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伞修】并肩同行(第十三章)

  前提:

  如果苏沐秋没有死,如果苏沐秋车祸后成为了植物人。

  如果十年后,就在兴欣拿到冠军的第二天,他醒了。

  CP:苏沐秋×叶修


  ★ 本章已修改。


  第十三章


  秋木苏到底是谁?这是最近荣耀玩家们最好奇的问题。

  起因就是那场在神之领域进行的野图BOSS争夺战,BOSS刷新的地方并不偏僻,而且由于各大公会聚集的时间比较长,吸引了不少来看热闹的普通玩家,为了避免被大公会的人误伤,他们都站得比较远,不过这距离也足够将整场战斗尽收眼底。

  刚好有个玩家特别闲,开了视频录制功能,起初是为了将大公会打成一团的场景记录下来,没曾想居然录到了更为精彩的东西——那个枪与战矛的双人配合。

  成功抢走并且最终击杀BOSS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几次,可几大公会联手居然奈何不了他们,击杀完BOSS之后还全身而退了,这就非常值得一观。于是这位仁兄抱着分享精彩战斗的心情去官方论坛发帖,并且附上了完整的视频,一时间整个板块都炸了。

  这么犀利的操作,这么默契的配合,说不是职业选手谁信?

  有人根据职业猜测:“现役的战队里,同时拥有战斗法师和神枪手的不多,再说实力还这么强劲,这是孙翔和周泽楷吧?”

  马上就有人反驳:“那个战斗法师是谁我不知道,但是秋木苏在世界赛之前就火过一把,他后来是进了兴欣公会的!怎么可能扯上轮回?”

  又有人补充道:“刚问了在兴欣公会的朋友,确定视频上那十多个人都是他们公会的,至少账号是挂名在里面,操作者就不知道了。”

  过了没多久,有个兴欣公会的成员在询问了会长之后,跑来论坛爆料——那个战斗法师是叶修大神开来的马甲!

  这下好了,整个论坛都炸了。

  这边叶修痴汉粉们喜极而泣,欢庆再一次看到战斗法师版叶神的风采,那边叶修死忠粉和孙翔的粉丝还吵起来了,以各种数据记录等等大谈两人的差距,结论是叶神甩掉孙翔几百条街,孙翔粉表示不服,试图以年龄和前景取胜,一时间几乎都没人去想关于神枪手的问题。

  热度稍微下去点之后,终于有人提出了更重要的问题:既然这个战斗法师是叶修,那么那个神枪手又是什么来头?

  先前玩家们只知道此人PK很强,可是能和叶神配合到如此程度这也太强了吧!要知道‘配合’这种东西不是随随便便拉两个人就行的,一般都得经过专门的训练,再不济也得花点时间磨合一下,这就说明这个人跟叶神应该很熟,至少一块磨练过。

  然后之前五十人团本的几个人也出现在帖子里,附上了刷本时的视频,作为兴欣战队的支持者,在知道那人是叶修之后他们就立刻点开了录制功能,毕竟和偶像共同作战的机会太难得了,不留点纪念简直对不起自己。

  那视频录制得特别好,画质高清还特地追着叶修的身影录,可见此人刷副本的时候一定在划水,明显光顾着看偶像了,于是玩家们就这么注意到了战斗法师边上,秋木苏头上那明晃晃的‘兴欣公会叶夫人’。

  ‘叶夫人’是什么?难道是指叶修大神?

  大家讨论来讨论去,得出结论:应该是朋友之间的小玩笑,所以说这两人的关系相当好。

  而电脑前的蓝桥春雪看着那三个字吐了一键盘的血,他想起自己曾经也被那位大神改过公会称号,还是该死的什么‘头号保姆’,某位大神真是一如既往的恶趣味。

  不过总觉得有点奇怪啊。

  蓝桥春雪看着屏幕出神:为什么会设置成‘叶夫人’,这个称号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帖子里那些参与副本的人说叶修是为了证明秋木苏的实力,可是‘实力’和‘叶夫人’有什么关系?既然君莫笑都亲自上线了,直接私聊团长岂不是更方便,何必多此一举?

  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他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开卧底号去接触秋木苏时的经历,那时他看出了那人的实力也摸了点底,除此之外还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情报,尽管当时他是带着开玩笑的心态跟春易老汇报情况,可是现在想想……

  那时秋木苏说和他通电话的人不是女朋友,而是‘男朋友’。

  然后这次君莫笑把秋木苏的称号改成了‘叶夫人’。

  “卧槽!”蓝桥春雪猛地拍了下桌子,把边上的同事吓了一跳。

  “吓死我了,许博远你一惊一乍的干吗呢!”同事瞪他。

  “没什么,”蓝桥春雪双手抱头,虚弱地回答,“就是好像不小心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就在讨论越演越烈之时,兴欣战队官方终于对外发出声明。

  先解释了这十来个人都是战队成员的马甲,这点玩家们在确定了战斗法师的身份后都能猜到,对于职业选手来网游里抢BOSS这点也没人提出异议,大家都是挺乐意和自家偶像近距离接触的。

  然后声明又重点提了一下关于秋木苏的事情,说他实力强劲已经被吸纳进战队,目前战队正在全力筹备他的装备,等账号满级之后就会向联盟提交申请,不出意外下个赛季里大家就能看到他出场。

  至于网上流传的‘枪与战矛’视频,解释是他们曾经就是一对搭档,只是秋木苏因为一些私人原因没有加入职业联盟,如今私人问题已经解决,所以这个组合才会突然出现。

  看到这里,兴欣战队的支持者们欢呼雀跃,他们迫不及待的想看这个组合出现在赛场上,简直恨不得明天就开赛。

  在众人对秋木苏这个人的期待值迅速攀高时,又有细心的玩家翻出了一些资料,他注意到荣耀世界邀请赛期间的一篇外国报道,那篇报道主要是采访了叶修,但是因为内容简短,而且又是刊登在国外的网站上,所以国内玩家并没有太注意。

  报道里提到了一个不知姓名的,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根据记者的采访,据说此人是君莫笑的创建者,因为十年前出了一些意外导致近期才刚出院,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人也说下赛季会参赛,那么这个男人是否就是秋木苏呢?

  这位玩家在发帖的时候顺便把报道里的照片也一块贴了进去,网友们讨论纷纷,觉得极有可能就是同一个人,而有人在看了照片之后提出……这人怎么看上去跟站在旁边的苏女神长得有点像啊?

  “真不得了。”叶修刷着帖子感叹,“这一个个的八卦起来堪比福尔摩斯啊,太能分析问题了!”

  “你还跟没事人似的,没看那报道最后是怎么说的啊!”陈果担忧地说。

  “嗯?说什么了?”叶修找到那篇报道的翻译版,扫了一眼最后几句话,笑了,“不就说我俩疑似情侣嘛,这有什么,谁会信啊?”

  我信啊!

  老板娘硬生生将这三个字咽了下去,决定不去管这破事,她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皇帝不急那什么急的话,更年期都要提前到了。

  ·

  清早,叶修跟苏家兄妹一块去医院复诊,检查苏沐秋的康复情况。就在他们出门两小时后,兴欣来了个意想不到的客人。当方锐打开门看见门口站着的是林敬言时,他愣了一会才把人放进来。

  “哎唷稀客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方锐笑着揽过老伙计的肩膀往里走。

  “我时间多得都不知道能做什么,闲着没事串串门。”林敬言笑着回答。

  听到这话后方锐沉默,林敬言选择退役对他来说同样也是个无可奈何的打击,换了别人说这话他都不会多想,但面前这位是他的老搭档,还是队友的那段时间里他们同吃同住,至今关系一直很好,听到他这么说难免有些难受。

  林敬言笑着拍他肩:“别摆张哭丧脸,现在不用整天训练,想去哪就去哪,轻松自在。”

  勉强笑了笑,方锐岔开话题问他近况,俩人聊着聊着遇到了正在客厅里开茶话会的兴欣众人。莫凡和包荣兴正在联机打游戏,安文逸抱着笔记本研究张新杰的操作手法。此时距离新赛季开始已经没剩几天,忙活了整个夏休期的队员们终于开始休息调整。

  看到林敬言进来,大家都挺惊讶,乔一帆赶紧去帮他倒茶,虽然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可他依然保留了这些习惯。

  林敬言找了个地方坐下,笑着说:“来看看你们的‘秘密武器’,最近关注度很高啊!”

  乔一帆将茶杯轻轻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说:“前辈们刚好出去了。”

  抬头看向墙上的钟,罗辑算了下时间:“差不多就快回来了吧。”

  话没说多久,那三人就开门进来了。苏沐秋经过这近两个月的悉心照料,基本上已经可以独自行走,不过动作仍然有些僵硬,看起来像是崴了脚,显得挺滑稽,好在医生检查下来表示情况一切良好,继续保持。

  互相打了个招呼,叶修把苏沐秋扶到沙发上安顿好,林敬言问:“这位就是你那神一样的搭档?”

  “我才是神一样的搭档。”叶修认真纠正,说完还扭头对苏沐秋说,“休息好了接着练。”

  苏沐秋糟心地看他:“换个人,不跟你打,我现在看见儿子就反胃。”

  自从秋木苏满级之后,为了尽快找到状态,熟悉职业水准的战斗,他俩天天在竞技场对殴,打得你死我活,散人那120个小技能可把苏沐秋给恶心坏了。

  闻言,叶修迅速回道:“哟呵,还嫌弃上了,说好的如山父爱呢?”

  “父爱已经被熊孩子磨没了。”

  “行,那就换个号,除了牧师,全职业随你挑。”

  “心真黑,挂羊头卖狗肉啊?待会我就打电话给消保委。”

  他们就这么无比顺溜地拌起嘴来,其他人都没什么表示,显然是已经习惯了。林敬言看着好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叶修在苏沐秋面前的时候话就特别多。

  莫凡技高一筹赢了包荣兴,后者不服要求再战三百回合,罗辑翻着一摞资料分析数据,乔一帆坐在沙发扶手上偶尔提问,唐柔和苏沐橙兴致勃勃地聊着彩妆。林敬言看他们做着各自的事,心里有些感慨,他对这种集体生活很有些怀念。

  也许是被战队的氛围感染到,他待了一个多小时就说要走,方锐也没多留他,只点点头起身说:“我送你。”

  这两人出去后,苏沐秋用胳膊肘碰了碰边上那人,问:“我怎么觉着方锐心情不大好的样子?”

  “刚才那人是他的搭档,上赛季刚退役,”叶修头也不抬,“他们本想一块拿冠军,现在只有一个人拿到,如今见面总会有点伤感。”

  苏沐秋点点头,沉默了会忽然抓住他的手说:“等咱们拿了冠军后就一块走,不会让你一个人先离开的。”

  看着那人抓住自己的手,叶修反手握住,鄙视道:“废话,也不看看你几岁,我都退了你还能留吗?”

  然后这两人又开始在年龄的问题上互嘲,奈何他们年纪相仿,这喷得实在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坐在他们对面的安文逸侧目看见这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后,怔了一会移开视线继续研究视频。

  几天后,迎来了第十一个赛季。

  按照惯例,每次常规赛初场都是由刚加入联盟的新战队对战上赛季冠军队,以此拉开整个赛季的序幕,第十赛季的总冠军是兴欣,那么这赛季第一场就是兴欣和新战队的比赛。

  一边是一脚刚踏进门槛,还不清楚是否能够在这凶猛浪潮中站稳的新人,而另一边则是脚踩众战队的尸体,已经攀上巅峰的前辈,谁输谁赢根本就不用猜。

  照理来说这种比赛一般都没什么人会关注,因为胜负太没有悬念,毕竟比赛就是要双方势均力敌才精彩,但那只是通常情况下。最典型的例外就是上个赛季,从挑战赛爬上来的兴欣战队,初赛对战轮回时收视率高得惊人。

  这次也是个例外,而且又跟兴欣有关,原因有二。

  一是,这回兴欣加入了一位备受瞩目的新人,大家都想看看那个新来的神枪手有多少本事;二是,这次的新晋战队与兴欣颇有些渊源,那是兴欣队长叶修的老东家嘉世。

  是嘉世,却也不是嘉世。

  成也叶修,败也叶修。

  原本的三连冠豪门战队一夜间坍塌,而今这支战队虽然还顶着‘嘉世’的名字,但内部却完全大换血,找不到曾经的影子。不过,不管是现任嘉世战队的成员还是他们的粉丝都没有放弃,新嘉世尽管不再有当年的豪华阵容,可它如今却更能让人看到希望。

  嘉世现任队长是邱非,曾是叶修用心培养的、认定的接班人,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师徒成了对手。

  比赛即将开始时,潘林说:“看到这场比赛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微妙感。”

  李艺博点头:“能理解你,当初谁都没想到兴欣居然就这么一路从挑战赛杀进总决赛,最后还夺冠了。”

  潘林笑着说:“对,还记得当初兴欣在挑战赛里遇上嘉世,当时大家都觉得兴欣完蛋了,没想到最后竟然爆冷门,而现在他们的位置是完全反了过来。”

  李艺博摇摇头,感叹:“这两队之间的纠葛实在是剪不断,理还乱……不过这次我猜应该不会再爆冷门了吧。”

  事实也确实没有出乎大家的预料,第十一赛季常规赛第一场,兴欣战队十比零横扫对手,在老东家面前叶修完全没有客气,给这些对未来充满美好幻想的新人们当头一棒。

  虽然比赛也有不少亮点,但观赛者们还是很失望,因为苏沐秋没有出场。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就有记者提出这个问题,叶修说:“不安排出场是有原因的,他需要一点时间习惯赛场。”

  众人纳闷,习惯赛场是什么意思?这有什么好习惯的?

  叶修非常严肃地说:“你们看现在的比赛场地多高端,观众又多而且还是全息投影,他一紧张就怯场。”

  ……怯场?记者们面面相觑。听说过新人上场后由于紧张导致发挥不好的,但是联盟成立这么久还真没听说过谁紧张到干脆就不上场了。

  “这家伙就是个老古董,”这边叶修还在补充,“这么高科技的东西光是看看都快吓死了,需要给他一点时间习惯现代人的生活。”

  “我说,”陈果悄悄问身边的唐柔,“人家都是拼了命的夸另一半,他倒好,居然往死里损,这几个意思?”

  说完这句后她看看边上,苏沐秋正专注地盯着台上的叶修,陈果无奈:“这边也是,被损了他看起来还挺开心的。”

  唐柔想了想,笑着说:“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粉到深处自然黑’吧。”

  陈果摇摇头,表示无法理解这对情侣的恶趣味,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她问:“话说回来,到底为什么不让苏沐秋出场,这不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吗?”

  听到这个问题的安文逸扶了扶眼镜,猜测:“也许是为了照顾他的心情吧。”

  陈果纳闷道:“照顾什么心情?”

  “现在他虽然已经能走路了,但动作还是不利索,被人看到了八成会说些不好听的闲话。”

  “叶修会在乎这个?”陈果满脸不可思议,在她的印象中,叶修是从来不在乎这些闲言碎语的,以前被嘉世泼脏水的时候都没见他有什么反应,照样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不回击不反驳不理会,虽然可能是压在心里没表现出来,但她更相信是这人本身就不在意。

  “如果是针对队长的话,他大概是不会在乎的,可这些话必然是对着苏沐秋,那我想队长应该会想要避免这种情况。”安文逸顿了顿,没有再深入分析,“现在只是为了多给他一些休养的时间,估计再过几场就会参赛了,反正‘怯场’这种一看就是瞎扯的理由也不会有人当真的。”

  “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陈果惊讶道。

  “至少队长觉得有,被讨厌自己的人抓住缺陷恶意攻击,就算嘴上不说什么,当事人的心情也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全文目录    下一章

20 Dec 2014
 
评论(28)
 
热度(688)
  1. 呵呵哈哈呼叫酒阑珊 转载了此文字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