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ABO】天网(第九章)

  设定:架空现代,ABO,破案刑侦,双向暗恋。(会有大量原创人物出现,因为不舍得安排原著里的角色死亡,所以就拿原创人物开刀啦~)

  CP:苏沐秋×叶修

 
  ★ 为了不成为“有生之年系列”,努力更新……_(:з」∠)_ 这个案子不会长,可能下章就结束了吧~ 

  ★ 广告:《并肩同行》通贩进行时,最后16本,戳这里


  第九章


  行踪不明的凌宏志先生在外面养了两个情人,都住在城西,苏队长他们可以顺道全拜访一遍。第一个见到的是位浓妆艳抹的Omega女人,名叫孟萍。他们到达时孟萍正准备出门,在得知来人的身份后她看起来并不意外。

  “那个骗子终于圈钱跑了吗?”她吸了口烟,吐出几个烟圈,神色漠然,“你们来找我也没用,他的钱不在我这,而且他还欠了我十几万没还。”

  存在金钱纠纷?苏沐秋不动声色:“你觉得他可能会去哪?”

  孟萍冷笑:“那谁知道,也许死了也不一定。”

  “你们交往多久了?”

  “五年,我大学刚毕业就跟了他。”凌宏志和纪薇结婚也就六年而已。

  “你知道他结婚了吗?”

  “最开始不知道,他骗我说自己单身,大概一年后我发现他已婚。”她似乎看出叶修打算问什么,自嘲般地笑了起来,“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发现被骗后却不离开他?凌宏志这个人,要说有什么优点就是他那张嘴,特别能忽悠,我那时候年纪轻,就那么轻易地被哄住了,以为我才是他的真爱。”

  孟萍又吸了口烟,接着说:“直到某天正房找上门来……你们见过他老婆吗?窝囊、可怜,明明她才是合法伴侣,却为了讨好丈夫,对我这种位置的人低声下气,就是在见了她之后我才突然醒悟,那个男人对自己的老婆都能那样,他又怎么会真心对我?”

  “后来你还是没有选择分手。”

  “当然不能就这么分手,我在他身上花费了那么多时间,而且他还欠着钱没还,怎么说都得捞点好处吧?”

  “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大概一个多月前,具体时间不记得了。那天他跑来找我,说很快就有钱了,他岳父手里有不少资产,听说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病,活不了多久,将来那些钱他都会接手。”

  告别了孟萍后,他们前往凌宏志另一个情人的住处,顺道买了点面包充当迟到的午饭。另一人是个Beta女性,名叫程岚,很有才能,大学刚毕业,资料上显示她的名下已经有了一家小公司。

  跟孟萍不同,短发的程岚看上去十分干练,甚至没什么女人味。

  她站在吧台里动作麻利地泡了一壶茶,茶具都是高档货,茶叶是上好的普洱。屋内被装修得十分舒适,用料材质都不是便宜货,摆放设计和配色也很出色,从各种方面都可以看出这是个非常注重生活品质的人。

  在听闻他们的来意后,程岚摇头说:“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早在两个月前我们就分手了。”

  这点纪薇倒是没有提起,也可能她也不清楚这事,苏沐秋问:“能告知原因吗?”

  “可以,因为我得知他有妻子。”

  “你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吗?”

  “不知道,他谎称自己单身,有天他的妻子打手机问他什么时候回家,那通电话是我接的,直到那天才发现这事。后来大概又拖了一段时间,差不多两周左右,这半个月里凌宏志一直试图挽回,但我知道他只是想要钱,所以压根没给他机会。”

  “凌宏志很缺钱吗?”

  “据我所知他那段时间资金周转困难,总是明里暗里让我资助一些,本来我都快答应了,没想到发现了这样一个‘惊喜’。”

  “那两周后你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对,最后一次他打电话来说自己又有钱了什么的,可能是想用钱让我回心转意吧。”说到这里,程岚笑了起来,眉梢眼角皆是冷意。

  “你知道他的钱是哪里来的吗?”

  “他说他的岳父得了肺癌,等对方去世后他就能拿到一大笔钱。”

  “你知道凌宏志除了你之外,还有另一个情人吗?”

  “是吗?不知道,看来甩了他是个正确的选择。”

  告别了程岚后,他们开车回警局。

  两个女人被骗,三人真心错付,这凌宏志还挺有手段,苏沐秋抓着方向盘感叹:“啧,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看看人家一个人就能勾住三个。”

  “你很羡慕吗?”叶修看着车窗外,勾着唇角状似随意地调侃道,可掩在腿边的手却不自觉地握紧了。

  “不羡慕。”苏沐秋笑了起来,“我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就足够了。”

  对苏沐秋来说,再多再好的选择也比不上此刻坐在副驾上的那个人。此人被他捧在心尖上,做梦都想将其搂进怀里表明心意,可即便这样,他那满腔的柔情蜜意却还是只能搁在心里,不敢袒露半分。毕竟虽然真心很可贵,但可惜在有些事面前未必管用,性别问题永远是个难以跨越的障碍。

  有这么一句被人说烂了的老话: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苏沐秋早已经过了放肆的阶段,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着急,越来越恐慌。他们都已经不是青春年少,年近三十的岁数,早该成家了。

  如果叶修喜欢上别人该怎么办?这个问题他不会去想,也不敢想,因为这句话光是在脑海里飘荡一圈,苏沐秋就觉得整个世界都黑了。

  叶修,叶修,叶修。

  这两个字在苏沐秋的唇齿间徘徊了几圈,单是轻轻念出这个朝思暮想的名字,似乎就连舌尖都会发甜。

  唯有这个人,他愿意用一切去换。

  ·

  回到警局时已经快到下班时间,等了好一会唐柔和邱非才回来,他们灌了几口凉水开始汇报情况。

  凌先生的那家广告公司几乎就是个空壳子,合作伙伴都跑光了,员工也走了不少,唐柔他们到的时候整个公司里只有三、四个职员还在坚守。

  询问下来,他们也很久没见到老板了,凌宏志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司是一个半月前的事。公司经营不善,高层私用公款,漏洞补不上,好不容易接到几个大单,客户不知为什么又临时反悔,各种大小问题闹得资金链紧绷,难以周转。

  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凌宏志忙得焦头烂额,都没什么时间去花天酒地,那段时间他倒是真的在用心打理公司,但问题太多,一时间很难解决。

  前台小姑娘说一个半月前,平时都阴沉着脸的凌老板那天看起来心情特别好,还给全员发了奖金,后来内部传言说老板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拿到一大笔遗产,秘书也坦言听见凌宏志打电话找律师洽谈相关事宜,但之后就再也没见他来过公司。

  后来唐柔他们又去了几家凌宏志常去的酒吧询问,他在那些酒吧还挺有名,因此问起来并不费劲。酒吧的客人们都表示有段日子没见过他,个别酒保曾听说凌宏志快发财的事,只说是跟他家里人有关,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方锐那边的情况也不是很明朗,毕竟日子比较久,来往动向之类的东西查起来需要点时间,目前能确定的是一些家庭信息。

  凌宏志是孤儿,也没什么亲戚朋友,狐朋狗友倒是不少,都是酒吧认识的。纪薇的家庭情况也很简单,母亲在她年幼时就去世了,家里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父亲,也就是凌宏志口中那位身怀巨款却命不久矣的岳父,但他们平时并不住在一起,纪薇的爸爸纪弘文独自住在城南。

  事情到这就断了线,他们依旧不清楚失踪者的去向,几人刚打算叫外卖准备熬夜查线索,忽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门卫来提醒他们赶紧下班,因为今晚维修工会来检查整个警局的电路,晚上停电。

  早不检查晚不检查偏偏在有事要做的日子里检查,职业病晚期的这群人不情不愿地收拾东西下班回家,今晚估计又是个不眠夜,做梦都得想案子。

  到家后叶修先收了衣服去洗澡,苏沐秋坐沙发上翻着一沓资料,琢磨到一半,电话铃响了。

  或许是他和叶修的诚心感动了上苍,那修空调的师傅居然真的有事不能来:老婆快临盆了,他得随时陪着。

  苏沐秋接到电话时嘴都笑歪了,他心虚地回头张望了几次,确定叶修还在浴室里洗刷刷,这才压着嗓子热络地寒暄道:“恭喜大哥,大喜事啊!”

  修理工师傅挺过意不去:“这么热的天,你们急着用空调,这事不能拖……要不这样,我通知我同事过去吧!”

  苏沐秋一听,急了,这怎么行!你同事一来我还能有福利吗?于是赶紧劝阻:“没事没事,多大点事!不就空调吗,不用也死不了,大热天的就别劳烦你同事了!再说了,我们就信任大哥你的技术,换别人我还不放心呢!”

  几句话把师傅夸得飘飘然,都忘了自己其实刚来维修站一年,他俩根本就不认识。就这样,没一会后竟然还称兄道弟了,不得不说苏沐秋在处理人迹关系这方面经验丰富手段高超。

  聊着聊着师傅说起了自家媳妇:“不瞒你说我心里特别慌啊!听说生孩子特别痛,我家那口子最怕疼,这次是要受苦了,而且时间长短还说不准,你说这万一拖拖拉拉的生不下来可不就要命了嘛!”

  苏沐秋心情正好,开始胡说八道了起来:“不怕,像大哥这样的英雄人物,嫂子也一定是女中豪杰!俗话说得好,‘好事多磨’对吧!别急,千万别急,慢慢来,生他个九九八十一天!”

  ——千万慢点啊,这空调要能坏一辈子才好!

  高高兴兴挂电话,好半晌后修空调的师傅才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九九八十一天?这是生孩子还是生哪吒啊?

  苏沐秋才不管电话那头的人是个什么心情,反正他自己的心情好极了,空调修不好代表了什么?代表了可以继续蹭床啊!心上人独特的信息素味仿佛还萦绕在身旁,他对着浴室门傻笑了一会,跑进卧室开始铺床。


  全文目录    下一章


  话说这篇文是不是被我写得很无趣啊?我自己都感觉越来越烂了……OTZ

05 Aug 2015
 
评论(55)
 
热度(378)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