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修伞】如果的事(第八章)

  不开玩笑,前方极度OOC

  我也是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开头欢乐向的文越写越正经,越写越纠结,越写越蛋疼……更搞不懂一个简简单单的告白为什么能写得这么复杂,要我半条命。

  总之,幸好还是赶上了。苏沐秋,生日快乐❤


  第八章


  回到俱乐部,一路上苏沐秋收获了各路人士热切的欢迎以及嘘寒问暖。

  队员A:“队长你总算回来啦!”

  队员B:“我们可想死你了!”

  队员C:“终于啊,终于啊!

  队员D:“再晚一天我都不想干了!”

  苏沐秋一头雾水,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队长当得如此成功,两天不见竟然能让队员们朝思暮想,活脱脱上演了一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队员E:“队长你快去看看叶队吧!”

  听到叶修的名字,苏沐秋敏感地竖起了耳朵,带着些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着急口吻问道:“他怎么了?”

  队员B:“他病了。”

  队员A反驳:“不,他疯了。”

  队员C一锤定音:“他得了疯病。”

  苏沐秋觉得再待在这个不着调的队伍里,自己就要疯了。

  苏沐秋一字一顿地问:“到底怎么了?”

  唯一靠点谱的队员E回答:“三两句话很难说清楚,他看上去心情不大好,可是问他又说没什么。”

  “但我们都知道一定有什么,不然我们的日子不会这么苦。”队员D补充道。

  “总之你快去看看吧!”队员C催促。

  这话不说也不要紧,苏沐秋这会儿本来就是要去找叶修,只不过听了这帮人神神叨叨的一番话后,他想见叶修的心情变得更加急迫了。


  站到叶修的房门前时,苏沐秋才终于察觉到从踏进俱乐部以来就一直伴随着自己的、隐隐约约的紧张感。这很诡异,因为这股挥之不去的紧张感竟然是来源于“即将见到叶修”这件事。

  他想要打开房门,如以往一样自然而然地走进去,拿出礼物塞到好友手里,一点儿也不见外地坐到床上,再跟那人细细述说这趟出行的见闻……

  可他做不到。

  回来的这一路上他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有了能够面对一切的勇气,可真当到了即将上场的时刻,他却又踌躇了起来。

  手在门把上握了又放,来回几次,最终还是泄了气。苏沐秋苦恼的抓乱了头发,侧身靠在门上,整个人跟没了骨头似的不想动弹。

  “没什么好担心的。”苏沐秋低声劝慰自己,“那又不是别人,怕什么?要是谈崩了大不了装失忆……”

  叶修上楼后一拐弯就看见了背对着自己,肩膀靠在寝室门上的苏沐秋,他顶着一头鸟窝,手里不知道抱着些什么,低着头小声嘀咕。

  几天不见,说不想念那绝对是瞎吹,叶修就这么在后面沉默地看了他许久,直到苏沐秋似乎终于做好了决定,转过身来才发现自己一直惦记着的人就在身后。

  苏沐秋吓了一跳,一肚子准备好的话都想不起来了,条件反射一般的举起手:“HI!”

  “……”叶修沉默了一下,“HI。”

  走廊里安静了下来。

  苏沐秋轻轻咳了一声,想扯个话题暖场:“这几天挺好的哈?”

  叶修:“不好。”

  空气冷却了。

  “嗯……队里出了什么事吗?”

  “队里没事,我是说,我不好。”

  空气凝固了。

  他们相识多年,只要有对方在场,总是热热闹闹的,头一回出现这种相对无言的场面。

  叶修轻叹了口气,似乎是心软了,他打开房门走了进去,背对着屋外的苏沐秋,微微侧头,想看却又没有真的看向那人,只是带了些关心地说:“出去一趟挺累的吧?早点休息。”说罢便要关上门。

  就在这时,一只手挡住了他。

  苏沐秋抵着门不让他关,低声问:“我能进去吗?”

  叶修回头看他:“不早了,后天就要比赛了,明天一早还要加训。”

  苏沐秋坚持:“就一会儿,我想跟你谈谈。”

  他们对视了几秒,叶修松开了手。


  叶修靠坐在床上,看苏沐秋一边絮叨,一边从袋子里掏出一样样东西放到桌上。

  “赞助商送了套登山用具给我,你说我又不爬山,要那玩意干什么?过几天抽个空挂网上卖了,也不知道能卖出去不。”

  “这个水壶挺不错的,容量大,保温,还耐摔,我杯子多,给你用吧。”

  “回来的时候买了件外套,料子好,款式也不错,你试试合身吗?”

  “这瓶是王妈自己做的拌饭酱,特别好吃,你不是挺喜欢吃辣的么?哦对了,王妈是我们住的那家民宿的屋主,她养了条狗,跟小点长得挺像。”

  “你是不是好久没见过小点了啊?等会我给你看看王妈那条狗的照片,让你一解思念之苦。”

  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叶修忍不住打断他:“你想谈什么?”

  苏沐秋不说话了,一只手还放在袋子里,下一件礼物还没有拿出来,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按下了暂停键。

  “我想问你是怎么想的。”苏沐秋慢慢地说。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叶修指出。

  “……嗯。”

  原先或许还没有真正意识到,在外面转了一圈后,苏沐秋彻底想明白了叶修那些奇怪的行为,以及他们之间那些古怪气氛的源头是什么。

  叶修喜欢他。

  这件事确实挺让人吃惊,毕竟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自以为了解叶修,直到这回才发现对方竟然还藏了这么大的秘密。

  “那你又是怎么想的?”叶修问。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而是说起了别的:“我们这次去的地方离城市很远,拍摄地点在深山。”

  “沐秋。”

  “那里风景很好,吃的东西也很新鲜,虽然信号很差也没有网络,娱乐活动不多,怪无聊的。”

  “苏沐秋。”

  “不过有几个工作人员聊天的时候说,如果钱多到到不愁吃喝的话,住在那里也不错,跟家人和喜欢的人一起隐居深林,不用吸汽车尾气,也不用烦恼那些有的没的。”

  “我在问你话呢,苏沐秋!”

  “听他们这么说,我就幻想了一下,我、你还有沐橙一起住在山里,搞一个阔气的木屋,过闲云野鹤的日子,直到哪天沐橙找到了喜欢的人,我们就送她出嫁,然后咱俩继续住在木屋里,有心情了就出去逛逛,没心情了就在附近的河里钓钓鱼。”

  “……”

  “然后我就发现……我还挺希望能跟你一直待在一起的。”说到这,苏沐秋转过身,他面色平静,耳根发红,眼神躲闪了几次,最后还是对上了叶修的眼睛,“就我们两个,不需要别的谁。”

  叶修站起身,连鞋都没心思穿,直直地走到苏沐秋跟前。

  苏沐秋移开视线,接着说:“其实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那天你……亲我,这事说到底没什么大不了的,换了别人也不过就是个玩笑,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事实上我很在意。我在意不是因为我被一个男人亲了,而是因为那个亲我的人是你。”

  因为是叶修,所以才会在意。

  “叶修”这两个字从一开始对苏沐秋而言就是特别的。

  苏沐秋直到现在也没分辨清楚,自己那些别扭的反应和隐秘的情绪到底是源自于潜意识的期待,还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愿望成真的喜悦,亦或是两者都有。

  “那你的意思是接受?”叶修哑着嗓子问。

  苏沐秋抬头看他,这时的他终于看懂了长久以来搭档眼中所隐藏的东西,他终于读懂了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究竟包含怎样的心意。

  他有些难以抗拒地注视着那双眼睛,咽了口唾沫,用仅存的理智挣扎着说:“我觉得大家可能不会那么容易接受,老陶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吓死的,还有沐橙,我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你家里肯定也不会同意……”

  叶修又一次打断他,他忍无可忍地抓住了苏沐秋的胳膊,将那个总是顾左右而言他的家伙拉近了一些:“别管别人,我是在问你!苏沐秋,你想不想,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苏沐秋的回答是,捧住叶修的脑袋。

  吻了上去。


  全文目录    下一章还在码


  你们以为这是告白吗?

  不,这是我凌晨一点吐出来的一升血。

21 Oct 2018
 
评论(9)
 
热度(119)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