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ABO】天网(第十八章)

  设定:架空现代,ABO,破案刑侦,双向暗恋。(会有大量原创人物出现,因为不舍得安排原著里的角色死亡,所以就拿原创人物开刀啦~)

  CP:苏沐秋×叶修


  ★ 这次我先更~这两个人忙着看电视,他们先欠着,过几天补上~ @死宅懒废  @原氏小仙_挚爱沐秋

 

  第十八章

 

  转眼一周过去,这些天崔桦季和邓俊俨然成了刑侦组的常客,只要有空就拎着各种自制的食物过来报到,从饼干到蛋糕,从布丁到起司球,甚至偶尔还会带些家常菜来,色香味皆是一流,完美展现其大厨风范。众人交口称赞,看崔桦季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总觉得他身上闪着名为“贤惠”的金光。

  今天崔桦季又来警局,邓俊没来,听说是有事在忙,而这次上门崔桦季出乎意料没带点心,只带来了一封信——恐吓信。

  “这是昨天拿到的。”他把信交给苏沐秋,苦笑,“上周没动静,我还以为那人放弃了,没想到昨天回去一趟又发现了新的。”

  信的内容没什么特别,还是老样子,苏沐秋随意看了一遍就将它放在一旁,问:“这封信是送到你家信箱?”

  莫名觉得苏沐秋提问的语气有点怪异,崔桦季点点头:“对,还是在信箱里发现的。”

  “是你去拿的,还是邓俊?”

  “是邓俊,他说帮我回去看看……怎么了?”

  苏沐秋回头跟叶修对视一眼,笑着说:“看来可以抓人了。”

  “什么意思,抓谁?”崔桦季看着他们,神色惊疑。

  “邓俊,信是他投的。”

  邓俊被带到局里的时候还在拼命辩解:“怎么可能会是我?你们弄错了!”

  大家才不理他这套,每个犯人在没认罪之前都说自己是无辜的。苏沐秋把信放他面前,问:“认识这个吗?”

  “认识,这是我拿回来的,不是我放的!”

  “你什么时候拿到的?”

  “昨天下午!”

  “在哪拿到的?”

  “表哥那套城北房子的信箱里啊!”

  “可是从上周起截至到现在,那套房子一直在我们的监视中,而我收到的汇报是‘没有任何人投递信件’,你再说说这封信是哪来的?”

  “监视?”邓俊愣了下,看了一圈房间里的人,笑道:“别开玩笑了,你们的人不都在这里吗?谁去监视?”

  “谁跟你说只能由本组成员执行?”叶修也笑,“这种简单又无聊的活找其他部门的老同志帮个忙就行了。”

  楼下“其他部门”里,被拜托去做那“简单又无聊的活”的“老同志”魏琛打了个喷嚏。

  “再说了,我们组的人要是少了几个,你不就会有所警觉了吗?”苏沐秋接着说。

  听他这么说,邓俊沉默了一会,摇头:“原来你们早就发现了。”

  “真的是你?”崔桦季激动地站起身,满脸不可置信,“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还能为什么?”邓俊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理由都写在信里了。”

  回想起信里那些内容,崔桦季愣了一会,轻声说:“你……”

  “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你,那些信也只不过是我内心的宣泄而已。”邓俊自嘲般笑了起来,“不敢当面告诉你,只敢偷偷摸摸做这些事……对不起,让你为这些事烦心。”

  崔桦季叹了口气,走过去抱住他:“你应该直接告诉我的,不说的话我永远都不会知道。”

  不说出来的话,对方永远都不会知道,哪怕你再怎么柔肠百结欲壑难填也没用,因为他不知道……叶修怔了怔,偷瞄了一眼苏沐秋的侧脸,突然就下了决心。

  ·

  当晚,苏沐秋洗完澡出来,就见叶修坐在沙发上抽烟。

  叶修的烟龄不短,烟瘾也挺大,平日在办公室里有时会一根接着一根,数量和疲劳或烦心程度成正比,但他在家里从来不抽烟,一是因为在家通常是放松状态,基本没什么需要提神动脑的事,二是因为室友不让抽。

  苏沐秋对香烟这玩意恨之入骨厌恶非常,他非常担心这小东西毁了叶修的身体。在叶修烟瘾最大那段时间里,苏沐秋天天跑他耳边唠叨“吸烟有害健康”“吸烟等于慢性自杀”“吸烟影响睡眠影响免疫力影响性功能”,各种大道理小道理正理歪理轮轱辘转,把叶同志烦得不行,只好与他约法三章,平时控制烟量,在家不抽。

  看见叶修靠在沙发上吞云吐雾,苏沐秋连头发都顾不上擦,大步走过去夺过他手里的香烟顺手掐灭,不满地说:“不是说好了在家不抽吗?”瞄了眼烟灰缸,里面还有两根烟屁股,顿时更怒了,“怎么就不知道保护身体呢!”

  先前叶修一直在想事情,他打算做一件大事,做这件事需要一些勇气,抽烟也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壮壮胆,想得太入神都没发现苏沐秋洗好了,直到手里烟被抢才发现对方出来了。

  他咳了一声,拿起掉在沙发上的毛巾,帮苏沐秋擦头发顺便按摩头皮:“好了我知道,刚才就是在想事情没注意,以后不抽了,我发誓。”

  叶修按摩手法高超,力度不轻不重,非常舒服,看他这样苏沐秋的火气立马就消了,抹了把脸无奈地问:“你在想什么?”

  手上动作一顿,叶修松开手,定了定神,在苏沐秋疑惑地眼神中慢慢开口:“有件事,我……”

  话没说完,突然苏沐秋的手机响了,被这么一打断,再继续说好像不太合适,叶修吐了口气示意他先接电话。

  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崔桦季。自从苏沐秋向崔桦季说出了心中的秘密后,他们的关系就变得亲近了许多,不再像最初那样生疏,他们交换了号码,有时也会聊聊天。

  苏沐秋接起电话:“喂?”

  “你能来接我吗?”崔桦季那边听上去很吵,“我在电视台后街的酒吧。”

  “发生什么事,你怎么了?”

  “没什么,大家一块出来玩,都喝多了……我头好晕,想吐,邓俊走了,常姐还没回来,我只能想到你。”崔桦季说着说着吸了吸鼻子,鼻音很重,听着特别委屈。

  “行,你先待在那,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苏沐秋连忙换上衣服出门,倒是没忘了叮嘱叶修:“崔桦季喝多了回不去,我先送他回家,有事明天说吧,你早点睡。”说完他穿上鞋就跑了,都没注意身后那人难看的脸色。

  叶修走到阳台上,目送苏沐秋开车离开,直到看不见车的影子后,他摸出一根烟点燃,伴随着忽明忽暗的火星在那站了很久。

  ·

  次日,众人惊悚的发现叶副队居然在翻看菜谱,苏沐秋看见后立刻被戳中了笑点,他笑着问:“太阳打西边出来啦?你终于想明白要学做菜了?”以往在家除了叫外卖之外就是苏沐秋下厨,叶修总是找各种理由不肯学。

  叶修抬头看了苏沐秋一眼,说:“学了好追媳妇儿。”昨晚他在阳台上吹了半天冷风,总算把脑子吹清醒了,想想论坛里“五行缺金土”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叶修深以为然,左右没什么事,干脆带着菜谱来上班,打算学个一招半式好抓住心上人的胃。

  ……什么意思,他有喜欢的人了?

  边上几人明显看见苏队长变了脸色,嘴角扬起的笑意倏地烟消云散了。

  “谁那么倒霉被你看上了……我认识吗?”苏沐秋艰难地问,在心里祈祷这只是个玩笑。但他太了解叶修了,刚才叶修说话时的神情明显不是在开玩笑。

  叶修是真有喜欢的人了,他还打算追那个人。想到这,苏沐秋心里一口气堵着,吐不出也咽不下,膨胀得五脏六腑都在发疼。

  认识,怎么不认识?那“倒霉鬼”就是你啊!叶修这么想着,可他当然不会就这样说出口,只好岔开这个问题:“等追到了再告诉你。说起来他手艺很不错,这得练到什么程度才能抓住他的胃啊……”

  苏沐秋暗暗咬牙:妈蛋还是个厨子,不好好烧菜出来勾什么人?还勾我喜欢的人!

  同时他又有点委屈——我也会烧菜啊,你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

  没听到动静,叶修也没在意,翻着菜谱接着说:“诶对了,苏大厨,要不你教我两手呗?”叶同志想得很美好,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觉得自己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还没入门,等苏沐秋把他带入门了,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将来手艺一定能够将前浪拍晕在沙滩上。

  想得挺美,可惜某人不按剧本来。

  “不教!”扔下这两字,苏沐秋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现在非常需要出去冷静一下。

  叶修抬头只看见对方潇洒的背影,闹不明白那家伙莫名其妙发什么脾气,他纳闷地问:“他什么毛病?”

  围观了全部过程的唐柔含蓄地笑了笑,摇摇头,不作声。

  方锐低头装作认真看杂志的样子,小声嘀咕:“作孽啊……”

  那次对话后,苏沐秋先是闹了几天罢工,拒绝下厨,以此表示他生气起来后果很严重,尽管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对方自己到底为什么生气。叶修吃了一周外卖,那些外卖各个油腻腻还咸得像打死了卖盐的,被苏沐秋养叼的肠胃饱受摧残,生不如死。

  正想跟苏沐秋好好谈谈,没想到对方突然改了主意,天天变着花样做好吃的,各种美味连番上阵,拿叶修当BOSS刷,就这么从地狱到天堂走了一遭,叶修悲哀地发现,自己的胃好像被他抓得更牢了。

  而苏沐秋则是看着被叶修一扫而空的菜盘,有些高兴却又酸溜溜地想:他做的菜有我做的好吃吗?他知道你不喜欢放葱吗?他知道你喜欢吃辣却不喜欢太咸吗?他知道你喜欢软糯的口感不喜欢生脆吗?他像我这样了解你吗?

  ……他有什么好的?


  全文目录    下一章

14 Oct 2015
 
评论(97)
 
热度(426)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