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久别重逢(不甜,一发完)

  ★ 七夕节快乐,我滚回来了!这么好的日子说什么也得表示一下是吧!不甜,真的不甜,我也不造为啥在七夕这么甜的日子里却写了一篇不甜的文……一段时间没码字,完全找不到感觉,急需复健_(:з」∠)_

  ★ 昨天突然想起三千粉那篇点文一直没写完,连忙赶工,这是@西域小阿妹 点的:最近看到央视有一个节目叫《等着我》,想看第十赛季后从国外回来半失忆的伞哥凭着少年的记忆回来找沐橙和叶修的故事……不要在意科学。(确实不科学,文里有不少漏洞,实在是圆不上……央视那个节目我没看,不造是啥样的,就根据你说的内容大致脑补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你想看的那种……)

  ★ 全文称呼极其混乱,注意别看岔咯!(。•ˇ‸ˇ•。)


  久别重逢


  “叮铃——”外门被人推开,带进一阵暖风,吹响挂在门旁的风铃。

  冰淇淋店里,坐在冰柜后看杂志的姑娘连忙起身招呼:“欢迎光临!”看清来人后,店主姑娘眼睛一亮,熟稔地询问道,“今天想吃什么?”

  “还是四合一,谢谢。”那人说完便走到老位子坐下,望着窗外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店主赶紧制作,没多久一份四种口味的冰淇淋就做好了,她把东西送过去,对方抬头笑了笑,道谢着接过,随即安静地吃起来。

  这个男人名叫叶修,听说以前一直居住在别的城市,两个月前刚来到H市定居。他每周都会抽两天来这家店吃冰淇淋,每次都是一个人来,而且总是坐在角落靠窗的三人座里,如果那个位置被别的客人占据了,那他就会等到那桌客人离开后再买。

  熟络后,店主问他为什么不坐到别处,叶修想了想说:“这里也许能让我想起什么。”

  叶修失忆了,这事他曾经说起过,据说十年前他遇到车祸,很幸运没受什么重伤,但不幸的是,醒来后他几乎什么都忘了。不记得家在哪里,不记得家人是谁,身上没有证件,也没有手机,脑海里只剩下“叶修”这个名字。

  他认为这就是自己的名字。

  虽然当年警方查询信息时发现全国所有叫“叶修”的人都跟他不相符,但在发布了各种消息都得不到回音,并且当事人回想起自己其实是个孤儿后,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重新办理证件。

  不管之前十几年里他是谁,从此以后他就是叶修了。

  叶修是在S市的医院病床上醒来的,听说那场车祸是有人超速导致连环撞车,其中一辆车还漏油燃烧,现场死了好几个人。当时他手里抱着一个等身高的毛绒玩偶,在被撞时那个玩偶起到了不小的抵挡作用,这才没受什么重伤,就是飞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头。

  当时有几个重伤人员由于设备原因难以救治,院方决定将他们转去S市。虽然叶修的伤不算特别重,但满脑袋血的惨状也是挺吓人的,保险起见,他跟那几个重伤人员一块被送走了。

  就在救护车开出大门时,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疯了似的冲进医院,为了找一个叫苏沐秋的人。

  值班护士翻了半天记录查无此人,听说是一个遇到车祸的青年后,护士想起这次车祸里那被烧得面目全非的人好像就是个十几岁的青年,于是她委婉地告知了这个噩耗。

  有着一头长发的姑娘当场就崩溃了,另一个年轻人抿紧抿嘴唇,双眼暗淡无光写满了绝望,整个人都在细细颤抖,看上去像是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随后他撑着哭泣的姑娘离开了那里。

  当然,这些事情叶修都不知道,那时的他出院后孤身一人站在陌生的街道,身无分文,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办理证件的警员十分同情他,帮他在S市找了份工作,工资不高,但足以应付温饱,自此叶修就在那里住了下来。

  这十年里他整日都在为生计奔波,不看电视,不接触网络,没有任何娱乐。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只知道赚钱的机器,潜意识里总觉得好像有一家子需要照顾,尽管他身边其实没有任何人。

  直到几个月前,封存记忆的那道锁终于松动了,叶修开始隐约回想起一些事,他记起自己有个妹妹,还有个同性恋人,他想起自己的家是在H市的一个旧街道里,他想起妹妹在家附近的中学上学,她还特别喜欢吃某家店的冰淇淋……

  想起这些,叶修简直一分钟都坐不住。他急忙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后,退掉租房,拿着自己全部的家当奔向H市。冲动,鲁莽,没有留下退路,没有想过万一找不到人该怎么办。

  H市,那是他的家,他的家人们也许都在那里,光凭这点就足以让他不顾一切。

  叶修先是跟随记忆摸索着前往原来的居住地,十年过去那里早就改建了,破旧的房屋变成了鳞次栉比的高楼,从前居住在那里的人也都搬走多年,一切面目全非。

  接着他去了附近的学校——谢天谢地那所中学还在。可由于叶修并不记得自己的妹妹叫什么名字,负责人查了半天都找不到资料符合的学生。

  “是有姓叶的女学生,不过年龄都对不上,要不你看看照片?”

  叶修一张张看过去,这所中学里历年所有叶姓女生的容貌对他来说都是全然陌生的,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

  走出校门后叶修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这座城市就跟S市一样没有归属感,找不到半点过去的痕迹。他的内心被巨大的失望充斥着,几乎是心灰意冷地前往最后一个目的地——记忆中妹妹爱去的冰淇淋店。

  这家店几年前换了店主,原来那位大叔因病去世了,店铺交给了自己的女儿。虽然换了人,但所幸这次并非毫无收获。

  叶修一进店门就被角落里靠窗的三人桌座位吸引了注意,那个位置让他感觉很熟悉,就好像以前经常跟谁一起坐在那里陪另一个人吃冰淇淋。

  咽下最后一口,叶修放下勺子,准备跟店主告别时,却看见对方正捧着电脑在玩游戏,神情专注非常投入,简直恨不得钻进屏幕里去。叶修有点好奇,这是在干什么?

  过了一会,店主操作的角色被击杀了,她摘掉耳机叹了口气,这时叶修问她:“你在玩什么?”

  “荣耀啊,你没玩过吗?”见对方摇头,她眨着眼睛笑了起来,“很好玩的,强烈推荐!说起来,你跟我游戏里的偶像还同名呢,他也叫叶修,是个超级厉害的大神!”

  离开店铺后,叶修走进附近一家叫宏泰的网吧。他确定自己没有接触过网游——赚钱都来不及,哪有时间玩啊!可是“荣耀”这个名字却让他觉得非常熟悉,他决定试试这款游戏。

  ·

  最近宏泰网吧出了个荣耀高手,水准近乎职业级,听闻他最初只是买了张账号卡在新区练级,后来有天网吧老板马沉毅来巡查时正巧看见此人在单挑BOSS,那犀利的操作,精湛的手法,身经百战般的大神气场,当场就闪瞎了马老板毒辣的眼睛。

  等那人刷完BOSS,马老板连忙上前搭讪:“这位兄弟很厉害啊!是职业训练过的吗?”

  “职业训练?”叶修愣了一下,否认道,“不是,我就随便玩玩。”

  “随便玩玩都这么强!”马老板惊呆了,现在业余玩家都这么牛了吗?这种人才必须吸纳啊!他摆出一张真诚的笑脸,“我姓马,是这家网吧的老板,不知道兄弟平时是做什么的?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队伍?”

  “目前失业,你的队伍?你有战队?”虽然没有特意去了解职业联盟,但叶修也知道荣耀这款游戏是有着职业性比赛的。

  马老板眼珠一转就明白对方想岔了,他解释说:“不是职业战队,就是网吧客人组在一起的队伍,平时偶尔去别的网吧跟人切磋切磋。”

  哦……踢场子的队伍。

  尽管叶修坚持认为自己从来没接触过网游,可他也发现自己对游戏相关的事情非常清楚,例如此时,马沉毅含糊说了两句,他立刻就明白对方到底是指什么。

  “有报酬吗?”叶修故意问。

  “呃——有的有的!但是不多……”其实是没有的,这种踢场子的活动一般都只是为了名气,谁也不会拿这个去赚钱,可马老板难得在自家网吧遇到这么一位技术高超的玩家,说什么也要把人留下。

  叶修二话不说答应了,即便他在S市打拼那么多年存了不少积蓄,可他现在没有工作,总不能坐吃山空,如果平时能赚点收入,就算不多也好,蚊子肉再少也是肉嘛。

  看他这么爽快,马老板高兴得眉毛都快飞起来了,他迫不及待想带叶修去附近那家可恨的兴欣网吧踢场子,可叶修拒绝了这个提议,因为他的账号还没满级,而且离满级还需要一段时日。

  想想踢馆这种事也没什么好着急的,过段日子再去也没什么,临时给张满级的账号卡确实可以,但技能不熟练的话光有账号也没用啊,还是让他多磨练磨练,增加胜算。

  想通之后,马老板让他安心练级,说完突然想起一件事:“差点忘了,还不知道兄弟你的名字啊!”

  “我叫叶修。”他笑着说。

  ·

  近几日国内荣耀圈欢腾得像是过年,原因是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是中国队,而国家队的英雄们这几天就会凯旋归来。

  宏泰网吧里也很热闹,毕竟荣耀这款游戏太火了,来网吧的人多数都是荣耀玩家,他们聚在一起讨论着世邀赛的赛况。叶修坐在角落里专心PK,完全不受外界干扰。

  在遇到网吧老板后,叶修就把练级作为首要目标,而不是再专注于戏弄BOSS,半个月后他顺利满级,还弄了一套挺不错的装备,之后就沉浸在PK的世界里。

  由于实力高超,胜率惊人,他很快就在游戏里出了名,甚至还有一些战队递来橄榄枝。但叶修全都拒绝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年龄太大了,成为职业选手没有意义,反正很快就会淘汰的。

  “叶修,你今天来挺早的啊!”在网吧认识的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热情招呼。

  听到这话,叶修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坐在对面的一个年轻人突然站起身,激动地问:“叶修?叶神来了?在哪啊!”

  弄明白是误会后,那个年轻人失望地坐回去。叶修非常淡定,这种事发生过太多次了。“叶修”这个名字不太常见,总有人会把他认作另一个人。

  还记得那天自报姓名后,马老板惊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叶、叶修?!”他侧头看了眼叶修使用的角色,是个神枪手,名字叫醉卧沙场,“你……你是叶神的粉丝吗?”

  “你是说那个很有名的职业选手?不是,我没关注职业比赛。”

  “还以为你喜欢他呢!他那个散人叫‘君莫笑’,你这个神枪手叫‘醉卧沙场’,而且你俩还同名,真是太巧了!”

  “大概有缘吧……”

  马老板点点头,忽然问道:“等会,你不看职业比赛?那太可惜了,看看那些职业选手的操作也是一种学习的方式啊!”

  叶修心想学这个有什么用,又不靠它赚钱。不过他也没当面反驳,只是表示有时间会看的。听他这么说,马沉毅不知道吃错什么药,特别积极地帮着点开官网,找到本赛季总决赛的最后一个视频。

  “今年这场决赛的团队战打得没话说,最后6.5秒非常惊艳,千万别漏看啊!”说完他就晃悠走了。

  面对这样的热情,要是不看那也太不给面子了。叶修对职业比赛确实没兴趣,他玩游戏的目的很明确,单纯只是为了找回记忆,而网游世界更能够吸引他。

  随着了解加深,叶修越发确定自己曾经玩过这款游戏,除却神之领域外,游戏里几乎每一个场景都似曾相识,甚至偶尔能想起自己曾经被人追杀的场面。

  越来越多的记忆被唤醒,而在那些回忆里总是存在着另一个人,在那些模糊的片段里,他们总是在并肩作战,有时联手抢BOSS,有时帮衬着刷垃圾话,有时一同奔波忙碌。

  他们一起刷怪砍人逃命跳崖,一起研究属性琢磨装备,一起收集数据制作教程,一起做很多很多的事。他们是最默契的搭档,最了解对方心思的人。他想不起那人是谁,也不记得那人操作的角色叫什么名字,只记得那是个战斗法师。

  叶修确信,那一定是个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

  或许是最重要的人。

  正对着屏幕发呆,突然视频里一个战斗法师撞进他的视线,那个角色拿着一柄乌黑发亮的战矛。

  ……这是什么?

  看见战矛的一瞬间,叶修挺直了背,暂停视频,凑近屏幕仔细查看。那柄战矛太眼熟了,颜色,形状,图案纹路,每一处都很熟悉,他甚至能猜到大致的属性值,简直……简直就像是他亲手做出来的一样。

  这时叶修才突然注意到,参赛列表里这个战斗法师的ID是: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

  这四个字在嘴里转了几圈,叶修顿悟——这可能就是那个总出现在记忆里的人啊!按捺住激动的心情,他接着查看账号操作者的名字。

  孙翔?没印象……

  不甘心地搜索孙翔的个人资料,直到看见照片后他才死心,确定自己真的不认识这个人。

  叶修的心情糟透了,他连继续看下去的兴趣都没有,失望地关了视频,因此也没有看见几秒后就会出现在屏幕里的“君莫笑”。

  ·

  自从陈果拉扯了一支打着自家网吧招牌的战队赢得冠军后,去兴欣网吧上网的人数激增,其他几家网吧的客流立刻少了许多,偏偏踢场子又踢不过,因为有点水准的都去兴欣那里拜大神了,剩下的全是歪瓜裂枣,不堪一击。

  马沉毅跟陈果是多年的死对头,平时总被那女人压一头,心里这口气不知道憋了多久,左等右等总算等来一个实力不俗的玩家,马老板就指望着叶小哥帮他挫一挫陈果的锐气。

  好不容易等到“醉卧沙场”满级,马沉毅连忙带上叶修和几个玩家去兴欣踢场子,了解叶修实力的人也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跟着一块去,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兴欣网吧,吓得人家网管小妹以为来了收保护费的。

  那头陈果听说马沉毅不死心又来找虐,乐呵呵地笑了几声,请几位常驻网吧的高手帮忙应战,本以为这回还是稳赢,没料到派出去的高手居然输了——擂台赛三打一,全败。

  开什么玩笑!

  听到这结果,正在二楼跟战队成员聊天的陈果难以置信,居然一挑三……这是哪来的黄金圣斗士啊?

  打听到对方的角色名叫“醉卧沙场”后,方锐抖着肩膀笑,看向叶队长:“好名字,一看就是你的支持者!”

  叶队长愤愤不平:“是我的支持者还踢我的馆,天底下哪有这种事?”

  苏沐橙笑着说:“说不定就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啊,要不要跟他打一场?”

  魏琛瞎起哄:“打!必须打!多丢人啊居然被人一挑三,把我们兴欣的脸面搁在哪?赶紧镇压!”

  此时的网吧一楼,叶修身旁围了好几圈人,都是来瞻仰高手的,马老板站在边上笑得嘴巴都快咧到眼角了。一挑三啊,太长脸了!传说中的冠军队所属网吧也不过如此啊!

  这时跨服竞技场的房间里又来了个对手,是一个战斗法师,名字从来没见过,八成是陈果找来压阵的。

  战斗开始后叶修明显感觉不对,对方的实力非常强劲,跟刚才那些所谓的高手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更像是职业选手的水准,就连马沉毅都看出情况不妙。

  战斗法师的操作手法非常犀利,一招一式都戳中对手的弱点,可是却一点都不炫目,反而给叶修一种特别……“土”的感觉。叶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这个字眼来形容,也不知道为什么遇到这个对手后感觉特别兴奋,反正他现在很想说几句话嘲讽对面那个人。

  两边的血量都在下降,叶修损失得更多,他支撑不了多久。就在这时,战斗法师连甩几个技能向他冲来,时机把握极为精准,角度更是诡异难挡,围观者都觉得神枪手死定了,没料到醉卧沙场突然退后一步,接着抬起双枪为所有人表演了一场极其华丽的枪体术,硬是逼退了对手。

  网吧二楼,看到这个万分眼熟的枪体术后,战队所有人都傻眼了,叶队长更是直接愣在了屏幕前,幸好他及时反应过来,硬是以血换血击杀了对手。

  战斗结束后,叶队长顾不得“训练室禁止吸烟”这条规定,他神情恍惚地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刚想点火,就在这时,公共聊天框里跳出来一句话。

  “你还敢不敢更土点?”

  宝贝香烟掉在地上,叶队长却没有管。他傻愣愣地看着那行字,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像是被人点了穴。十来秒后突然站起身,其他人惊讶地看着他和苏沐橙冲下楼。

  从二楼跑到一楼只需要短短几十秒,可这段并不长的路却给了叶队长一种上碧落下黄泉的错觉,仿佛长得没有尽头。他竭尽全力,却跑得磕磕绊绊,几次险些被自己绊倒。

  目标所处的位置很显眼,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他看着那里停下脚步,站稳身体,一步一步走过去。

  输了这局说不失望那肯定是假的,不过马沉毅也没说什么,毕竟之前那三场全胜已经给他挣足了面子,这次踢场子也不算失败。正想说点什么场面话稳定军心,忽然发觉周围安静了下来,马老板纳闷地回头,就见那个“传说中”的大神正朝这边走来。

  周围人纷纷让开道,无视其他人或惊讶或喜悦或激动的表情,叶队长眼里只有那个坐在椅子上的人。看着那个人的背影,他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叶修摘下耳机,心里很不服气,他不是没有输过,但是从来没有像这场这样不甘心。不知道为什么,对手明明实力比他高出许多,可他就是不服,总觉得再来一场一定能赢。

  他抬起头,本想问问能不能再打一次,没想到看见周围的人都用见鬼的表情望着他身后。

  还没等他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忽然,一只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叶修条件反射扭头去看,却在看清楚后愣住了。

  眼前这只手非常熟悉,熟悉到……就好像自己曾经无数次将它握在掌心。

  “你……”手的主人轻轻吐出一个字,没了下文,仿佛只说出那一个字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叶修转动着僵硬的脖子,就在回头看见对方容貌时,尘封的记忆像激流一般喷薄而出,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名字不是“叶修”,叶修是他深爱的人,而他是苏沐秋。

  同时他也想起车祸那天发生的事,那年苏沐橙参加中考,他答应妹妹,考完就送她一个等身高的熊仔玩偶,没想到那天买完玩偶后会遇到车祸,也没想到那个玩偶救了他一命,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他和家人就此分别。

  一别十年,总算再次相逢。

  看着眼前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叶修抖着嘴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嘴巴张开又合上,反复几回,话还没说出来,眼睛倒是先红了。

  最后他闭了闭眼,扯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低声说出一句:“好久不见。”

  而一旁的苏沐橙早已泪流满面。


  END


  哇靠要死!写完之后才发现点文要求是“从国外回来”……居然漏看了!!!对不起老板……OTZ

20 Aug 2015
 
评论(66)
 
热度(549)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