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伞修】并肩同行(第三十五章)

  前提:

  如果苏沐秋没有死,如果苏沐秋车祸后成为了植物人。

  如果十年后,就在兴欣拿到冠军的第二天,他醒了。

  CP:苏沐秋×叶修


  ★ 前半章魏果~(๑´ω`๑)

  ★ 本章已修改。


  第三十五章


  距离先前那场全明星已经过去好些时日,第三场比赛里最终的获胜者是王杰希,微草队长在混战中依然表现惊艳,或许是因为不必刻意去配合队友的关系,王杰希解开了长久以来加诸在他身上的无形桎梏,操作诡异莫测,完全不负‘魔术师’之名。

  而受人期待的君莫笑在众人围殴下提前出了局,他倒也没什么不高兴的,毕竟对手们一个个都是大神,在这种凶残的攻势下能撑住那几分钟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转眼间已到二月,正是除夕,叶队长和苏家两兄妹今天一早就提着各种礼品去叶修老家过年,兴欣其他人早在前两天就各自回了家,偌大的上林苑里只剩下陈果一个人。

  平时上林苑一楼沙发座是大家抢占的重点,经常能看到训练后的队员们三三两两往外跑,就为了抢个舒服点的座位,陈老板大忙人一个,总是跟陀螺似的停不下来,操心这个安排那个,每每想坐在沙发上跟人聊个天都找不到位置,而现在她一个人占据了整条长沙发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电视机里正在播放迎新春特别节目,都是过去那些经典的相声小品,节目里一片欢声笑语却勾不起陈果半点兴趣,她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明明有不少东西需要采购,今晚的年夜饭还没准备,可她就是懒得去买。

  去年也是这样,空荡荡的别墅里就她一个人,习惯了有人陪伴的日子后,再次回到这种孤单的状态让她很不习惯。

  但不管再怎么冷清,年总是要过的。

  看了眼墙上的时钟,陈果关掉电视,起身穿上一件外套,拿着钱包准备出门采购,没想到打开门后居然看见了魏琛。胡子拉碴的老魏蹲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行李箱放在一边,嘴里叼着根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开门声惊动了发呆的魏琛,他扭头看见是陈果后,笑着说:“老板,求收留啊。”

  “你怎么在这!”陈果非常惊讶,明明早上这人拎着包回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回家了吗?”

  “快别提了,”魏琛一脸郁闷,“到了车站我才发现没带票,你说这倒霉的。”

  陈果佩服得不行:“这都能落下,你可真行……走走走!快上楼找找,动作快点说不定还能赶上车!”

  “算了算了,别找了。”

  “什么算了,你不回家啊?”

  “前面我跟家里人打过招呼了,过两天再回去,今天咱俩凑合着过得了。”

  看陈果还想说什么,魏琛赶紧抢过话头:“你这是要出门买东西啊?菜还没准备吧?等我把行李放好跟你一块去,看这都几点了,别磨蹭!”

  老板娘一个愣神的工夫,魏琛已经拖着行李跑上楼了,压根不给她反对的机会。陈果目送他上楼,自己在门口站了一会,忽然傻兮兮地笑出了声。

  没带车票?那车票分明就在魏琛后裤袋里,还露出了个边角。

  况且,若是真的没带票,为什么不直接进门,反而坐在门口抽烟?台阶上有几支熄灭的烟头,明显魏琛在这坐了不短的时间。

  魏琛下楼后两人一块去超市采购,陈果没问他为什么要假装忘带车票回不了家,也没问他为什么要故意演戏留下过年,她就当做真的只是一个意外,有些事心里清楚,不必问出口。

  站在家门口时,叶修一只手不自觉地摸着手机。

  半年前叶妈妈给他发了一条意义不明的短信,那时他想有空的时候再琢磨这条短信的用意,可叶队长哪是闲得下来的人?一投入荣耀的世界后就什么都给忘了,直到回家的时候才想起这事。

  不过现在家都到了,想那么多也没意义。

  叶爸爸看到三人后心情很好,气色看起来也不错,这多少让叶修放下了心,跟自家弟弟贫了几句就跑去给爸妈献礼。

  叶修身上的衣服都是苏沐秋给挑的,还经过了苏沐橙的审核,前些天抽空打理了头发,出门前特意刮了胡子,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气十足,叶爸爸看以往不修边幅的儿子终于过得像个人样了,顿时嘴边的笑容也明显了几分。

  大宅内气氛很好,叶妈妈这边跟苏沐橙聊着天,另一边也在暗自观察苏沐秋。

  自从半年前意外在商场里遇见叶修和苏沐秋后,她心里有一个不太妙的想法,那个想法在她心中日夜盘旋,时不时就要冒出头来,她心中压抑却不敢表现出来,也不敢去找当事人求证,只好自己先看看情况。

  看着面前这个举止有礼的青年,她不自知地捏紧手指。

  如果只是一场误会,那当然最好,如果不是……

  平心而论,苏沐秋真的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叶妈妈这半辈子阅人无数,眼光毒辣,她能看出对方是个内外兼修的人,相貌性格能力人品皆是一流,哪都挑不出什么毛病。虽然是孤儿,但他自己十分求上进,身世不好并不影响什么,事实上在知道对方的背景后,叶妈妈心里完全没有芥蒂,反而是疼惜的。

  可是千好万好,就算再好,这也是个男的呀!

  但凡叶修是个姑娘,叶夫人自认绝无二话,她会非常放心的把女儿交给对方,或者苏沐秋是个姑娘,她也会非常高兴的迎接这位儿媳妇。可他们偏偏都不是,单是性别这一点就是最大的阻碍。

  几人聊天时,苏沐秋和叶修并没有表现出异样,他们相处得非常自然,就像是普通的好友、兄弟那样,亲近却不亲密,语言动作都没有任何问题。可越是这样,叶妈妈心里就越是不安,她总觉得这俩人是在故意克制。

  就在叶爸爸跟叶秋谈论近期时政的时候,叶妈妈注意到苏沐秋伸手打理了一下叶修的头发,那人纤长白净的手指从叶修的发间穿过,将他头上翘起来的一小撮头发抚顺。看到这个动作,叶妈妈心头一震,刚才那个动作并不过火,是普通好友间也会做的事,但她如今心中有疑,便看什么都觉得不对劲。

  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样,或者只是想多了疑神疑鬼?但如果真的只是想多了,那么半年前的那个时候,他们对视的眼神又该怎么解释?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外头已经隐约能听到鞭炮声,电视机里各个台都在播放新春节目,屋子里被特意装点了一番,看上去很是喜庆。

  大家围坐在桌边享用晚餐,叶家的大厨做了一桌子好菜招待客人,里面有几道正是苏沐秋爱吃的,可餐桌较大,那几个菜盘摆得远,为了表现得有礼貌,苏沐秋只能吃面前的菜。

  作为这个家的主人之一,叶修倒是没什么顾忌,他站起身舀了一勺豌豆放进给苏沐秋的碗里,又舀了一勺给苏沐橙,看上去只是为了照顾客人。

  见状,叶秋说:“给我也来一勺。”

  叶修把勺子给他:“自己舀。”

  叶秋心里那叫一个凉,这么没有手足情的哥哥要来何用!爸妈你们快看看他,既生秋何生修啊!

  这边苏沐秋吃掉碗里的豌豆,开始剥面前那盘河虾,叶修喜欢吃虾,可他懒得剥,往往就是夹起一只塞进嘴里咬碎完事,吐出来的虾壳里还剩不少肉,苏沐秋看他那么浪费,干脆就帮他剥。

  叶先生心情好,还特意开了瓶酒庆祝,难得过节,接下来几天又不比赛,在场三位职业选手也没推脱。酒过三巡,大家多少有些醉意,叶修知道自己酒量不行,只意思意思喝了几口,但现在酒劲也有点上头,先前刻意跟苏沐秋保持距离,脑子晕乎后也有些维持不住了。

  苏沐秋剥了几只虾放进叶修碗里,叶修抬头跟他对视一眼,笑着把虾肉吃进嘴里,苏沐秋边看他吃边继续剥。注意到这里的动静后,叶夫人心里‘咯噔’一声,漂浮在心上的石头终于彻底沉了下去。

  都说人有三件无法隐藏的事:咳嗽、贫穷和爱。

  相爱的人再怎么隐瞒,总会不自觉流露出些许真情实意,如果说半年前那次她还能催眠自己只是看错,那么现如今她确定自己看得非常清楚,心中再无任何侥幸。


  全文目录    下一章

24 Mar 2015
 
评论(48)
 
热度(412)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