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劫(雷,慎入)

  ★ 雷,至于哪里雷,实在是没法详述,只能说……从头到尾都是雷,纯粹是胡说八道的产物。( ´_ゝ`) 

  ★ 本来想试着写篇古风玩玩,结果写得不三不四不伦不类,后来直接放弃治疗……大概就是个胡诌风吧!(。•ˇ‸ˇ•。)


  劫


  朗朗啊狗,某个村落里有一户姓苏的人家,这户人家在村子里还算挺有家底——门前几亩地,屋后养着牛。

  家中住着四人,一对夫妻和一双儿女。女儿芳名沐橙,天生丽质难自弃,街坊邻里都说这闺女长得一副公主的好样貌,只可惜没有公主的命。

  儿子年龄稍长,名曰沐秋,打小身子骨不太好,村外来的赤脚大夫看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他又眼馋诊金,于是乎掐指一算,说此子命中有难,十八岁那年就会遇到人生中的大劫。

  苏老爹一听急了,也顾不得深究这死郎中怎么还兼职算命,立马多奉上膘肥体壮的白猪三头,求这副职业是神棍的大夫救救命。

  毛脚骗子不知多少月没碰过肉了,早瘦得衣宽带松,看上去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只见那“仙人”咽了口唾沫,开始胡诌:“当女子养之,便可破此劫难。”

  打那天之后,苏沐秋和苏沐橙就不再是兄妹,而是姐妹。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跳过这个俗套的过场,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十八岁的苏沐秋,是十八岁亭亭玉立的苏沐秋,是十八岁亭亭玉立秀丽端庄明眸皓齿艳若桃李以下省略三千字的苏沐秋。

  托那个死郎中的福,苏小哥穿了十多年的女装,凭借着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好样貌,从五岁开始就被不明真相的小屁孩追求,至今爱慕者能从村头排到村尾再绕上三圈。姐姐端庄冷艳,妹妹活泼柔美,苏家姐妹的美名都传到隔壁几个村落了,来求亲的媒婆们险些踏穿苏家门前的石地。

  那时有个迷信的说法,所谓当女子养,并非是换件衣服就完事,还必须从里到外都当成姑娘养,姑娘家会做的事必须跟着做,这点苏沐秋完成得很好,除了不能生孩子外,琴棋书画样样在行,下厨绣花无一不精。

  而除了这些,更重要的是不能告诉别人你带“把”,否则破不了劫。

  因此,苏小哥有苦说不出,只能端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子,可没想到就这副爱答不理冷艳高贵的态度竟然还让他收得一个“冰霜佳人”的名头,各路口味奇葩的公子哥们更是卯足了劲儿要博美人一笑。

  真是哔了狗。

  ·

  好不容易熬到据说会有大劫的十八岁,苏美人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天天掰扯花瓣数日子,就盼着十八岁赶紧过去,好换下女装当个纯爷们儿。

  某日他独坐湖边,手上把玩着一朵蓝色的矢车菊,低头望向湖水中嬉戏的鱼儿,娥眉轻皱满面忧愁,远远一望,惹人怜爱。

  微服私访游山玩水的当今太子叶修,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痴痴地看着湖边的俏丽少女,叶太子整个人都醉了,那个不谙情事的小处男之心砰砰直跳,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句话: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甭管叶修是怎么看出“娇羞”的,也别管这个年代的人怎么会知道徐志摩的诗,反正一个小村子里的姑娘都会琴棋书画了,逻辑就拿去喂狗吧……总之,他对苏沐秋一见钟情了,就这么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坠入了爱河。

  ·

  距离湖边的初遇已经过去了好些日子,太子殿下就像是块牛皮糖,浇了水,抹了油,却怎么都甩不开。

  不论去哪,叶公子总是能从各种犄角旮旯的地方冒出来,摆出一副偶遇的架势,以同路之名,行搭讪之实,要多黏人有多黏人。

  可奇怪的是,最反感被爱慕者纠缠的苏沐秋,这次遇上叶修竟是没觉得有多烦心,为何?苏沐秋想了想,叶公子那俊朗的五官和真挚的眼神从脑中晃过,得出结论:兴许是因为他胖吧……

  某日,苏沐秋要去隔壁村子采买,还没来得及碰上“偶遇”的叶修,便先遇上了一伙山贼。

  这伙山贼前两天刚刚驻扎在此,山头还没捂热乎,今天是头一回下山打劫,没料到倒霉鬼是个姑娘,还是个极为美丽的姑娘。

  山贼头子眼前一亮,顿觉世间只有如自己这般英勇的汉子能拥有眼前的美人,于是乎他变了主意,不劫财,改劫人。

  刚喊出山寨的名号,准备将人掳了去,没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叶修突然出现将心上人挡至身后,面对一排尖刀毫不退让,死死护着身后的人。

  英雄救美很老套,但确实管用,苏沐秋望着叶公子文弱的背影,心中奏起了命运交响曲,一股情热自胸中涌冒而出。

  他想,此人身份尊贵,谈吐不凡,为人不同流俗,生死当头镇定自若,更是有着一颗赤诚之心,愿意为我豁出命去,实乃不可多得的良配,又有何理由不接受呢?

  想通之后,苏沐秋放下手里的篮子,不顾叶修的阻拦,走上前去……以一人之力揍趴了整伙山贼。

  随后,苏沐秋看向满面呆滞的叶修,不再顾忌劫难之事,坦承道:“叶兄的心意我已知晓,我对叶兄的心意亦是如此,但有一事不可隐瞒于你,其实在下是男子之身。”

  叶修深情地凝视他,说道:“我早知晓。”

  苏沐秋大惊:“你是如何……”

  叶修托起他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握住,温柔地诚恳道:“哪家姑娘会有喉结啊……”苏沐秋怕热,从来不遮掩脖颈。

  啥?其他追求者怎么没注意到喉结?因为只有真爱能看到喉结,不是真爱是看不见喉结的。都说了不要研究逻辑,已经喂狗了。

  ·

  半年后,当今太子成亲,且对方还是个男人一事传遍了大江南北,京城大庆三日。

  太子对外放话,苏沐秋乃是其此生挚爱,除他以外不会再纳其他人。

  此言一出举国震惊,当今圣上仅有两位皇子,长子便是叶修,太子此话的含义很简单,将来这江山会是他侄子的。

  众人纷纷感叹,同样是为了心上人,人家断袖他断后,这不是真爱那什么才是真爱。

  在苏叶这对璧人结为连理后,苏家人也搬到京城过上了好日子,太子妃的宝贝妹妹苏沐橙终于得到了与她公主般容貌相衬的,公主的待遇。

  在得知此事后,当年那个兼职神棍的骗子郎中摇头一笑:“老夫说什么来着?果真是命中有劫——桃花劫。”


  END


  ……别打我,都说很雷了……

  顺便刷一刷存在感:《并肩同行》通贩进行时,戳这里

01 Aug 2015
 
评论(31)
 
热度(230)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