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ABO】天网(第二章)

  设定:架空现代,ABO,破案刑侦,双向暗恋。(会有大量原创人物出现,因为不舍得安排原著里的角色死亡,所以就拿原创人物开刀啦~)

  CP:苏沐秋×叶修


  ★ 最后小孩那里是早就想好的,不是因为儿童节才这么写……(。_。)

  ★ 错字改好啦~(๑´ω`๑)


  第二章


  叶修睁眼时,苏沐秋还未醒。

  此时天刚泛白,两天里断断续续睡了几十个小时,大脑还处在餍足后的迷蒙状态,暖洋洋的让人不想动弹,却也怎样都睡不着了。

  他侧头瞅了眼枕边人的睡姿,心想这么多年过去,这人睡着后就喜欢把枕头抱在怀里的习惯还真是一点儿没变。

  叶修和苏沐秋相识得早,两家父亲早年在部队里是战友,退伍后各自回了老家,尽管一个住南边一个住北边,可这千里之遥愣是没能磨淡他们的友谊。

  双方婚后十多年,就在苏叶两人十五岁的那年,叶修一家人从北方搬到了南方,还就住在苏沐秋一家人附近。

  叶修还记得那天家里忙着搬东西,他爹要带兄弟俩去战友那串门,叶修没兴趣听长辈们没完没了的寒暄,还没到目的地就找了个借口开溜,沿街逛了半圈,看见路边有家网吧便晃了进去。

  在游戏里奋战两小时后到饭点了,叶修从裤袋里掏出最后几块钱买了桶泡面,正好边上的少年也叫了一桶,值班网管便顺道一块送了过来。

  撕开泡面桶上的塑封后,叶修和边上那少年不约而同地骂了一声,他俩往对方的面桶里互看一眼,得,难兄难弟——一个没有调料包,一个没有面饼。

  那个同样倒霉催的少年就是苏沐秋,如今想想倒也是万中无一的缘分。

  俩人结伴去找网管说理,没想到那网管忒不是东西,死活不认账,说他们是偷藏了一份打算吃‘霸王面’。这一没探头二没证人,网管身后还有好几个五大三粗看场子的,肌肉虬结目露凶光,这两个瘦猴似的少年只好作罢。

  再买一份?没钱。

  咋办呢,总不能都饿肚子吧?那就……一起吃呗。

  一个面桶,一块面饼,几包调味料,两把塑料叉子,就这些简单的东西,便让这两个原本只是网吧邻座关系的陌生少年,突然产生了某种浓烈的革命友谊。

  交了个新朋友是件高兴的事,还打消了没吃饱的郁闷,到点后他们俩边聊着天边往家的方向走,走着走着迎面遇上出门买东西的苏夫人。苏夫人一瞧——诶?儿子身边那少年怎么长得跟叶家那位一模一样?

  再一询问,这时苏叶二人才发现,原来对方就是那个总被自家老爸挂在嘴边的‘别人家的孩子’。

  他俩脑子好使,从小就稳坐名为年级第一的头把交椅,一直被追赶,从未被超越。照理说这种人人得而诛之的学霸不该有敌手,可为人父母的总是喜欢拿人家的孩子给自家孩子做榜样,这都已经快成为人类千百年的传统了。

  在叶修心里,那总被自家老爹夸赞的苏沐秋一定满脸横肉,肥头大耳,顶着副厚得像瓶底似的黑框眼镜,是个整天只知道死读书的书呆子,指不定做梦都在背字典。结果书呆子没瞧见,倒是见到一个游戏好手,叶修还记得对方刚才在游戏里大杀四方的模样,真是很难将他们联系到一块。

  而在苏沐秋的心里,那传说中的叶家兄弟必须是面目可憎的,说不定是两个不到一米五的三等残废,所谓‘浓缩是精华’嘛,可能还用脑过度导致年纪轻轻就秃头,却没想到真正的叶修居然这么……顺眼。

  没错,就是顺眼。

  打从第一眼起苏沐秋就对叶修很有好感,这种好感无关外貌,或者说,不单是只有外貌,还有一些更深的东西。摊开来细究,可能是他懒散的气质,可能是漫不经心的举止,可能是直率且总能切中要害的言辞,也可能只是一个含笑的眼神。

  这些繁杂的东西融合在一起,成就了这样一个生动的人,让苏沐秋莫名对面前这个不熟悉的同龄人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想要亲近的冲动,通常情况下,如果这样的感觉出现在一对异性者身上,那么人们会用一个词来形容它:一见钟情。

  然而苏沐秋这时还太年轻,他并没有想到别的方面,只是单纯觉得顺眼而已。

  从网吧邻座,到一桶泡面的缘分,再到父辈们的友情,这两个少年的相遇可以称之为命中注定。

  叶修洗漱完出来时,苏沐秋正站在阳台上吹风,海风带着些黏腻和咸味扑进房里,吹起叶修半湿的头发。

  听到身后的动静,苏沐秋回头笑说:“要去游泳吗?还能抓鱼吃。”

  “行啊。”

  这两人都是利索的性子,说干就干,换了件外套出门,刚到一楼就遇上昨天接待他们的陈果。陈经理盘着长发,精神奕奕地指挥员工干活,工作人员就是这点苦,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

  听闻他们的安排,陈果赶紧拦人:“这块海域不安全,在浅滩晒晒太阳玩玩水是没事,不过深一些的地方就有暗礁了,有些地方看着风平浪静,其实一不当心就会被卷进去。”

  她想了想,接着建议道:“这个时间早点还在准备,如果二位想活动一下的话,可以尝试骑马,庄园里有饲养马匹,都很温顺,也有专门的辅导人员在旁看护。”

  他俩不会骑马,但对这项运动还挺有兴趣,于是二话不说前往马场。

  两家父母曾经倒是有过让他们一块学骑马的想法,那时叶修和苏沐秋的关系非常好,中考时他们考了同一所高中,还正好是同班前后桌,这下几乎整天都混在一起,时间一长,长辈们就想:感情这么好,就算都是男孩又怎么了,这不还有伟大的第二性别吗?

  想得挺美,奈何现实骨感,第二性别觉醒后,老天爷不开眼——两苏两叶,从哥哥到弟妹,清一色全是Alpha,胡了!

  这该死的第二性别……

  不管双方家长有多失落,少年们倒是丝毫没放在心上,他们也压根不知道自家爹娘打过这个主意。苏叶二人整天该吃吃,该玩玩,互相学习的同时彼此斗斗嘴,累了照旧挤在一张床上睡个囫囵觉,小日子别提多舒坦。

  这头爹娘们无奈地接受现实放下了结亲的念头,谁都没料到,那边两个Alpha居然不声不响看对了眼,可他们就是死活没看出对方的想法,平日里默契一流,但一到这个问题上,不知怎么的就是没办法正确接收对方发射的信号,都以为自己是凄苦寂寥的单相思。

  骑术教练已经收到消息等在马场了,他指导客人们换上骑马服,挑选了两匹骏马,做了回示范,便在旁指导苏沐秋上马。苏沐秋学什么都快,教练的动作看过一遍就记在了心里,动作干脆利落,一点都不带犹豫,漂漂亮亮地上了马,抓着缰绳,脚踏马镫,直挺挺地杵在马背上,看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

  “上来一起啊!”苏沐秋似乎有些飘飘然,他朝叶修伸出手,完全忘了自己也是新手,“上面风景独好,别怕,我带着你。”

  叶修点了支烟,吐了个烟圈抬头看他:“当心点,别摔下来,到时候我可不接你。”

  苏沐秋逗他:“别转移话题,怕高就直说,咱俩都这么熟了,又不会笑你。”

  笑了一声,叶修刚想反驳,突然就听到一记发闷的击打声,还没等他搞清楚声音的来源,苏沐秋屁股下那匹马就发了疯,它猛地抬起前腿嘶吼了几声,险些把苏沐秋给甩下来,随后那匹马开始乱窜,速度快得惊人,教练都拦住。

  叶修灭了烟,急忙爬上另一匹马,无师自通地掌握了骑马技能,朝那边追去,神奇的是速度还挺快。苏沐秋趴在马背上死死抓着缰绳不敢松手,满头冷汗,心想这回玩大了,怎么才能让它停下来!

  教练大喊:“拉住缰绳!”

  苏沐秋试着拉了几下,没用,马朝着栅栏处跑,马场的栅栏不算特别高,人翻过去可能需要点时间,而马却可以轻易地跳出去。这时叶修已经追到近处,他张开手臂:“跳下去!我接着你!”

  教练心想这什么馊主意,万一跳下来的时候被踹一脚就完了!

  刚想出言制止,没料到苏沐秋竟然毫不犹豫地朝叶修那个方向跳去,似乎完全没考虑过自己很可能会受伤,反而是全身心的信赖着对方。

  叶修飞扑过去把人抓进怀里,他俩抱成一团在地上打了两个滚,运气很好,没被马蹄踩到,叶修骑的那匹马跑了一会慢慢地停了下来,而苏沐秋那匹受惊的马则是跳出栅栏跑远了。

  两人躺在草坪上喘气,好半会才感觉心脏归了位,叶修坐起身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对方没受伤后,扭头朝原先三人站着的地方看去,那里有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年纪约莫五、六岁的模样,正咧嘴嘻嘻哈哈地笑着。

  叶修神色阴沉地站起身朝他走去,苏沐秋奇怪地问:“怎么了,那孩子是谁?”

  “我不知道这小鬼是谁,我只知道刚才他往马屁股上扔了块石头。”

  听到这话,苏沐秋愣了下,随即拉住叶修的手:“算了,小孩嘛,你跟他计较什么,等会找他爸妈就行了。”

  叶修闭了闭眼,压住心里难掩的怒气,反手扣住苏沐秋的手腕,此时他的双手还在抑制不住地颤抖,半晌叹了口气:“还好你没事……”


  全文目录    下一章

01 Jun 2015
 
评论(50)
 
热度(459)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