喜欢。也正是因为叶修喜欢,苏沐秋好奇之余跟着去看,看完也喜欢上了。

  他们的口味总是很合。

  斜对面坐着个熊孩子,听歌不带耳机,以行动展示什么叫任性。破手机外放音质贼差,连入耳式耳塞都挡不住那一波接着一波的噪音污染。苏沐秋烦不胜烦,眼看手机快没电了,只好摘了耳机放边上充电。

  小屁孩连放好几首歌,听歌喜好更加任性,风格横跨大江南北,只有想不到没有放不出。

  苏沐秋瞅着窗外发呆,第一万次掐灭想要揍死那小鬼的欲火,瞅着瞅着还真给自己转移了注意力,他看这蓝天白云绿树红花,竟感到有些微微的遗憾。

  以后找机会跟叶修再来玩一次,也带他长长见识。他这样想着。

  想着想着他笑了起来,觉得自己怪逗的,怎么看什么都能想起叶修。苏沐秋从小到大人缘一向很好,可这么多年也就一个叶修让他去哪都惦记,这种感觉还挺新奇。

  熊孩子又换了首歌,挺老的歌,苏沐秋早年挺喜欢,但很多年没听了。两个嗓音甜润温婉的姑娘娓娓唱道:

  “如果你已经不能控制,每天想我一次,如果你因为我而诚实;

  如果你看我的电影,听我爱的CD,如果你能带我一起旅行;

  如果你决定跟随感觉,为爱勇敢一次,如果你说我们有彼此;

  如果你会开始相信,这般恋爱心情……”

  “啪嗒!”

  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熊孩子屈尊降贵抬头瞄了一眼,就见斜对面那小哥慌慌张张捡起掉在地上的杂志。

  熊孩子想:房间里还戴墨镜,毛病。

  苏沐秋强装镇定捡起杂志,翻来覆去一个字也没看进去,那几句歌词在他心里头来来回回地转悠,细细一想,竟然全中。

  糟了。

  他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心里却已泪流成海。

  妹啊,大事不好了……


  全文目录    下一章

20 Sep 2018
 
评论(22)
 
热度(187)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