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伞修】并肩同行(番外六:归处)

  番外六:归处 


  苏沐秋生病了,他在周身难忍的高热中做了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十五岁。

  苏同志的过往无疑是不幸的,十五岁仍是稚嫩的少年时期,别人在这个年纪时还接受着长辈的关爱和庇护,还不用为除了学业和恋爱之外的事情烦恼,而苏沐秋凄凉的身世导致他十五岁时却承受着别人二十五岁时才会担起的责任。

  但他又是幸运的,因为他遇到了叶修,从此之后灰暗的生活变得温暖而欢欣。苏沐秋曾不止一次想过,或许十五岁之前的那些不幸,都是为了让他在十五岁那年遇见这个“幸运”。

  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网吧,那是个燥热的夏天,他如往常一般坐在皮椅里帮人代练竞技场。网吧里烟雾缭绕,苏沐秋不抽烟,也不太喜欢烟味,但他依然没有选择回家,因为家里没空调。

  刚结束一场PK,熟识的网管小哥带了一个人过来,说是此人听说这家网吧的常驻客人苏沐秋技术很高,前来挑战。而那个跟在网管身旁,拖着行李,长得眉清目秀的少年就是叶修。

  遇到这事,苏沐秋并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事实上这种事经常发生,他在这片区很有名,平日里总有人跑来挑战,附近几家网吧有时也会安排人来踢馆,这时他就会帮忙出战。

  他们说好竞技场房号,叶修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他们便开始对战。

  苏沐秋原以为会跟平时一样轻松解决对手,却没想到这次输的人是自己,他看着屏幕里显示的对战结果,有些难以置信。旁边上网的几个客人看到这情况,纷纷惊叫了起来。

  “苏沐秋居然输了?!”

  “不会吧,对手谁啊?什么来头!”

  这时,坐在对面的少年再次发来对战邀请,苏沐秋立刻点击确认,他们开始了第二场——这场还是他输。

  “好强!刚才那招看到没?太刁钻了!”

  “哈哈哈苏沐秋你行不行啊,你不是单挑王吗?”

  “这是个硬茬啊!快认输吧苏沐秋!”

  无暇搭理周围人的奚落,苏沐秋主动发送对战邀请,对方很快接受,第三场终于轮到他赢,但他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情绪,而是继续发送邀请,他们就这样打了一个下午,谁都没有说话,直到苏沐橙来送饭时才停下。

  叶修很强,这点毋庸置疑,苏沐秋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棘手的对手了,而且这家伙还特别欠扁,说的话句句直戳苏沐秋的心窝,气得他饭都吃不下,只想接着大战三百回合。

  叶修身上没有钱,没法接着上网,而苏沐秋家里有两台电脑,虽然配置不好,但玩几个对于配置要求不高的游戏还是可以的,于是他们就一同回了家。

  这一去,叶修就此住下,今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分开过。

  之后的日子平淡且愉快,他们同进同出同吃同睡,每天睁眼时、闭眼前都会看见对方。慢慢的,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或许是十六岁,也可能是十七岁,苏沐秋发现自己对叶修的感情变了质。原本单纯的兄弟情发酵成苦涩的、暧昧的、难以捉摸的爱情。

  苏沐秋为此烦恼过,他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是不正常的。叶修确实很好,但那是个男孩,而自己应该喜欢女孩子才对,可他忍不住也管不了。他忍不住去喜欢,忍不住心底的爱慕,管不了自己时常黏到对方身上的眼睛,管不了自己总是想着念着对方的心,自此深陷其中。

  有句话说得好: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他不知道叶修清不清楚自己的心思,他也不知道应该拿这段感情怎么办。毕竟还是个少年,他彷徨又无助,只能一天天耗着,假装只是朋友。

  这种自我催眠自我压抑的日子直到十八岁才结束,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对苏沐秋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就在即将跟嘉世战队签约的前几天,他出了车祸。

  在昏迷的前几秒,他脑中闪过很多内容,有苏沐橙可爱的笑脸,有相熟友人的话语,还有尚未完成的那些事,画面最后定格在叶修的脸上,苏沐秋还来不及感受心中涌现出的绝望便陷入了黑暗。

  这一闭眼就是十年。

  期间他“醒”过几回,这是种十分奇特的感受,整个人昏昏沉沉,看不见,动不了,却偶尔能够听见。

  有时是苏沐橙,她会絮絮叨叨地说一些近期发生的事,有时只有叶修一个人,他不怎么说话,一般是坐在床边安静地陪着。苏沐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表情。苏沐秋没办法思考太多,通常很快他就会睡去,对他来说时间是凝固的,不知何时就会彻底结束。

  也许结束才是解脱,某次“醒”来时,苏沐秋这么想着。

  然而上天到底没有那么残忍,虽然睡了很多年,但他终究还是彻底醒了。

  那天他再次“醒”来,听见有人开门,来人似乎拉上了窗帘,他以为那是护士,当那人慢慢走来坐到床边时才发现是叶修,他按捺不住内心的雀跃,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哪怕不说话也能让他觉得开心。

  叶修坐到床边后一反常态说起了话,他说起君莫笑的冠军戒指,这似乎是他拿到的第四个冠军,听到这时苏沐秋不禁难过了起来,原本这些都应该是他们共同经历的,可他全都错过了。

  叶修说完那两句话,不知为何沉默了一会,随即他托起苏沐秋的左手,苏沐秋感觉那人把一个环形的物体套进自己的无名指。

  这是……戒指?

  来不及细想,他听见了对方的笑声,这时苏沐秋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想念叶修,太想念了,想念到心仿佛缺水般皱在一起,既酸又疼。他迫切的想要跟叶修说说话,就算只有一个字,他想睁眼看看叶修的笑容,哪怕只有一眼也好,他不想一直一直留在黑暗里,不想永远只能躺在这里,成为他们的拖累。

  喜欢的人就在面前,他们之间只隔着那么薄薄的一层,只要睁开眼就能看见……然后他真的睁开了眼。

  第一眼看见的是叶修低垂的脑袋,他的头发看上去许久没有打理,刘海垂下来遮住眼睛,看不清表情。下一秒叶修抬起头,含笑的眼睛就这样撞进了苏沐秋的视线,再次看见心上人,苏沐秋禁不住心跳加速,他在心里细细描绘对方的眉眼,悄悄跟记忆中的叶修做比较。

  在叶修愣神时,他愉快地想:胖了点,沧桑了些,其他好像也没怎么变。

  ……还是那么讨人喜欢。

  没想到接下来叶修做了一件事,他弯腰亲吻了床上的人。这个动作把苏沐秋给吓着了,联系到之前的戒指,他这才惊喜地发现,原来自己不是单相思。

  之后的日子每天都像是在做梦,尽管没有明确表白,可他们都很清楚彼此的感情,和心上人心意相通的感觉太过美妙,经历了十年黑暗期,苏沐秋的好运终于来临。他开始积极复健,每天都跟喜欢的人共处,就算是集训的那段时间也会天天通电话,沉浸在恋爱中的日子甜蜜得不可思议。

  到达苏黎世的那天,他们真正意义上的接了个吻,苏沐秋至今还记得那仿佛通了电般的悸动感,叶修的嘴唇很柔软,舌头很滑,总是从他的舌尖溜走,让他不得不一次次勾回来。在此之后他就爱上了这件事,时不时要拉着叶修亲上一回,勤加练习后他学会了一招,只要轻轻咬住对方的舌尖,这样就能尽情舔吮了。

  在鬼门关前走过一回后,苏沐秋不再瞻前顾后,不再担心这份感情是否违背常理,他的内心非常坚定,不存在任何不美好的结局,无论如何,不管将来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他们都必须在一起。

  进入职业联盟后他遇见了许多选手,那些曾经只出现在苏沐橙话语中的人,那些叶修都认识而与他无关的人,现在他终于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晚了许多年,所幸最后还是赶上了。

  半年后战队全员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再然后他们一同去了叶修的家,他们为出柜做了不少准备,在这件事上苏沐秋表现得异常上心,虽然他打定主意不放手,也确定叶修不会放弃,但他总是希望能够得到长辈的认可,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如果得不到,他知道叶修会永远留下一个心结。

  事情有些波折,可幸好结局是美好的,出柜后他们一同夺冠,了却了长久以来的心愿,再之后便是结婚……

  梦到这里结束了,苏沐秋睁开眼,房间里窗帘被拉上了一些,他梦里的主角正靠在床边翻看笔记,时间似乎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四十岁的叶修仍旧和十八岁时那样让他心动。

  当年他们对外宣布在一起后着实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人不看好他们,认为这年头连男女感情都不一定稳定,更何况是男男,还有人公然开赌局,赌他们什么时候分手。

  对于这些言论他们从来没有在意过,外人怎么说都随他们去,不反驳不辩解,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如今十年过去,再也没有人质疑这些,他们用时间和行动证明了这份感情的坚定。

  察觉到身旁的动静,叶修低头问他:“睡不着吗?”

  苏沐秋摇摇头:“做了个梦。”

  叶修没问是什么梦,看那家伙的表情就知道一定不是糟糕的梦,他摸摸苏沐秋的额头:“烧退了,再睡一会,开饭了叫你。”

  “嗯……”苏沐秋翻过身,侧身面对着叶修,随后他抓住恋人的手拉进被子里,像个小孩那样抱着睡了。

  看了那人一眼,叶修任由苏沐秋拉着自己,他单手翻阅资料册,这赛季兴欣的状态有点下滑,可能日常训练方面需要做些变动。正琢磨着,突然听到身边人说:“有句话我好像一直没有对你说。”

  叶修愣了下,扭头问:“什么话?”

  蹭了几下枕头,苏沐秋微微睁开眼,看着恋人的眼睛,笑着说:“我爱你。”

  年年月月,兜兜转转,起起落落,唯有你,是我永恒的归处。


  全文目录    番外完


  虽然标了“番外完”,但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来着,因为指不定哪天就有了新的想法,只能说这篇文到此暂告段落吧。

  关于很多妹纸询问的二刷问题,我原来是有二刷的想法,可是二刷要重新校对排版,换新的封面用纸,找新的印厂,而且可能要添加新番外,这样一想就……

  麻烦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感觉这样很对不起买了一刷的姑娘们,很不公平啊!同样的价格(如果开二刷的话售价无论如何都不会变,我对37这个数字有着深刻的执念,不是这个价格就没有意义了),内在却差这么多……

  这就是二刷迟迟定不下来的原因……( ´_ゝ`)

30 Dec 2015
 
评论(43)
 
热度(577)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