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修伞】青女(上)

  主角是原创人物,第一人称叙述,末世梗,异能梗。

  前面无关内容比较多,打TAG让我有点心虚……原先要写的那篇实在没感觉,这篇写着挺有趣,先写这个当复健吧。


  青女(上)


  七月,大暑,雪不停歇。

  这种诡谲的天气持续了将近两个月。

  我住的地方远离市区,居住人口不多,上下班总要比旁人花上更长的时间,生活十分不便。可这种不便却在如今这样的世道里救了我一命,在大部分人被围困在市里时,我还有逃离的机会。

  约莫两个月前,也就是刚开始下雪的时候,我带着所有能用的物资离开了家。大概也就一背包干粮以及一袋日用品,换洗衣物没带,这种东西路边服装店里可以随便取,只要不怕遇上那些“东西”。

  带出来的干粮就算省着吃也只够支撑两周,最麻烦的是食用水,这玩意现在是珍稀品,很难弄到,幸好出门没几天我就在小巷子里找到了一家未被侵占的小杂货铺。

  店主是个四、五十岁的秃顶男人,我在翻箱倒柜的时候发现他倒在后门那里,开膛破肚,四肢都断了,只剩下支离破碎的躯干,半边面颊都是血迹,眼睛还睁着,死不瞑目。

  我费了老大劲才把他拖到门外,实在没时间也没力气挖洞埋尸,只能拿了根从抽屉里翻出来的蜡烛,点燃了插在土里,聊表心意。

  接着,我花了半天时间用货架等东西加固了前后两个出入口,然后又花了半天时间粗略统计了店里的物资,还吃了两包过期零食。

  做完这一切,终于能坐下来整理思路。

  今年三月下旬,气象发生异变,明明是早春,可每天的温度却都在四十五度上下浮动,差不多持续了两个月。

  最开始大家还能忍受,因为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空调,除了学校停课外,有些善良的老板还会给员工放几天假,朋友们在聊天时笑言希望这样的日子能久一些,就当做重新回归告别已久的暑假。

  所有人的心态都很积极,觉得一切很快就能恢复原状。

  但事实却并没有想得那么好,在高温持续了几周后,断电了。

  没有冷气,高温日里很快就热死了不少人,隔壁邻居家在断电后的第二周就办了场丧事,我看着他们抹着眼泪出门,再抹着眼泪回来,死亡的阴影开始浮现。

  接下来,不记得准确的日期,仿佛某天一觉睡醒就发现变天了。

  我家楼上住着个十分呱噪的女人,非常自来熟,平日里她总喜欢到处串门跟人嚼舌根。我很烦她,我不喜欢吵闹,而她不知为何似乎特别喜欢向我倾诉那些家长里短,哪怕我并不感兴趣。

  不过,现在我非常感谢她,如果不是她的话,或许我现在已经被困死在家里了。

  她家有台收音机,在全市断电的情况下,那台老式收音机还能用电池工作。某天她告诉我们,除了已经火化的之外,那些热死的人都“活”了,它们袭击了周围的活人,将活人也变成它们的一员,市区已经沦陷。

  这话听着是不是很熟悉?

  电影里的故事发生在现实中该怎么办?这是我曾经闲极无聊时思考过的问题,而如今它成真了。

  不是什么感人的爱情片,也不是可笑的喜剧片,我现在所处的世界如果被拍成电影,那就是标准的恐怖片。


  我在那间杂货铺停留了十来天,后门外那具尸体早在第三天就“活”了,有点吓人,不过它的四肢断了,只能在雪地里蠕动,既然威胁不到我,那我也当它不存在。

  在我吃完最后一碗泡面后,杂货铺外来了八个人,有男有女,是一队临时聚集的逃难者。卷门挡得住丧尸却挡不住人,他们把门撬开,闯了进来。

  他们看我孤身一人,劝说让我加入这个队伍,我答应了,和他们共享资源。可就算店里储存了食物,那些东西也架不住这么多人一起消耗,半个多月后,矿泉水只剩下五瓶,食物也不太多。

  队里几个男人似乎私底下盘算着什么,看我们的眼神很不对劲,我不知道他们打算做什么,但我知道,继续留下去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在生死与利益面前,人性能有多脆弱?我不敢赌。

  当天夜里,趁着大雪,我带着一瓶水偷偷离开了那里。

  成功溜出来后松了口气,可没过多久又害怕起来。离开是临时起意,我没有计划去哪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那时我已经走到郊外,这里原先是大片的田地和公路,如今被大雪覆盖,放眼望去几乎没有遮挡视线的东西,这不太妙,人少是好事,但这里太开阔了,能让我躲避的地方不多。视线范围内的几座楼房周围隐约都有丧尸在活动,就算那些东西的视力不好,我也不能在雪地里过夜。

  认命继续前行,避开了零星几只丧尸,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间空屋。

  屋里有条断掉的胳膊,胳膊的主人不知道晃去哪了。我找了些零碎物件挡在门口,勉强能保证安全,只可惜那屋子似乎被废弃许久,挡雪是可以,不过四面漏风。可我别无选择,只能裹紧外套在里头哆哆嗦嗦窝了一晚。

  次日天气不错,难得停雪,我吃掉最后一个面包,出门寻找下一处居所。

  不过几小时后,我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的好运气似乎用完了。


  第一次近距离遭遇丧尸,冲击有点大。

  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几乎近在咫尺,我甚至能看清它眼角混着尸斑的鱼尾纹。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我的反应倒还不慢,立刻转头就跑,它嘶吼着追在后面,所幸丧尸的速度并不太快,至少比一般人的跑步速度要慢些,没一会距离就被拉开。

  跑着跑着边上窜出来一只黑猫,我心里一沉,听说不只是人,就连一些动物都被感染了,如果这只猫有问题我可跑不过它,幸好它看上去没什么异常,只是看了我几眼便扭头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就在我冲进小路,企图用楼墙甩开后面那只丧尸时,没料到一拐弯,小道里也有几只缺胳膊断腿的玩意在那晃荡,我赶紧后退拐进另一条路,结果另一边也有两只,我被包围了。

  三面夹击,真是天要亡我。

  我紧贴着墙壁,内衣几乎被冷汗浸湿,看着它们步履蹒跚向这跑来,我却毫无办法,只能满脑子天马行空般想着不靠谱的遗言,虽然根本没人会听我说。

  然而老天爷并没有抛弃我,当我准备换个体面的姿势慷慨赴死时,右边距离最近的那几只丧尸脚下突然升起一道火柱。空气中传来肉被烧焦的糊味,说实话挺恶心的,可我好多天没吃过肉食,第一感觉竟然是饿了。

  左边和正前方的丧尸被从上方射出的子弹击中,枪枪爆头,甚至有颗子弹一箭双雕干掉两只。

  让我绝望的危机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解决了。

  有三个人从墙上跳下来,两男一女,我最先注意到的是那个披散着长发的女人,她很漂亮,但吸引我的却不是她的外表,而是她掌心托举着的一团跳动的火焰。

  那是真实的火焰,我能感受到从那上面传来的热度。

  是活着才能感受到的温度。

  那一瞬间,我有点想哭。


  她说她叫楚云秀,是特战部队的搜救组成员。

  另两个男人是她的战友,一个叫苏沐秋,一个叫罗辑,好像都有些与众不同的能力。

  我曾听说国家藏有一支秘密部队,几乎都由拥有特异能力的人组成,由于这些传闻实在是有点超现实,我一直都当虚构的故事随便听听,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如果用网络游戏来概括,楚云秀的能力类似于元素法师,她说自己可以操纵多种元素,方才的火柱就是其中火系元素的攻击方式之一,攻击能力十分强悍,对付丧尸有毁灭性的奇效,但非常消耗精力,而且需要一定的发动时间。

  罗辑是属于召唤师范畴,先前路上遇到的那只黑猫就是他的召唤物,他的攻击力不强,主要任务是放出各种召唤物四处搜寻存活者。也就是说,如果那只黑猫没有看见我的话,现在我已经混在那群丧尸里成为它们的一员了。

  苏沐秋是个爱笑的帅哥,是我喜欢的类型,因此在跟他交谈时我总是不知道该看哪里。他就是那个开枪射杀丧尸的人,他并没有向我说明他的能力,我猜测也许是……枪法奇准?

  我跟着他们去了临时的驻地,条件很简陋,不过能有个地方挡风避雪还不用时刻担心自己的小命,我已经很满足了。

  驻地里遇见了不少人,大概有二十多个普通居民,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同样留着长发的大美女,看制服也是特战部队的成员。她身旁放着把重型机枪和一大堆子弹,任务似乎是保护驻地。

  后来苏沐秋告诉我那是他妹妹,名字叫苏沐橙。


  将我带到驻地后他们还不能休息,苏沐秋问我知不知道哪里还有活人,我犹豫了一下,告诉他们那间杂货铺的位置。其实我不太想说,因为那些人感觉都不是善茬,而且我还顺了一瓶水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出来……但隐瞒实情又不好,显得我很没人性。

  得知方位和大致路线后,苏沐秋和楚云秀一块去救人,罗辑留了下来。

  驻地里的逃难者大多拖家带口,也有少部分和我一样是孤身一人,但或许是途中遭遇过什么事,他们对不熟悉的人都十分戒备,实在说不上话。拖家带口的那些人对我倒是有点兴趣,不过当他们得知我这没有食物后就不再搭理我了。

  一个人枯坐着很无聊,我试着向罗辑搭话,从当前情势方面寻找话题,没想到此君是个学霸,他向我作了一系列分析报告,那些掺杂着各种专业术语和数据的分析我根本听不懂,感觉遭受了精神的洗礼和智商的碾压。

  苏沐橙是个很有趣的人,这跟她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我一开始不太敢跟她说话,因为无论是置在脚边的军械还是挺拔冷硬的制服,又或是一丝笑意都没有的脸庞,这些都使她看上去不太容易亲近。

  在发现苏沐橙其实跟她哥哥一样都很爱笑后,我问了这个问题,她告诉我因为自己是女人,有些时候会给人好拿捏的错觉,为了管住驻地里的人,不让他们出乱子,只能板着脸假装面瘫。

  我被她逗笑了,她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带我去外面聊天,我看了眼放在墙角的机枪,问她不怕武器被别人拿走吗。

  她笑了笑说:“你可以试着去拿一下。”

  我长这么大还没摸过这种东西,有点新奇,看她并不在意的样子,我走过去抓住机枪,想把它拿起来,可是这把机枪好像被改良过,模样有点像机关炮,由好几根金属管组成,非常重,我使出吃奶的劲也拿不起来。

  苏沐橙示意我让开,然后一只手就把机枪举了起来,看上去相当轻松,如果不是刚才亲自试过,恐怕我会以为这个大家伙是塑料做的。

  我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她说她的异能就是有着比寻常人大许多倍的力气。

  提到异能,我很好奇,顺着话头向她询问特战部队的事,主要是打听一些关于苏沐秋的事情。

  苏沐橙估计也是憋得很了,只要是与内部机密无关的事她都会说一点,她告诉我苏沐秋被称为“鹰眼”,顾名思义能力和眼睛有关。他的视力好得惊人,加上精湛的射击技术和近身格斗术,杀伤力极强,实战排名在整个部队里属于前几名。

  这些听得我对某人越发向往,忍了又忍还是小声问了最关心的问题:“他女朋友也是部队的吗?”

  听到这个问题,苏沐橙神色有些古怪:“为什么你觉得我哥有女朋友?”

  “因为你哥很帅。”停了一下,我有点小激动,“难道没有吗?”

  她张了张嘴,没说话,似乎是想笑,却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忍住了。

  我没有等到回答,因为这时出去的人返回了。

  苏沐秋和楚云秀走进屋里抖掉身上的雪,他们身后只跟着五个人,是留在杂货铺里的那五个男人,还有三个女人不在。苏沐秋一言不发,脸色很难看,他朝我这里走来,像是要跟苏沐橙说话。随着他的动作,进门的那五个男人看向这里,我有点心虚,不敢对上他们的视线,躲到一边。

  这时楚云秀走过来,我小声问她怎么就五个,还有三个人呢?楚云秀皱眉,悄悄告诉我,他们到达杂货铺的时候,发现里面只剩下这些人,我提到的另外三个女人已经死了,是被那五个人杀死的,他们用容器保留了那三个女人的血和肉,把她们当成食物。

  虽然心里早有不好的预感,但听见这种事还是把我吓到了,如果没有离开那里,可能现在我已经成了一堆腊肉?

  “是……太饿了吗?”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楚云秀看我被吓住了,她安抚地搂住我的肩膀,动作温柔可语气却异常冷酷:“不是,我们到的时候看见他们在吃面包,地上还有别的食物,杀人估计是为了减少消耗,不是饿红了眼失去理智。”

  我大惊,问:“那还带他们回来?”

  楚云秀叹了口气,说:“没办法,我们的任务是救人,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她顿了顿,可能是怕我害怕,又接着说,“别担心,有我在,不会让他们有机会做什么的。”

  我点点头,没说话。


  折腾了这么久,到了晚饭时间,大家排着队按照人数领取食物。东西不多,每个人就一点水和一个面包,罗辑说他们带来的物资已经发完了,明天得边找人边往救助站的方向转移,还要沿途搜寻食物,任务繁重。

  撕开包装纸,我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边上跑来一个小孩,流着口水眼巴巴地看着我手里的面包,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只好掰一半给她,没想到这么做却引来了另一个小孩,于是剩下的那半块面包也没能保住。

  看来今晚得饿肚子了,正这么想着,忽然有人递了个面包给我,是苏沐秋。

  我有点惊讶,没敢收下,他把面包塞进我手里,说:“我还有,这个是多出来的。”说着,他又拿出一个面包。

  听他这么说我才敢收下,刚咽了几口下肚,一抬头,发现苏沐秋没有吃,他把面包塞进了衣袋。

  我问他:“你不吃吗?”

  他笑了笑,说:“我不饿。”随后靠在墙边闭目养神。

  苏沐橙跟我说过,异能分先天和后天,有些是天生的,还有些则是使用药物或其他东西激发的,而她和苏沐秋的能力都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但不管是哪种,使用异能是都会消耗精力,根据能力的不同和用时长短,疲劳程度也不同。

  有些能力收放自如,例如楚云秀和罗辑,他们平时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只有在需要使用的时候才会消耗精力激发异能,而苏沐秋不行,他的能力是超越人类极限的视力,这玩意没法关闭,只要睁眼就会自动消耗,因此只要有空就得闭上眼睛休息。

  他闭着眼睛安静休息的样子更帅,我没敢多看,凑到苏沐橙身边听她们聊天。我以为她和楚云秀在计划明天的路线,没想到她们是在聊电视剧,这两个人居然是狗血电视剧爱好者,自从停电之后她们就再也没能看电视,这会儿只能讨论老剧。

  见我加入这个临时的爱好交流小组,她们兴致勃勃地向我推荐各种神剧,光听介绍都把我雷得不轻。过了一会,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我不得不打断她们,询问明天的行程。

  苏沐橙说探路的人没回来,现在还不清楚具体路线,话刚说完,她突然轻声“啊”了一下,用胳膊肘捅楚云秀的腰,示意她看门外,问:“那个是吗?”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远处有人朝这走来,距离太远,看不清长相,只能看见一团模糊的影子和他手中撑开的伞,那是一把闪着银光的长柄伞,伞面非常大,目测伞下能站四、五个人。

  市面上有卖这种伞吗?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伞,一看就很重的样子。

  那个人撑着伞慢慢走近,颇有些闲庭信步的意思,在离我们大约还有两百米的时候,原本坐在墙边歇息的苏沐秋突然睁开眼,就像是接收到了某种信号一般,精准地望向来人的方向。他好像认识那个人,因为在看清对方的身影后他看上去松了口气,随即笑了起来,眼里闪着喜悦的光。

  那是谁?我满头疑问,看他们的反应,难道是负责探路的人?

  可是就他一个人吗?在这种到处都是丧尸的地方,一个人出去也太不要命了吧。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在那个人距离我们差不多还有一百米左右时,不远处有三只丧尸被活人的气息吸引,歪歪扭扭地朝他走去,我都紧张地站起来了,可苏沐秋他们却看上去丝毫不在意,仍旧坐在原地看着。

  不仅是他们,就连那个被丧尸盯上的人也一点都不紧张,保持着散步的速度向这里走来,就在丧尸即将抓到他时,那个人突然拔出伞的握把,从伞柄里抽出一把长剑,然后用我眼睛都跟不上的速度横向一挥——那三只丧尸的头颅齐刷刷掉落在地。

  一剑,三杀。

  现在我明白为什么探路的人就他一个了。


  那个人叫叶修,是他们特战部队的其中一位队长,也是整个战队里武力最强的男人,被后辈尊称为“叶神”,最牛逼的是,他是战队里唯一一个非异能者。

  这介绍让我很是震惊,这么强悍的人居然跟我一样只是普通人,一点特殊能力都没有。我不相信,再三确认,罗辑都很肯定的告诉我,那就是个普通人。

  我问:“那他怎么会进你们部队的?”

  罗辑说:“因为战斗力太彪悍,强得不像正常人。”

  理由十分充分,我竟无言以对。

  那边叶修进门后放下伞,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听其他人汇报完情况后,说:“明天我们往南边绕一下,那里有家超市,我看里面东西还挺多的。”

  苏沐秋掏出地图,根据描述标出路线:“附近有人吗?”

  “超市里有四个。”叶修点了根烟,“我让他们今天晚上把能用的物资都打包,明天去接。”

  南边那块地方曾经是住宅区,人不算少,我的意思是,丧尸应该挺多的,我们这么多人往那转移就是活生生的烤肉。我有点不放心,可是其他人好像都没什么异议,了解路线后就各自休息去了。

  我迟疑了会,提出疑问:“那里没有丧尸吗?”

  叶修看了我一眼,说:“没了,都清理了。”

  都清理了……谁清理的?你吗?短短一句话让我对他的战斗力有了新的认识。带着对强者的拜服感,我晕晕乎乎挪到边上睡觉。

  今天晚上是叶修和苏沐秋轮流守夜,苏沐秋守前半夜,叶修是后半夜。

  我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听见边上有悉悉索索和低声交谈的声音,睁开眼,看见苏沐秋从衣袋里拿出面包给叶修。那是他的晚饭,难道之前不吃是为了留给叶修吗?

  叶修撕开包装纸,问:“你吃了吗?”

  苏沐秋说:“当然吃了。”

  结果话刚说完,他的肚子就“咕噜噜”叫了起来,不知道苏沐秋现在是什么心情,反正我都替他感到尴尬。

  叶修低声笑了几声,掰了一半塞进苏沐秋嘴里,说:“你看看你,撒个谎都撒不好。”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他说这话的语气有点奇怪,让我觉得怪腻的。

  或许是觉得尴尬,苏沐秋没接话茬,默默把面包啃了,两个人分着喝完瓶子里剩下的水,然后叶修打了个嗝——不是饱了,估计是吃太快。接着,他躺到苏沐秋的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这么睡了。

  苏沐秋伸手搂住叶修的肩膀,看了他一会,开始专心守夜。

  他们关系真好,战友情就是牢靠。带着这样的想法,我也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去多久,我被冻醒了。这事对我来说已经是常态,我体温偏低,现在这种条件也没有被子盖,在这种天气里总是睡不好。我翻了个身,发现守夜的人已经换了,现在是苏沐秋躺在叶修的腿上睡觉,看样子到后半夜了。

  也许是觉得冷,苏沐秋动了几下,叶修把他往怀里带了带,弯腰搂住他的上半身。然后,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嘴唇在苏沐秋的额头上贴了一下,发出轻微的“啾”声。

  这一幕有点惊人,我跟死机了一样僵在原地,想到白天问苏沐橙的那个关于他哥女朋友的问题,当时她没有回答我,现在我好像得到答案了。

  哦,好吧。

  我默默躺平,对自己说:他女朋友不是部队的,男朋友是。 


  全文目录    下一章

26 Jan 2016
 
评论(32)
 
热度(228)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