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ABO】天网(第十一章)

  设定:架空现代,ABO,破案刑侦,双向暗恋。(会有大量原创人物出现,因为不舍得安排原著里的角色死亡,所以就拿原创人物开刀啦~)

  CP:苏沐秋×叶修


  ★ 又搞定一个案子,这篇文不会很长,争取十月份完结! 


  第十一章


  不知为何,叶修似乎对这店里的花特别在意,他悄悄给搭档使了个眼色,然后挖空自身贫瘠的栽种知识跟纪弘文聊了起来,还点了根烟一副打算长谈的架势。收到信号后,趁他们东拉西扯侃个没完,苏沐秋找到正在外面打扫门面的店员。

  “包子”全名叫包荣兴,是附近某校的学生,平时在这打工赚点生活费,目前单身,是乐于助人的水瓶座,跟处女座的人最合得来,爱好唱歌,练过搏击,梦想是成为一方侠客。

  ……以上这些乱七八糟堪比相亲的自我介绍都是包荣兴自己说的。起初苏沐秋只是打了声招呼问问名字,才准备套近乎问点案件相关的就被这一串连击给打懵了。

  费了好大劲才把话题扭回正轨,苏沐秋给他看凌宏志的照片:“这个人大概一个半月前来过这里,你有印象吗?”

  “有点眼熟,这谁啊?”

  “你们老板的女婿。”

  包荣兴恍然大悟状:“哦!难怪长得像老板!”

  ……等会,这里面有什么因果关系?况且他们根本就不像啊!苏沐秋机智地跳过这个问题,不去深究:“他来过这里几次?”

  “就一次,那小子特殷勤地泡了壶白羊座,可是老板从来不喝那个。”

  瞄了眼菜单,白羊座是指玫瑰花茶,苏沐秋接着问道:“他们在谈事情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争执?”

  “没有,不然我就上去揍他了。”这货还是个潜在暴力分子……

  苏沐秋想了想,忽然问:“那么之后那段时间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寻常的事?”

  “有,没过几天店里就遭贼了!”

  “有什么被偷了吗?”

  “一包‘白羊座’!”

  “……啊?”苏沐秋想过数种可能,就是没猜到被偷的是花茶,还只是一包!之前他观察过,这家店会将花茶分成小包装储存,泡一壶茶放一包就行,可见那小贼是多么的无聊,“还记得是哪天吗?”

  那边长毛小哥还在愤愤不平:“九号晚上!那天下班前我检查过还有六包,第二天来看就剩下五包,肯定是被人偷了!那混蛋最好别让我抓住!”

  苏沐秋不走心地安抚了两句,这时,叶修那些临时编撰的《全人类都应该知道的十八种花卉养护注意事项》也终于叨叨完了。纪弘文被这个不懂装懂的门外汉烦得够呛,偏偏又不能赶人,只好耐着性子一项项纠正他那些匪夷所思的错误观念,简直有种回学校给人上课的错觉。

  回到警局先听到好消息,凌宏志在外有一处私人房产,失踪前的日子他就是住在那套房子里,方锐四人分工查看了一堆监控记录,终于确定他最后一次出门的时间是七月九日晚上。

  纪弘文跟凌宏志谈遗产问题是在七月二日,几天后夜里凌宏志出门并且再也不知去向,而同天晚上花房遭贼,损失了一包花茶,这中间有什么关联性吗?凌宏志那天晚上难道去了花房吗?

  可他去那里做什么呢?大晚上跑去他岳父的花房里偷了一包茶?

  苏队长琢磨半天想不通凌先生这是怎样一种恶趣味,正想问问叶副队的看法,回头就见那人用邱非的电脑上网,开了一堆网页,目测全是关于栽种花卉的内容。

  工作时间上网玩,成何体统!……喜欢花我给你买啊,玫瑰百合勿忘我应有尽有随便挑!

  当然这种话苏沐秋也只敢在心里想想。

  苏先生自从发现自己爱上一个Alpha,并且那个Alpha是陪伴自己多年的好兄弟后,他就无数次在心里模拟各种告白的方式,却迟迟不敢踏出那一步,因为完全没有把握。

  求爱秘籍看了一堆,可没有一篇是管用的,虽然人家作者写的是《论Alpha如何成功追求心上人》,但针对的对象无一例外全是Omega和Beta,而不幸的是叶修既不是Omega也不是Beta,所以那什么“信息素掌控法”屁点用都没有。

  当时苏沐秋看到这部分的时候面无表情地撕了书——一个Alpha对另一个Alpha释放高浓度的信息素?……不打起来就该烧高香了。

  这头苏沐秋正胡思乱想着呢,那边方锐倒是忍不住先问了:“叶修你看什么呢?哟呵,满屏都是花,怎么你终于开窍要讨好哪家Omega了吗?”说完还意味不明地瞥了一眼旁边将自己站成根电线杆子的苏队长,眼神写满了不怀好意。

  听到后半句话,苏沐秋立刻被戳中了痛处,黑着脸说:“别胡说,他在查案件资料!”

  闻言叶修赞赏地点点头,笑着说:“不愧是苏大大,果然你也发现了。”

  ……发现什么?苏沐秋发誓自己只是下意识反驳而已,根本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花跟案子有什么关系。

  幸好叶修也没有追问的意思,而是自顾自说了下去:“还记得花房最里面那一大片花吗?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后来一想,郁金香不是这个季节的花吧!”

  是吗?其他人面面相觑,他们对这方面都不了解,同时也惊讶于叶修居然看上去很懂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的?”苏沐秋问。

  “沐橙有次说她的朋友被人刁难,硬要在夏天种一株郁金香。”叶修点开一个栽培郁金香的网页,“那事我只是有点印象,刚才一查,郁金香不耐热,夏天会休眠,更别说今年夏天四十度高温天,纪弘文是怎么种出那一大片来的?”

  这时,负责联系纪薇的唐柔挂掉电话汇报情况:“纪薇不知道纪弘文得了重病,纪弘文从来没有提起过,凌宏志也没有。纪弘文确实有打电话给纪薇问过凌宏志的近况,被她敷衍过去了。”

  方锐唏嘘道:“得了重病瞒着女儿,还私下偷偷帮女儿的未来铺路,真是个好父亲。”

  一直没说话的乔一帆忽然自言自语:“可是这样有用吗?”

  邱非听到这话后点头:“没什么用,凌宏志大可以先假装浪子回头,等纪弘文病发去世后还有谁能威胁到他?。”

  唐柔叹气:“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吧?”

  “不一定,还有一种更彻底的方法。”叶修说完后看向苏沐秋,似乎是认定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苏沐秋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整理了一下思路,说:“如果真的像纪弘文所说那样,在确定了女婿阳奉阴违后把财产都捐出去,这样岂不是本末倒置?他的初衷是让纪薇过得更好,而不是让她在失去正常的婚姻后还失去原属于她的那份财产。”

  方锐瞪大眼:“所以你是说……”

  苏沐秋翻阅记录说:“我们从头开始看,纪弘文知道凌宏志在外做的那些事,七月二日他邀对方谈遗产的事,如果这不是威胁,而是试探呢?一周后他打电话给纪薇询问女婿的近况,从女儿敷衍的口吻里猜到凌宏志死性不改,然后他再次联系对方,邀他七月九日晚上去花房。”

  叶修跟着补充:“店员说九号晚上有人偷了一包花茶,比起被偷,更可能是纪弘文用它招待凌宏志,他可以在茶里动点手脚。经过前一次会面,凌宏志知道纪弘文不喝玫瑰花茶,所以那天晚上纪弘文哪怕一口不动也不会引起怀疑。就算有年龄差,只要把人药倒,想杀他也不是难事。”

  苏沐秋总结:“比起纪弘文说的那个计划,刚才假设的这些显然更有用。既能让纪薇的生活重新开始,又能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交给她,而且不用担心那些钱会到别人手上,至于会不会被抓住,我想他可能不在乎。”

  邱非说:“这么推的话,如果真是他做的,那尸体一定还在附近,他不会费劲去藏到太远的地方。”

  “我大概猜到尸体在哪,”叶修顺手摸出苏沐秋的手机,点开电话簿,翻到同事那栏,“现在需要外援帮忙证实这个猜测。”

  每个警局都配有法医部门,他们这也不例外。局里有两位知名法医,堪称业界楷模。这两位风格迥异,一人除了精湛的验尸技术外还非常善于外科急救,处理各种刀伤、枪伤是拿手好戏,通常会跟缉毒组出外勤。另一人出名在于他犀利而凶残的解剖手法,其他法医验尸总是很谨慎小心,而他大开大合,活活把解剖刀当成砍肉刀,可却总能最快找到问题所在。

  有人闲着没事给这两位法医界的精英编了个外号——妙手回春张新杰,辣手摧花方士谦。

  而此刻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正是方士谦。

  电话刚接通,叶修立刻问:“如果把尸体埋在土里,会不会影响种在上面的花的花期?”

  “啊?什么尸体?什么花期?等会你谁啊?”

  “叶修。”

  “我说怎么声音不对……叶修你有病吧!自己有手机不用,老用你们队长的!”

  “先问答问题,你就说会不会影响吧!”

  “会啊,怎么不会?没有预兆的凋谢,花期提前或者延后,这都有可能。”

  “谢谢,挂了。”把手机塞回苏沐秋的裤袋,“行了,申请搜查令去。”

  ·

  第二天,他们从纪弘文开的花房里挖出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就埋在那片紫色的郁金香下。纪弘文给他的女婿找了一处绝佳的墓地,就跟他本人一样,外表光鲜亮丽,内在腐烂不堪。

  看着凌宏志的尸体被抬出去后,苏沐秋对纪弘文说:“你恐怕要去陪他了。”

  而戴着手铐的纪弘文却看上去心情很好,就像是终于完成了一件盘绕在他心头的大事:“人总是要死的,更何况我本来就活不久。与其拖着等生变故,不如一刀斩断,长痛不如短痛。”

  “这样做能让纪薇的生活变好?”

  “会不会变好得看她自己,但也不会比之前更糟了。”看着不远处掩面哭泣的纪薇,纪弘文笑了起来,“我说过,她毕竟是我的女儿,我了解她,只要过了这个坎她一定可以站起来。”

  紫色郁金香,无尽而永恒的爱,这也是我能给你的,最后的爱。

  ·

  离开时叶修看见店门旁蹲着一个人,定睛一看是包荣兴,他上前询问:“怎么不回家?”

  包荣兴没回答,反问:“阿sir,老板真的杀人了吗?”

  “真的。”

  “他是个好人。”

  “可惜做错了事。”

  他低着头不吭声,半晌才说:“我又要重新找工作了。”

  听到这话,叶修突然灵光一现:“我这有份工作,你要不要去看看?”

  陈果看着面前高高瘦瘦留着长发穿着破洞的牛仔裤不管怎么看都不是善茬的青年,问站在一旁的叶修和苏沐秋:“这位是……?”

  “老板好!我叫包荣兴,水瓶座,目前单身,是R大的学生,爱好唱歌,练过搏击,希望老板收留!”包荣兴高兴地说。

  “……啊?”


  全文目录    下一章


  后记:

  文里那个埋尸体会影响花期的点是我从《法医,警察,与罪案现场:稀奇古怪的216个问题》里看来的,不过由于作者没有详细说明哪些花会受到影响,而且我也不确定夏天是不是真的没有郁金香,所以……请大家不要当真_(:з」∠)_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去年这个时候我在LFT发了《并肩同行》第一章,因为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看全职,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看同人,所以我就把发那篇LO的日子当作入圈第一天。

  所以!今天是我入伞修圈一周年纪念日哦!(。•ˇ‸ˇ•。)

  本来是想写个短篇庆祝的,然而最近脑洞枯竭,实在想不出可以写什么,于是乎……就把第二个案子的最后一章当作贺文吧!(好敷衍啊!)

  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我还爱着伞修,还在为这两个我心爱的汉子写写写!(๑´ω`๑)

07 Sep 2015
 
评论(32)
 
热度(436)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