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伞修】并肩同行(番外三:大神们的婚礼)

  ★ 目录戳这里,内地印调戳这里,台湾印调戳这里

  ★ 码了好多天,终于整出来了,总觉得好流水账啊……╥﹏╥

  ★ 有一句话魏果和一句话莫橙~(๑´ω`๑)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

  “嗯,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们结婚了。”


  番外三:大神们的婚礼


  黄少天看着手上那张浅金色的婚礼请柬,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能完整体现出他此刻惊涛骇浪般的心情。

  此时正是第十二赛季后的夏休期,精力无穷的黄少天并没有回家,而是去喻队长家里做客一段日子。刚住没几天,蓝雨战队的‘剑与基石’就收到了俱乐部送来的婚礼请柬,听说每位战队成员都有,对方是统一送到俱乐部,再由俱乐部转交。

  当然,一封请柬还不能让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的妖刀先生产生什么特别的情绪,让他如此惊讶的原因是请柬里的内容。

  这封请柬简雅精致,入手厚韧,质感一流,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翻开后里面用毛笔书写了几行字,大意就是邀请他参加半个月后,在某地海边举行的婚宴,内附机票和入住酒店信息。

  黄少天瞄了一眼——嚯!机票还是头等舱,真是大手笔!

  是谁的婚礼啊?结个婚还邀请蓝雨全队参加,难不成是俱乐部老板?不对,老板好多年前就成家了,也没听说他离婚了啊……黄少天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往下看去,请柬最后写着结婚双方的姓名,然后他就冷不丁的被这两个名字闪瞎了眼。

  新郎:叶修

  新郎:苏沐秋

  ……有没有搞错啊,叶修和苏沐秋?新郎和新郎?不应该是新郎和新娘吗?比如苏沐橙什么的!

  风中凌乱的黄少天觉得自己似乎不小心与世界脱节了,决定请死党喻文州救自己于水火,于是他转头看向喻队长,就见对方托着下巴,一脸恍然大悟状,自言自语:“难怪那几次感觉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队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请柬写错了吧!还新郎和新郎,这种低级错误真是百年难见千年一遇,槽点多到我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不行,我得想想怎么嘲笑老叶才过瘾,诶不对,难道说他们俩是同时结婚?可是为什么不写新娘名?”

  面对絮絮叨叨的一番话,喻文州笑着拿来笔电,登录企鹅:“问问就知道了。”

  显然并非只有蓝雨战队收到请柬,职业选手群里早已经炸开了锅,先收到请柬的人都在热切讨论着,暂时还没收到的人也不明所以地询问情况。联盟几十支战队都有选手现身,就连一些退役的老选手也收到了请柬,而群里唯独只有兴欣战队的人没出现。

  喻文州没有加入他们的讨论,第一时间敲开了叶修的私聊:“叶神,在吗?”

  上个赛季里,兴欣战队势如破竹一路冲进总决赛,如有神助般顺利夺得冠军,赛后记者招待会上叶修和苏沐秋宣布退役,这点众人早有预料,毕竟年纪摆在那,状态也确实有所下滑,再不退役就太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了。

  退役后叶修将正副队长的位置交给了苏沐橙和方锐,将散人‘君莫笑’交给了包荣兴,苏沐秋则将神枪手‘秋木苏’交给了一个训练营上来的新人,他们俩目前没有惯用的账号卡,所以都将聊天ID改成了真名。

  叶修当前状态显示‘在线’,可却迟迟没有回复,想来是被其他人轰炸得狠了,干脆屏蔽了所有消息。喻文州没有放弃,他想了想,看看好友列表里显示‘离线’的沐雨橙风,转而点开了风城烟雨的私聊:“楚队,苏沐橙在吗?”

  对方回复得十分迅速:“在,她隐身呢,你们是不是商量好的?刚刚张新杰和王杰希也来问过我。”

  喻文州笑了笑:“叶修和苏沐秋的婚礼,当然找苏沐橙最清楚。”

  楚云秀迟疑了会,惊奇道:“你怎么知道?李轩他们都以为是请柬印错了。”

  “如果之前只有七分把握,那现在看到你说的就变成十分确定了。”

  “原来是来套话的……你没想错,具体的还是让沐沐告诉你吧。”

  喻文州道谢后关掉聊天窗口,点开了沐雨橙风的私聊。坐在边上全程围观的黄少天心里产生了某些说不出是好是坏的、奇异的预感,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正在一点点的粉碎重组,似乎不小心推开了某扇沉重的,刻着‘新世界’三个字的大门。

  索克萨尔:“苏队,在吗?”

  沐雨橙风:“在,你也来问那事吗?叶修和哥哥在训练营,应该差不多快回来了,等他们回来后会亲自跟大家说的。”

  退役后苏沐秋入驻技术部助关榕飞一臂之力,而叶修除了管理战队日常训练和战术指导外,主要还得负责教导训练营的后辈们,这下真是应了当初那句广告词——叶神手把手教你玩荣耀。

  招待会上记者曾经问他们退役后打算做什么,当时叶修的回答是:“我们会先安排结婚的事。”

  那时大家都感叹,大神不愧是大神,事业爱情双丰收,别人还在人生这条漫长的荆棘路上独自前行着,这对搭档居然不声不响的连结婚对象都找好了,一点风声都没有。就算事后有人问及女方的情况,那两人也是插科打诨糊弄过去,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想低调处理,没人想过叶修那句话其实可以有另一种解读方式。

  关掉聊天窗口后,喻文州回头就见自家副队长扭曲着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很难得,黄少天向来有话就说,少有憋着不吭声的情况。看他这样,喻文州也没吭声,开门去厨房拿了两罐饮料,回房后发现自家副队依然维持着‘天啊这个世界疯了吗我今天一定是起床的姿势不对是不是出幻觉了干脆去洗把脸吧’的状态。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少天很惊讶?”

  黄少天面无表情,艰难地一字一顿道:“这个很难不惊讶吧……”

  话刚说完,那边叶修终于出现在群里:“挺有效率啊,请柬都收到了?”

  战斗格式:“收到了,恭喜前辈。”

  斩楼兰:“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大神们都要结婚了。”

  百花缭乱:“你们找哪家公司安排的?太不靠谱了,上面名字都印错了!”

  逢山鬼泣:“是啊,可把我给吓的!”

  叶修:“没印错,就是我和沐秋的婚宴。”

  群里忽然安静了十几秒,看着叶修打出来的那行字,众人陷入了沉思……什么意思?这句话拆开来看,每个字都认识,怎么合在一块就看不懂了呢?

  突然有人开口:“叶神和苏神是打算同一天结婚吧,不写女方名字会不会不太好?”

  苏沐秋:“没有女方,只有我和叶修。”

  接着苏沐秋发了张照片出来,照片拍摄的是一张证书,白底黑字全是英文,中间能看出写着苏沐秋和叶修的名字,右边印有‘CHINA’字样,左下角附着浅金色的印章图案,最下方有一道潇洒的花体字签名。

  什么玩意?看起来挺洋气……还没等大家理清头绪,苏沐秋便解释说:“这是我们的结婚证。”

  一时间整个群都静得仿佛没人一般,所有人呆愣在电脑前,平日里灵巧的手指僵硬地搭在键盘上,颤颤巍巍不知该按哪里。脑中好似有一摞炮仗炸开了花,绚丽缤纷璀璨夺目,照亮了整片混沌的、充斥着‘卧槽’这两个字的脑海。

  没想到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竟是霸图队长张新杰:“恭喜,婚宴那天一定到场。”

  王杰希似乎也挺淡定:“你们藏得真深。”

  喻文州看了眼边上双眼放空,像是被九天玄雷劈了个外焦里嫩的某剑圣,刚打算送上祝福,手中的笔电突然就被黄少天抢了过去。黄副队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语速也恢复到正常水准。

  索克萨尔:“恭喜啊!老叶还真有你的,不声不响把联盟的脸面给撬掉一块,这下不知道得哭死多少妹子,太不够意思了!认识这么久都不提前透露一下,吓得我一颗小心脏差点归西,请柬做这么华丽还送机票和酒店住房,你们是发达了吗,兴欣给你们涨了多少工资啊?这么有钱到时候红包不给了啊!”

  其他人看着这段话纷纷表示受到了惊吓,喻文州这是跟黄少天待久了被传染了吗?一个黄少天就够受的了,两个这还给不给活路啊!

  喻文州笑着把黄少天拦到身后,抱过电脑解释:“刚才是少天。”

  叶修:“黄少天倒是提醒我了,来的时候记得带好红包,特别是有头衔的那几个,什么剑圣斗神拳皇枪王魔术师,什么首席牧师、阵鬼、流氓的,还有每个队的正副队长,身价高红包也得高,低于十万不收啊!”

  “要脸吗!抢钱啊!”

  “一毛都不会给你们的!脱团狗!”

  话虽这么说,可婚宴当天来宾都送上了大红包,其中某位号称身家一千八百万的退役大叔,大手一挥送了张支票,九十九万元整,一下就花出去十八分之一的家产,何等财大气粗。

  魏老大偷偷瞄了眼边上一身正装,看起来特别干练的陈果,得意道:“这些钱先寄放在你们那,反正等老夫成亲那天还得拿回来。”

  “想多了你。”叶修毫不犹豫地泼冷水,“脑子不好使吧?别忘了沐橙还没嫁出去,到时候你还得吐出来。”

  婚宴在海边一家知名酒店内举办,此酒店环境优雅,服务一流,菜肴精美,价格高得惊人,还得提前半年预约,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能来的地方。

  有几位职业选手来得比较晚,他们一到场就看见苏沐橙和叶修站在门口,他俩一个穿着长裙,一个穿着西装,杵在铺了红布的桌子后面,笑到肌肉僵硬,收礼收到手软。

  刚想过去调侃几句,没曾想,又看见一个叶修从门内走出来。第二个叶修身穿黑色礼服,系着白色领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漫不经心地笑着。

  ……影、影分身?!

  叶修一抬眼就看见这帮家伙傻站着,脸上是掩不住的惊奇,他顺着视线看去,立刻就明白了结症所在,于是他走过去指了指自家老弟,介绍:“这是我跟沐秋的儿子,叶秋。”

  ……鬼才是你儿子!

  叶秋忍了又忍,脏话在嘴边溜了一圈,又万分艰难地咽了下去。

  场内摆了几十桌宴席,几乎全是在役或退役的选手,除此以外还有冯主席和电竞周刊的记者常先等人,乍一看还以为联盟在搞活动。

  原本叶修和苏沐秋是想低调,请几个亲朋好友加上兴欣所有人,大家内部吃个饭就行了,可叶爸爸不答应,他表示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既然有条件,那怎么可以简单了事,必须正大光明广而告之。

  由于双方的性别特殊,他们只是去结婚最方便的拉斯维加斯领了个证,现在也没办法请牧师做见证,只能走走形式,最后决定是叶爸爸当证婚人。叶修本来想叫张新杰帮忙,好歹是‘首席牧师’,顺便可以挑衅一下霸图的单身狗们,简直一举两得,不过后来这个愚蠢的点子还是不出意料的被否决了。

  或许是因为终于搞定了不省心的大儿子,叶爸爸面上带着些喜气,看起来特别年轻有精神。他站在宴席正前方,严肃又不失幽默地说了段开场白,随后两位新人漫步走上前。

  叶修一身黑,唯有领带是白色,苏沐秋则相反,他一身白,只有领带是黑色。他们穿的是同款礼服,而领带是对方身上那件礼服剩下来的布料所制。几个姑娘注意到这个浪漫的细节,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不少人显得有点惊讶,在场有部分人是看在前辈大神的面子上才来观礼,要说对同性婚姻完全接受那也是不太可能,他们或多或少心里都有疙瘩,不说特别抗拒,可总是有些不认同,不过那些小心思在看见这一幕后就打消了。

  叶修和苏沐秋身材相仿,都属于修长匀称的类型,他们站在一块看起来居然非常般配,更别提他们眼中满是无法掩饰的温情,视线一触及对方后,仿佛就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任谁都能看出这两人是相爱的。

  孙翔忍不住搓了搓胳膊,这气氛肉麻得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等证婚人说话,叶修赶紧先下手为强:“请问苏沐秋先生,你愿意和我结为伴侣,从此负责一日三餐,拖地晾衣服,并且相伴一生吗?”

  这不走寻常路的宣誓词让叶爸爸额角青筋直跳,苏沐秋挑了挑眉毛,说:“Yes,i do.”

  叶修一本正经:“说中文。”

  苏沐秋:“我愿意。”

  无视下面隐约的喷笑声,苏沐秋也忽略证婚人,淡定地问:“请问叶修先生,你愿意和我结为伴侣,从此负责打扫卫生,洗碗擦窗户,并且永远爱我吗?”

  叶修凝视着对方:“Me too.”

  苏沐秋笑了起来:“说中文。”

  叶修:“我愿意。”

  “咳!”叶爸爸终于找到机会插话,他觉得自己都快成摆设了,“现在请交换戒指。”

  两人都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铂金戒指,简简单单一个环,没有多余的纹路,只在内圈刻了彼此的名字。就像是把爱放在心里,无需言明,不必用花俏的外在去包装,它就待在那里,什么都无法动摇。

  苏沐秋手上那枚冠军戒指先前就被摘下,叶修托着他的左手,再一次将代表心意所属的戒指套入对方的无名指,依旧如上回那般郑重。而这次专门定制的婚戒十分合手,牢牢套住了苏沐秋的手指,再也不会滑下。

  叶修刚想收回手就被那人反手握住,苏沐秋以同样认真的姿态,用一个小小的指环套住了此生挚爱。戒指被那人轻柔又坚定地推至指根时,叶修感觉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轻轻捏住,不疼也不痒,是一种安心的力度。

  他们对视一眼,没等证婚人开口便相拥亲吻,温柔且专注。

  台下众人安静地看着,心中再无任何别扭,毕竟,真情实意都是值得祝福的。苏沐橙不知何时红了眼眶,边上的莫凡看上去有点着急,摸遍口袋找不到纸巾,只好用袖口轻轻帮她抹去眼角的泪痕。

  当晚两位新人都被灌了酒,那些没人性的一个个捧着果汁还非要别人喝酒,叶修两杯下肚当场阵亡,要不是苏沐秋眼疾手快拦腰抱住,非得摔个脑震荡不可。

  第二天早上,叶修一睁眼就看见身边睡成死猪的恋人,苏沐秋半张着嘴,流着口水,发型尽毁,看起来一副傻样,可就是这副傻乎乎的睡颜让叶修打心底里喜欢。

  他轻手轻脚往那人身上贴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梦中的苏沐秋迷迷糊糊抱紧了怀里的人,他们相拥着沉沉睡去,梦里都是彼此的身影。

  之后没多久,叶修和苏沐秋结婚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荣耀圈,常先记录的婚礼文稿甚至被用作这期电竞周刊的头版头条,各大媒体竞相报道,一夜间这个话题就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热点。

  看到报道,正在国外度假的陶轩恍然大悟,当年苏沐秋出事后,叶修和苏沐橙当然支付不起庞大的医疗费用,正好是签合同的阶段,叶修便二话不说签了长约,原因只是为了能得到更多的报酬。

  他们缺钱,实在太缺了,植物人醒来的可能性很小,照理说叶修不必背上这样的负累,可他却背下了,并且一力承担。陶轩本以为那两人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还曾为叶修这样的义气感到触动,在能够承受的范围内给予一些帮助。

  没想到他们竟是这样的关系,难怪。

  陶轩看着桌上存放在一个精致相框里的照片,那是嘉世拿到第一个冠军时留下的。那时的叶修手头窘迫,为现实所累,为生活所困,可也丝毫没能影响他的锐气,眉宇间皆是意气风发,看不出半点阴霾。

  真好,陶轩摩挲着相框,心中满是平和的欣喜。

  坚持了那么久,背负了那么多,终于得到你想要的,恭喜。

  祝,新婚快乐。


  全文目录    下篇番外

25 Apr 2015
 
评论(98)
 
热度(941)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