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ABO】天网(第五章)

  设定:架空现代,ABO,破案刑侦,双向暗恋。(会有大量原创人物出现,因为不舍得安排原著里的角色死亡,所以就拿原创人物开刀啦~)

  CP:苏沐秋×叶修


  ★ 本章有人死了,注意哦。第一次写这种桥段,感觉好奇怪啊……_(:з」∠)_


  第五章


  叶修是被血腥味熏醒的,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被电击的部位一阵阵酸疼。

  先前他离开房间沿着走廊漫无目的地瞎晃,城堡内部是环形结构,刚逛到二楼另一头,一扭头突然发现从这往下看正好是底楼内庭,露天茶座就在斜对面,然后他终于想起是在哪里闻到过那股掺着酒的男用香水味了。

  正巧这时怀疑对象出现在楼梯口,他边掏手机发讯息边快步跟上,发件箱才刚点开,没想到对方竟然有同伙,就这么给他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太大意了。他满心悲凉地想,希望苏大大还没发现这事,要不然我这一世英名非得葬在这里……

  叶修慢慢睁开眼,此时他身处于一个类似地窖的地方,墙面都是由凹凸不平的石块组成,四周零散地装着几盏小灯,阴得很,整个就一毛胚房——不,人家毛胚房至少还刷了墙呢,而这儿看起来活脱脱就一恐怖片拍摄现场。

  他坐在椅子上,手脚都被人用麻绳捆绑着,动弹不得,而奇怪的是,对方似乎是怕他着凉,还特意给他盖了件外套。

  闻着外套上隐约飘来的掺着酒的男用香水味,叶修侧头看向房间另一头,不远处还有三个人,准确来说是两个Alpha男人和一具Omega女尸。

  Omega美丽的杏眼就那样绝望地睁着,生前最爱的红裙被她自己体内流出的血液染黑,腹部被人用利刃划开,破损的脏器就那样没遮没拦地暴露在空气中。

  尽管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可当蒋珍那双满含着惊恐和怨恨的眼睛撞进视线时,叶修依旧觉得难以忍受,他闭上眼吞了口唾沫,企图将反上来的胃酸冲下去。

  “你醒了。”两个Alpha中站着的那人转身走向叶修,“抱歉让你看到这些,一定感觉很恶心吧?”

  “这里太冷了,我只带了一件外套,不太厚,希望没有冻到你。”见叶修不说话,那人接着说,“不问我为什么抓你吗?”

  叶修仰头看向对方,说:“因为你在门外听见了我说的话。”

  那人轻笑了一声,弯腰帮他盖好滑落的外套:“没错,没想到那天在内庭只是擦肩而过都能让你记住这个味道……”说这里他顿了顿,侧头看向被捆住双手扔在墙角的吴俊远,声音里带着些落寞,“可真正应该记住的人却忘了。”

  “徐先生,回头是岸。”叶修说。

  面前这个人赫然是酒店营养师徐泽。闻言,他挑起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已经没办法回头了,你看蒋珍都给我弄死了,哪来的岸?”

  他从边上拽了个椅子摆在叶修面前坐下,一副打算长谈的架势:“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老实说,叶修并不想听。世界上人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去做无法挽回的错事,有些线是万万不能跨越的。可他现在浑身虚软,需要拖延时间想办法挣开手上的绳子,于是叶修点了点头。

  “那个人,”徐泽指了指神情呆滞的吴俊远,“曾经是我的恋人。”

  这个叶修是真没料到,看他神色诧异,徐泽无奈地笑了起来:“很惊讶?也对,两个Alpha相爱这种事确实非常少见……我们是大学同学,还是同个寝室上下铺,关系特别好,记不清是怎么开始的,反正后来很自然的就在一起了。”

  似乎是想到什么,徐泽脸上露出了些许怀念的神色:“那几年是我最快乐的日子,虽然这段关系不能对外公开,谈恋爱就像做贼,可我还是觉得值,有个人在乎你,关心你,与你心意相通,这种感觉太美妙。哪怕对方跟自己同性别,可真当你爱极一个人的时候,就连天生的相斥性都能忽略,那时候我连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都喜欢……这种感情你或许不能理解。”

  怎么不能理解?再理解不过了……叶修在心里苦笑。

  所谓异性相吸同性相斥,这点也体现在每个人的信息素上,第二性别不同的人,容易被对方身上具备的信息素气味吸引,而相同性别的人则是多少会有些排斥性。

  例如对Alpha来说,Omega的信息素最为诱人,其次是Beta,而其他Alpha的信息素气味则是难闻的,虽然没有瑞典鲱鱼罐头那么反人类,但基本上都会避而远之,所以一般情况下,Alpha都会注意收敛自身的信息素,以免引起在场其他Alpha的不适。

  这是人的天性,不过也有例外,就如徐泽所说那样: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产生深刻的爱恋时就可以掩盖这种天性。比如说叶修就一直都觉得苏沐秋的信息素很‘美味’,那是种能让他发自内心感到愉悦的、安心的气味。

  “我原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我们会白头偕老,可我到底还是低估了‘本能’。”

  毕业后他们有了各自的工作,徐泽向家人坦白了一切,家人非常愤怒,在他们看来这太过离经叛道,徐泽的家人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两个Alpha之间的感情,他们把他赶了出去,可就算这样徐泽也丝毫不后悔,那个时候的他认为只要吴俊远还在身旁就足够了。

  “后来我们开始同居,度过了一段像是蜜月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慢慢的他开始经常加班,起初我没有多想,直到某天我从他换下来的衬衣上闻到了别人留下的信息素,是Omega的气味。”

  在徐泽的质问下,吴俊远坦白了自己出轨的事实,而更让他震惊的是,吴俊远早就背着他跟那个Omega成了情人,甚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故事到这里也只不过是个三角感情纠纷,这还不至于让徐泽动起杀念,真正逼疯他的,是之后发生的事。

  “他们想杀我,他想让我死。”徐泽对叶修笑了一下,却比哭都难看。

  蒋珍是个异常霸道的女人,最开始她不知道徐泽的存在,可在知道了之后,她不仅没有责问吴俊远的隐瞒,更是将所有怒火都对准了同样被欺骗的徐泽,她不能容忍自己心爱的人居然属于另一个人,于是她向吴俊远提出一个计划,想要彻底抹杀眼中钉。

  而吴俊远为了讨好这个富家女,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了。

  “那天他们约我到郊外一个私人搭建的木屋,说是要一起坐下来解决这件事,我去了,可没想到迎接我的是场大火。”

  他们将徐泽反锁在木屋里,在屋外泼满汽油,打算连屋带人全烧成灰,幸而酒店主人安德鲁正巧在附近跟开发商谈生意,瞧这边浓烟滚滚就赶紧过来看看,没想到意外救了个人。

  “当时我身上多处烧伤,脸也给烧烂了一块,安德鲁是个好人,他听闻我的遭遇后帮忙付清所有医疗费,资助我做整形,还找人帮我换了个新身份,并且安排了这份工作。他希望我能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我也这么打算的,可谁能猜到他们居然来了这里。”

  徐泽原以为自己已经放下过往,已经忘却仇恨,可直到再次亲眼看见那俩人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我给过他机会,古龙水里掺一点酒,这是他以前最喜欢的味道,那天我喷了这个特意去茶座见他,可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没认出……”

  正说着,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哀嚎——吴俊远的胳膊被人扭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整个人跪倒在地。

  之前吴俊远在袖口里藏了块刀片,本来是为了对付佐罗的,没想到用在这里。他花了不少功夫才用刀片割开绳子,立刻掏出一把藏在鞋子里的瑞士袖珍枪,这把枪是同样入住酒店的瑞士富商赠送给他的。

  袖珍枪小巧而精美,算是半件艺术品,不过尽管看着小,威力可一点都不小,枪里配备了五发子弹,百米内射杀一人完全不费劲。

  就在吴俊远举枪瞄准了徐泽时,背后有人袭击了他,安德鲁不知何时来到这里,直接扭着胳膊将他制服了。

  “说故事的时候也要注意背后。”安德鲁笑着不痛不痒地责怪了一句,随后拆解了那把枪,零部件叮咚作响掉落在地。

  “抱歉是我的错。”徐泽走过去,眼神冰冷,“我没想到事到如今他还这么不自量力。”

  看见徐泽拿出一把花纹精美的匕首——那是之前杀死蒋珍的凶器,叶修连忙制止:“不要一错再错!”

  见徐泽回头看自己,他接着说:“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收集他们以前对你下手的证据可以酌情减刑。”叶修顿了顿,几乎是恳求地劝解,“为了他弄脏手不值得。”

  可徐泽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然后他扭头对上疯癫的吴俊远,那人一脸眼泪鼻涕,往日从容镇定的精英形象荡然无存。瞧他这副模样,徐泽心里除了冷就是无穷无尽的悔意,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自己当初怎么会瞎了眼看上这个人。

  “求求你,不要……都是她逼我的,是她的错,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放过我!”

  “那天你们放火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求你的,可你放过我了吗?”

  “对、对不起!我是爱你的,真的!我爱你!都是她的错,我只是鬼迷心窍……”

  徐泽蹲下身与他对视:“你说你爱我。”

  “对!我……”

  话没说完,徐泽手里的匕首就已经捅进了吴俊远的胸口,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拔了出来,温热的血液溅了彼此一身:“可我不爱你。”

  徐泽站起身,不再看那个倒在地上抽搐的男人,他对安德鲁说:“谢谢你,这里我来收拾吧。”

  目送安德鲁离开后,徐泽再次回到叶修面前,叶修低着头,双拳紧握:“你不该这么做。”

  “我知道,可我忍不住,我太不甘心了,他们只要活着一天,我就没办法好好过。”

  叶修不说话,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手上,双手手腕早已经磨破,还差一点就能挣脱,可徐泽没有给他这个时间。

  “对不起,你是无辜的,但我不能留下你。”徐泽举起匕首贴近叶修的脖子,似乎是想要划开他的颈动脉,“放心,不会很痛,很快就结束了,我保证……对不起。”

  “把手拿开!”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厉喝,苏沐秋举着枪,对准了徐泽的头,“双手抱头面朝墙壁蹲下!”

  陈果双手扶着墙壁站在楼梯口,看起来被这间屋子里发生的事情吓坏了,徐泽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你们怎么会……”

  “闭嘴!”苏沐秋打断他,双眼死死盯着徐泽拿着匕首的、贴近叶修脖颈的手,眼里爬满了血丝,可握着枪的手却非常稳,整个人像是正处于一种既冷静又暴怒的矛盾状态中,就看谁不长眼去点燃引线。

  “听不懂吗?”他一字一顿,声音沙哑,仿若低声嘶吼,“最后说一遍——把手拿开!”


  全文目录    下一章

15 Jun 2015
 
评论(43)
 
热度(364)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