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ABO】天网(第七章)

  设定:架空现代,ABO,破案刑侦,双向暗恋。(会有大量原创人物出现,因为不舍得安排原著里的角色死亡,所以就拿原创人物开刀啦~)

  CP:苏沐秋×叶修


  ★ 不是日更,明天修改。完全找不到码字的感觉,急需复健……╥﹏╥

  ★ 提前说一下,公安局那些部门没有分得特别细,文里那些设定基本上都是我瞎编的。


  第七章


  外面烈日当空,警局的中央空调出了故障,整栋楼就像个大蒸笼,所有人被迫在炎炎夏日里享受桑拿。魏琛迈着沉重的步伐,披着一身大汗推开三楼刑侦组的门,这一脚刚踏进来便被眼前的场景气了个头晕眼花。

  刑侦组那些人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翻出两台电风扇,正晃着脑袋马力全开地转着风,尤为可恶的是电扇前头各摆着一个脸盆,盆里放了一堆碎冰块。每个人手里拿着雪糕,吹着凉风,别提多舒坦。

  “楼下都快着火了,你们哪来这么多冰!”魏琛咆哮。

  叶修啃了口雪糕说:“街对面老板娘友情赞助的,要来一口不?”

  说着,他非常有分享精神的将手里的雪糕往前头递了递,中途却被另一只手拦截——苏沐秋手里抓着一根,另只手一抬一转一扯,巧妙地勾走叶修手里那根,直接塞进自己嘴里。

  魏琛瞪他,指责:“吃着碗里的还抢我锅里的!”

  “什么你锅里的?”苏沐秋叼着雪糕心情甚好,“冰箱里还有,自己拿。”

  魏琛唉声叹气,似真似假地埋怨这些“小年轻”不尊老,话还没说完,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就为他送上了冷饮。魏琛心中一喜,觉得这孩子挺有前途,便撕着包装问叶修:“这孩子有点面生啊,哪来的?”

  “乔一帆,刚毕业,分派过来实习的。小乔,这老不死的叫魏琛,楼下治安组的组长。”

  警局每年都会来一批新警员,分派到各个部门实习,乔一帆闻言赶紧问好,魏琛称赞:“不错,长得俊俏还懂礼貌,这么懂事的少年必然前途无量大有作为,跟着那两个心脏的太浪费了,不如跟着我吧?”

  叶修那根雪糕刚吃一半就被苏沐秋抢了,他扇了扇风觉得不过瘾,还想再去冰箱拿一根。还没站起来,苏沐秋就把自己那根雪糕塞给他,顺便笑着回问魏琛:“跟着你干什么,天天在外捉偷车贼吗?”

  前段日子附近小区出了个偷车贼,专偷自行车,还只偷破车,新车一概不碰,这么“盗亦有道”的贼还真是少见。可再少见的贼那也是贼,治安组的同志们如临大敌,一个个精神抖擞,在英明神武的魏琛组长的领导下,他们折腾了半个月都没抓到那小毛贼。

  一旁翻着杂志的方锐笑出声:“说起来今天怎么不抓了?隔壁小区的住户已经投诉好几回了,再不赶紧稳定民心,小心局长让你卷铺盖走人。”

  魏琛问坐在一旁忙着网购的唐柔要了点瓜子磕,叹气道:“别提了,老夫昨晚带着全队精英去蹲点,偷车贼没抓住,倒是逮着两个斗殴的。”

  “大半夜打架,这么闲?”

  “可不是嘛!”魏琛怒道,“我觉得那小贼昨晚本来打算去偷车的,后来估计是被那俩二愣子吓得没动手!”

  他缓口气接着说:“其实就是鸡毛蒜皮大点事,楼道里灯坏了,一人下楼的时候不小心踩到另一个人的脚,没想到另一个喝多了不干,非要抓着那个人赔钱,说自己穿的是什么真皮的鞋,还是意大利手工制作的名牌,要人家赔十万,不赔不让走,结果踩他的那个小伙子刚好是个暴脾气,看那酒鬼拉拉扯扯地撒泼,他直接就上手了。”

  唐柔听到这里好奇地问:“那真的是名牌鞋吗?”

  “听他瞎扯!酒醒之后承认了,后街菜市场十块钱买的。”

  “现场血腥吗?”

  “血腥个屁,‘名牌鞋’那位肚子上挨了一拳,扭了脚,另一个看起来打架挺有一手,毫发无伤。”魏琛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表情看上去像是不小心吃了只苍蝇,“不过这小子……估计脑子不太正常。”

  苏沐秋顺手从叶修衣袋里掏了张纸巾擦嘴,问:“什么意思?”

  “他的脑回路有点奇特,我问他为什么要打人,他回我因为那人喝酒了,我问他别人喝酒了就能动手吗?他说他想研究一下喝醉的人被揍是什么样的……我都给气笑了!我对他说‘你还挺有探索精神’,他挺骄傲地回我一句‘我们水瓶座就是这样’,完了还回问我‘大爷你什么星座的啊’!”

  方锐拍着腿笑:“大爷哈哈哈哈哈!”

  魏琛做西子捧心状,痛心疾首:“当时我那颗心真是哇凉哇凉的,他一个二十多岁的居然管我叫‘大爷’!你们说现在这些祖国的花朵们怎么就这么缺心眼呢?”

  叶修抓住一切机会落井下石:“你老了,所以你不懂,这是时代的潮流!大爷,快说说你到底什么星座的?”

  “滚你的蛋!”

  *

  近期手头没什么事,到点了大家准时下班,一眨眼办公室里其他人都跑没影了。叶修和苏沐秋照例收拾完东西一块走,刚出大门,就看见门边上有位Beta女性在那来回晃悠。她在门口走来走去,时不时地往警署里头张望,每每看上一眼就会低头,似乎是想进去却又有些顾虑。

  那位女士面色暗黄身材消瘦,神情还十分憔悴,而且奇怪的是,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她还穿着长袖长裤,衣服扣子被系到最上面那颗,苏沐秋猜测要不是因为实在太热了,说不定她还会干脆围条丝巾。

  在看到有人向自己走来时,她看上去好像有点紧张,立刻低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转身离开了。

  苏沐秋站在原地摸不准这什么意思,叶修拍了下他的后腰,说:“回去吧。”

  他俩就住在离警局不远的地方,一转眼警察这行也干了七、八年,毕业后他们一直维持着在警校时同宿的优良传统,老家不在这个城市,为了工作方便,他们在附近的小区里合租了一套房子,两室一厅,一人一间。

  晚饭后,叶修打开房门想去厨房找点喝的,一开门就见苏沐秋抱着枕头盖着毯子,开着落地灯窝在客厅沙发里看书。

  叶修问:“怎么不回房看?”

  苏沐秋摆出张怨妇脸:“我那屋空调坏了,只能制热……”

  人走背运真是喝凉水都塞牙,警局中央空调坏了也就算了,好不容易熬到回家,没想到自家空调也出问题,一小时前当苏沐秋穿着浴袍哼着小曲按下遥控,却发现自个卧室的空调只能吹出暖风的时候,他死的心都有了。

  人生两大惨剧:冬天没暖气,夏天没冷气。尤其是后者,格外难熬,毕竟冬天还能选择多盖几床被子,夏天脱光了还是热该怎么办?总不能剥皮吧?没办法,只好睡沙发凑合一晚,等人明天来修。

  在沙发旁站了会,铝罐抓在手里泛起一层细密的水珠,叶修灌了几口可乐,忽然提议:“要不睡我那?”

  苏沐秋一怔,赶紧将自己从文字的海洋中扒拉出来,口不对心地问:“不打扰你吧?”

  要不是时机不对,叶修险些笑出来,这丫的装什么大尾巴狼,从小到大躺一张床的次数还少吗?这会倒矜持上了……叶修拿着可乐回房,丢下一句:“你要是想睡沙发,我也没意见。”

  苏同志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怀揣着某种隐秘的小心思,急吼吼地跳起身,连毯子都不要了,抱着枕头跟在叶修身后窜进房里,中间还差点被绊一跤。

  虽然是单人床,但挤一挤倒也能睡得下两个人,床铺靠墙摆放,苏沐秋睡在里面,内心欣喜得难以言喻——这是叶修的房间,躺的是叶修的床,身下垫的是叶修的床单,盖着的是叶修的空调毯,他现在所接触到的一切,除了脑后的枕头外都是叶修的。

  入侵了心上人的私人地盘,浑身上下被心上人的气味笼罩着,苏沐秋觉得自己幸福得快飞起来了,他不敢表现出异常,只能闭上眼睛面朝天花板,盖着毯子躺成了一具直挺挺的僵尸,也是因为这样,他没能看见对方踌躇的神情。

  这两人胳膊贴着胳膊,腿搭着腿,各自心里都有些别扭,可他们却不约而同的在心里祈祷,希望那位修空调的师傅吃好、喝好、晚几天再来,最好干脆忘了这件事……

  就这么别别扭扭了好半天叶修才压下心思睡着了,而苏先生非常悲剧,他太兴奋了,从数羊到数叶修,数到自己都快不认识“叶修”这两字了还没睡着。

  轻声叹了口气,苏沐秋按捺不住翻了个身,悄悄看向身边的那个人,月色朦胧,看不清晰,可他就是觉得眼前这个人哪都好看,哪都喜欢。看着看着就有些不满足了起来,心里有什么声音在叫嚣着,想要更亲近一点。

  等苏沐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起身,撑着双臂伏在叶修身上,是一个即将亲吻的动作。

  清醒过来后苏沐秋内心十分挣扎,就仿佛有两个小人在脑海里打了个你死我活。

  左边那个说:不可以做这种事,太猥琐了!

  右边那个回:猥琐怎么了,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的欲望!

  左边那个又说:万一被发现怎么办,到时候兄弟都没得当!

  右边那个又回:发现也没关系,这么多年的交情,他不一定会较真!

  借着月光,苏沐秋盯着叶修半张的嘴唇好似着了魔。他脑中一团杂乱,却又好像一片空白,他听不见也感觉不到别的东西,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下之人的嘴唇上,对方的唇瓣微微张开,形成一个诱人的弧度,它看上去那么柔软,还吐露着湿润甜蜜的气息。

  就一下,就碰一下,他不会发现的……

  苏沐秋努力说服自己,并且低头打算将脑内模拟过无数次的场景付诸于现实,正当他即将亲吻到身下那人的嘴唇时,叶修睁开了眼。


  全文目录    下一章

22 Jul 2015
 
评论(79)
 
热度(410)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