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修伞】编号5946(下)

  出版社的运作什么的,什么的,什么的……总之都是我编的,随便看看就好,请不要当真哦~


  编号5946(下)


  网络世界精彩纷呈,天天都有吵不完的架撕不完的逼,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热点事件,而近期最热门的莫过于一起版权纠纷,主角是两个男频小说的作者,小粉红控诉大神盗取他的作品出书,大神则坚决否认,而那个小粉红就是苏沐秋。

  那天苏沐秋刷着微博,猛地看见首页有人转了条新书宣传,抱着学习的态度,他点开了新书试阅,却发现那书除了部分词句有所不同外,背景、人设、剧情等大部分内容都与他呕心沥血写出来《荣耀》一模一样。

  这都不能说抄袭,得说是盗文。

  苏沐秋当场就惊成了一根定海神针,杵在电脑前手脚冰凉心率过速。他第一件事就是联系编辑,当初《荣耀》第一部稿件是交给了编辑,除此以外他没有给过任何人,而那个大神作者也是同一个编辑手下的人,出书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

  他心里隐约有不好的预感,不过还是希望一切只是误会,然而事实却没有那么美好。

  编辑:“什么《荣耀》的稿件?你什么时候给过我?”

  苏沐秋皱眉:“两个多月前,我到社里亲手交给你的,一个文件袋,里面是打印好的稿子。”

  编辑失笑:“别开玩笑了,哪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霎时间心跌落谷底,苏沐秋立刻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们打算用他的作品去捧那个作者,大神拥有的粉丝基础不是他可比拟的,捧起来事半功倍。

  苏沐秋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问:“监控呢?监控里能看到我去过你办公室。”

  编辑说:“调监控是可以,不过我听说公司每两个月会清一次记录,不知道现在还查不查得到……”

  没等他说完,苏沐秋挂了电话。

  他站在原地克制不住地发抖,愤怒至极。

  时间,精力,没人知道他为这部作品耗费了多少,那不是一本普通的小说,那是他的心血——用脑中的髓种植,以心头的血滋养,最后才在笔下开出了花。

  而现在那些都白费了,他耗尽心力创造出的成品被人轻而易举地夺去了。

  叶修一直在旁边看着,等他挂了电话才开口问:“怎么说?”

  “他们不认,想拿我当垫脚石。”苏沐秋坐回电脑前,点开长微博,打算用别的方式维护自身权益,“做他的春秋大梦!”

  这么大的事编辑一个人做不了主,应该是得到了上层的认可。

  愤怒管愤怒,可此时苏沐秋却没有停止思考,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对手不只是一个拥有上百万粉丝的大神作者,还得包括他背后整个出版社。

  而他自己只不过是个不到十万粉丝的小作者,还得靠那家出版社给饭吃。

  以卵击石不过如此,几乎能看到粉身碎骨的结局。

  可有些事不是必须得依靠理智做决定的。

  苏沐秋的长微博发出后没多久便迎来了各方面的注意,有粉丝看完后震惊不已跑去寻求解释,也有路人啧啧称奇说这是新一轮年度大戏,但更多的是谩骂声。 

  在那位大神转发了这条长微博,否认里面所有指控,并且拉出编辑为自己作证后,舆论完全一面倒。

  小粉红想红想疯了,不惜靠诽谤大神出名——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这倒也不能责怪网友,毕竟一方有人证,而另一方空口无凭。就算贴出文稿也没用,你有,人家也有啊,谁知道你们谁先写的?

  苏沐秋压根没看评论,他明白自己这条长微博发出去会引来什么反响。这么做一是为了将此事闹大,最好能拖延新书上市的时间,以便自己有较为充足的时间做准备,二是为了出一口气,怎么说也是个热血青年,这口气要是不吐出去就得吐血了。

  他关掉网页开始寻找一切可以收集的证据。

  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从刚才寥寥数语中,叶修能够大致猜出发生了什么,他本想立刻赶到苏沐秋身边,可是刚站起身却又坐下了,他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这事苏沐秋没跟他说,而且叶修从来不用微博,就算苏沐秋发到网上他也看不到。

  此时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叶修就算再心焦也做不了什么,想了想只能先咨询相关律师。


  “苏先生,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你提供的证据实在站不住脚。”律师苦笑,“这些资料里面几乎有一半都是没有法律效应的……就算全部都能使用也不够,这些都只能算辅证,缺少最直接的证据,而照你说的,对方有人证,你没有,这就……”

  “完全没有胜诉的可能?一点点都没有?”苏沐秋不死心。

  律师想了一会,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除非你有证据能证明编辑确实收到了你交给他的文件袋,而且里面装的真的就是你所说的《荣耀》第一部文稿。” 

  苏沐秋沉默,半晌,低声问:“如果我找不到别的证据,但坚持上诉呢?”

  律师将资料推回来,说:“那我不会接这个案子,因为绝对不可能胜诉,我很抱歉。”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后,苏沐秋面色平静,可心里除了黑就是冷。

  这个结果他其实早就想过了,就算是外行,他也知道自己手上这些所谓的“证据”有多靠不住,但就算做好了准备,当真的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依然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苏沐秋感到无比的疲惫,双腿仿佛承受不了自身的体重,他坐到花坛边,手里抓着那袋资料,看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眼里只剩下迷茫。

  下一步该做什么?或者说,还能做什么?

  为了这事他来回折腾了个把月,一次次去事务所咨询,一次次被否定,而那本书早就上市了,惊艳的设定和精妙的剧情让那本书得到了一致好评,销售量节节攀升,连续加印。

  可那些都和苏沐秋无关。

  他慢慢走回家,打开门后将手上的东西扔到一边,自己闭着眼睛躺到沙发上。 

  过了一会,苏沐秋听到耳边传来细微的机械声,机器人“叶修”走到他身边,蹲下,轻声问:“很累吗?”

  苏沐秋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

  “要不要泡个澡?我帮你放水?”叶修接着问。

  “不用了。”

  话音刚落,电话铃响了。

  “哥你猜我在什么地方?”刚接起来,电话那头就传来苏沐橙的声音。

  苏沐秋许久没见到妹妹,此时听到她活泼的声音,心情倒是好了一些:“猜不出,你在哪儿?”

  “云南!”苏沐橙欢快地说,“你都不知道这地方有多美!我要多拍点照片,到时候带回家给你看!”

  “好啊,等你回来。”苏沐秋也跟着笑起来。

  “你在家有没有好好吃饭啊?叶修说你每次工作都不好好照顾自己。”

  “什么每次,就那一次,这都多久前的事了,他怎么还没忘?”

  “人家关心你嘛,别老让人胆心。”

  “行啦,你自己才别让人担心,多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没多久,铃声又响了。

  苏沐秋心里嘀咕难道又是妹妹?他接起电话:“喂,沐橙?”

  “是我。”电话里传来叶修的声音,“沐橙给你打电话了?”

  “嗯,刚才跟她聊了一会,你有什么事?”

  “你闭关好了没?”叶修看着屏幕里那个人的背影,斟酌道,“出来吃饭吗?”

  背影僵了一下,电话里那人说:“还没好,过段时间再说吧。”

  “这次怎么这么久?”

  “出了点事。”苏沐秋含糊道。

  “什么事?”叶修紧盯着屏幕,一方面期望对方能向自己诉苦,另一方面又在心里嘲笑自己异想天开。

  那个人怎么会诉苦呢?

  苏沐秋从来不会将脆弱和无力展现在人前。

  果然,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没什么事,就是有点小麻烦,再花点时间就好。”

  “那你出关了记得叫我。”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叶修沉默了会,终究还是没忍住,低声说了句,“别硬撑。”

  听到这句话,苏沐秋心里一酸,险些忍不住向他和盘托出。

  他向来报喜不报忧,什么糟心事都放在心里自己解决,在妹妹面前得当个靠得住的哥哥,不能说,在朋友面前又没必要说,但电话那头的人不一样,那是叶修。

  叶修对他来说是最特别的存在,就连苏沐秋自己都记不清到底喜欢了他多久。人类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是很容易感到委屈,他很想告诉叶修发生了什么,尽管说出来也没用,可他想得到一点安慰,不过最后还是被理智拦住了。

  “知道,我心里有数。”他笑着说,“叶妈子你少操点心吧。”

  放下电话,苏沐秋脸上的笑意立刻就垮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机器人走到他身后,忽然伸出双臂轻轻环住他。苏沐秋有些意外,还没说话,就听机器人说:“别硬撑。”

  苏沐秋笑了出来:“你跟他还真像。”

  “谁?”

  “上次那个照片里的人,他也叫叶修,跟你一个名字。”

  “为什么给我取他的名字?”

  苏沐秋看了他一会,说:“好玩呗。”

  机器人问:“你是不是喜欢他?”

  苏沐秋一愣,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偷拍他的照片,还藏在他不会看的书里。”

  “好玩而已。”

  “又‘好玩’?那你刚才看我的时候在想谁?”

  “……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偷看沐橙收藏的小说了?很能想嘛!”

  “别想唬我,虽然我不是人类,但我也是有感情的。”

  “是吗,那你对我是什么感情?”苏沐秋笑问。

  “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人。”

  猝不及防听到这句话,再看看那张跟叶修有着几分相似的脸,苏沐秋愣了好半会才笑着喃喃自语道:“如果说这话的人……”

  “是‘他’就好了?”叶修补充。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靠在墙边抱着胳膊看他,说:“有时候我觉得你不像个机器人,你懂的太多了,我查过,没有任何一种家用机器人能像你一样表达感情。”

  叶修淡定地说:“不奇怪,我是最新试验版,还没批量生产投入市场。”

  苏沐秋不置可否,看上去不打算探究这个问题,只说:“不过懂得感情也没什么用,就算是最重要的人,也总会有分开的一天。”他的原意是同一台机器人不可能陪伴人类一辈子,总会提前报废,可不知道是因为心情不好还是因为别的,说出这句话时,苏沐秋的神情看上去格外落寞。

  屏幕前的叶修想都没想,打下一句话:“谁说的?我会永远陪着你,只要你愿意。”

  机器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而奇怪的是,苏沐秋隐约从里面听出了几乎称得上是“温柔”的感情。

  还没等苏沐秋说些什么,叶修接着打字:“我是你的家用机器人,永远不会背叛你,所以别硬撑,你有任何不高兴的事都可以对我说,我不会做让你不高兴的事。”

  一台家用机器人,对心情低落的主人说了一些类似告白的话。苏沐秋觉得这场面在外人看来一定很滑稽,可他确实有点开心。

  居然被一台机器人安慰了。他闭了闭眼,反驳:“胡说八道,你逼着我早睡早起的时候怎么不问问我高不高兴?”

  “这是原则问题。”叶修态度坚定。

  这算哪门子原则?苏沐秋撇嘴,懒得跟他计较:“行吧,谢谢你的开导。”

  “心情好点了?”见苏沐秋点头,叶修问,“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他问的是上诉的事,今天苏沐秋一进门,看他那要死不活的样子就知道事情一定没成,这事叶修自己也找过不少法律顾问,都表示没有成功的可能。

  苏沐秋没说话,良久,叶修听到他叹了口气,说:“这有什么,重头再来呗。”


  从那天起,苏沐秋决定面对现实,打消了一切继续杠下去的念头,不再为官司费心,转而为新文做准备。

  他解除了出版社的合约,条文里有年限,他提前解约算是违约,不过可能是心里有鬼,也可能是良心发现,又或是怕把人逼急了做出点什么激进的事来,负责人看他打算就此揭过不再折腾,竟也没怎么为难他,痛快放人。

  之后的日子里,苏沐秋每天就忙两件事:构思创建新作品的世界观,联系其他合适的出版社。

  前面那件事虽然繁琐但还算顺利,苏沐秋本身就是个有想法又有真才实学的人,新书只是时间问题,而后面那件事就麻烦多了。

  这个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他老东家闹翻的事几乎无人不知。有些不知道实情的,觉得这货就是个白眼狼,踩着老东家搏出位。知道内情的尽管心里同情他,可想想他和老东家闹得这么僵,那家出版社在圈里又挺有地位,怕自家接手后会得罪没必要得罪的人。

  倒是有几家很小的出版社联系过他,不过对方的态度很明显,就是想靠他的事情炒炒热度,为自家做宣传,这些人都被苏沐秋拒绝了。

  一连几个月都没什么进展,眼看新书的设定和大纲都完善好了,系列第一部也写了不少,可一直找不到满意的合作方,这让苏沐秋多少也有点急躁。

  咖啡厅里,叶修将苏沐秋的事情如此这般说明了一番,听完前因后果,陈果沉吟道:“这是个烫手山芋啊。”

  确实烫手,接手一个有过严重负面评价的作者,有可能会给出版社带来不好的影响,尤其这事还没过去多久,虽然苏沐秋是受害者,但别人可不知道真假。

  听到这话,叶修喝了口咖啡润润嗓子,头也不抬,问:“那你接不接?”

  “接,当然接!”陈果恶狠狠地说。她是个很有正义感的女人,方才得知这些内幕,面上没什么,心里早就气炸了,“最恨这种腌渍事!都什么玩意,简直是出版界的耻辱!他什么时候来?”

  叶修慢吞吞地说:“还没跟他说呢,这事我不方便插手,只能随便提一下,不过他应该会联系你。”

  看他的表情,陈果恍然:“没事,反正我这先做好准备,他来了直接签。”

  “谢谢。”叶修真心实意地说。

  “客气什么,小事一桩。”陈果摆摆手,笑说,“到时记得请我喝杯喜酒就行。”

  “一定,那天不会太远了。”叶修笑。

  当晚,苏沐秋收到了叶修发来的消息。

  叶修:你出版社找好了吗?

  苏沐秋闭关太久,托辞难寻,前阵子还是向叶修坦白他跟出版社发生了点矛盾,在找新的合作方。不过他只说是合作不愉快,没说具体原因。

  苏沐秋回复:没找到合适的,过几天再看。

  叶修:我有个朋友手底下有家出版社,规模不大,不过据说福利不错,人也靠得住,你要不看看?

  苏沐秋:叫什么名字?

  叶修:兴欣。

  这个名字苏沐秋没听说过,网上查了下相关资料,是家成立了没几年的出版社,规模确实不大,签约列表里没有大红大紫的作者,都是些冷门题材作者,苏沐秋翻了翻出版过的作品,质量倒是还不错。

  苏沐秋:行,联系方式有吗?我试试。

  叶修贴给他一串手机号:这人就是我朋友,叫陈果,直接找她就行。

  苏沐秋:好。

  消息刚发出去,苏沐秋又补了一句:谢谢。

  叶修秒回:这么客气,咱俩谁跟谁啊!


  陈果见到苏沐秋时眼前一亮,小伙子特意打点过一番,看上去十分帅气,很是养眼。她心想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这样的优质青年怎么就瞎了眼看上叶修了呢?

  虽然来之前大致了解过这家公司的薪酬福利,不过具体谈时苏沐秋还是被吓了一跳,陈果开出的合同条款非常吸引人,以他的经验来看,这种薪酬不应该是给他这种名气一般的作者。

  报酬丰厚是好事,可是太丰厚就难免让人怀疑里面是否有什么问题。苏沐秋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疑问,他想了好几种对方可能会有的说辞,却没想到陈果给出的理由是:“我是你的粉丝。”

  啊?苏沐秋怔了一下,问:“您在开玩笑吗?”

  “我是说真的,你所有作品我都看过。”陈果笑着说。

  这话倒确实是真的,在那起版权纠纷爆发时,陈果是围观者之一,因为好奇,她特意看了苏沐秋以往的作品。文字有时能透露出一个人真实的性格和品质,陈果最初也觉得苏沐秋是个跳梁小丑,可在耐心看完他的几本书后,又觉得或许不是那么回事。直到叶修告诉她前因后果,她才彻底路人转粉。

  顶头上司是自己的粉丝,不管这事有多稀奇,苏沐秋还是签了合同,毕竟材料没有任何问题。

  几个月后,苏沐秋的新书《君莫笑》第一部上市了。

  为了这本书,陈果几乎是将一切能用的资源都动用了,几个月前的“年度大戏”才刚刚平息没多久,此书一出又炸出一群黑。

  黑子们纷纷嘲讽,说小粉红果然是为了自己的书炒作,借人家的大腿吸引注意力,吃相有够难看。路人们也纷纷感叹如今写个小说也能玩得像宫斗戏,贵圈水太深。帮忙说话的粉丝不是没有,但是太少,都被淹没在人潮中。

  对于这些负面论调,陈老板好像并不着急,她联系了一些人帮忙运作。几周后苏沐秋再看,发现评论的风向变得有些奇怪。

  冷嘲热讽的黑子依然有,但数量少了许多,最明显的是他自己粉丝数变多了,接连涨了几万粉。他花了点时间了解情况,最后发现,让事态发生变化的竟然是发布在各大网站的几篇文评。

  那几篇文评的作者各不相同,有籍籍无名的网友,也有声名远播的评论专家,内容也完全不同,有的是分析作品设定,有的是分析剧情脉络,还有则是分析作者的文笔。

  但这些长篇大论无一例外都是好评。

  苏沐秋一篇篇看过去,他发现写文评的这些人全都非常细致地研读过他的书,有些人甚至将他书中许多可能是伏笔的地方都一一挑选了出来。

  一个作者,最希望的莫过于读者能够用心看自己的作品,苏沐秋越看越惊喜,连日来的阴云密布的心情立刻就拨云见日了。

  他不知道,这些文评都是叶修写的。

  一个身上带着诸多负面评价的作者,有谁会花这个时间费这个力气,仔细读完后挑出里面所有的亮点为他写评呢?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这些都是叶修写完了之后,陈果花钱让人发布推广的。

  办法看上去很简单,可效果却出乎意料的好。

  网友是非常容易被带动的。一个人,如果大家都说他不好,那就算自己根本不认识他,他也“一定”是不好的。如果突然出现不少人说他的作品好,而且看上去理据充分,并不是随口说说,那……说不定真的没那么糟?

  在看了文评后,有部分人抱着好奇的态度买了书,也真亏苏沐秋确实争气,不是那种投机取巧的创作者,新颖有趣的设定,加上跌宕起伏让人完全猜不出走向却又合情合理的剧情,再加上对于文字纯熟的掌控力,很快就征服了一批读者,之后一传十十传百,渐渐的,形势就改变了。

  最逗的是一条热门微博:“我发誓我真的是苏沐秋一生黑,翻我以前的微博就能明白,我真的就只是想看看他能写出个什么鬼东西才去看的,真他妈做梦也没想到啊……太好看了吧!脑洞好大啊这个人!等我看完后才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黑转粉了!!@苏沐秋 求更新!求出第二部!”

  甚至还有人对之前的事情提出疑问,那位大神的系列第一部跟这本《君莫笑》的风格看上去一脉相承,当时没仔细想,现在发现书里的遣词用句并不太符合大神一贯的风格,反而有点像苏沐秋,这事真的没有猫腻吗?

  看看火候差不多了,趁着热度,陈果让苏沐秋把他写的《荣耀》第二部文稿贴出去。苏沐秋有点犹豫,因为他已经决定放下这事,不打算继续为它费神。而让他转变想法的却是叶修在假装刚了解了事情后,问他的一句话:“你真的甘心?”

  看那些家伙拿着你的东西扬武扬威,你反倒得为他们犯的错背锅,你甘心吗?

  不甘心。

  这么想着,他把自己没写完而且也不会再写的《荣耀》第二部文稿贴到网上,并且最后一次就此事作出回应。

  在那之前,大神作者的系列第二部也已经上市了,在《君莫笑》的冲击下,大部分人开始理智看待问题,再把两边的作品进行对比后,不少人觉得在同样的设定中,苏沐秋这版本的剧情更加符合逻辑。

  “我就说库达斯人的头领怎么可能为了一朵麻咗花就跟契珂人冰释前嫌,就算那花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也不可能啊,库达斯人的设定明显是阴险狡诈型,是阴谋的可能性很大。”

  “最开始看到说主角为了救杀了自己弟弟的仇人而掉下大陆,我就觉得太奇怪了,他又不是圣母型人格。”

  “卧槽原来那把刀是伏笔啊,难怪前面花了那么多笔墨描写,大神那版后面完全没提起……”

  “有些人好像露出马脚了,年度大戏要反转了?”

  这事苏沐秋没有太关心,只不过在看到私信里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他说“我相信你,加油”后,仍是产生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终于结束了。


  陈果看着持续上升的发售额,笑得鱼尾纹都快出来,本来只是想帮忙洗掉脏水,没想到事件发展比她想象的好得多。

  她打了个电话给叶修:“你家那位真是人才啊!简直就是个金元宝,哦不是,是聚宝盆!”

  叶修好像正在忙,他声音模糊地说:“那你就好好照顾他。”

  陈果听着不对:“你这话怎么怪怪的?”

  叶修说:“我要出差一段时间,今晚的飞机。”

  叶修出差的事跟苏沐秋提过,这事发生得挺突然,公司通知他去国外参加一场技术交流会,顺便去分公司的研发部门呆段时间,少说也要半个月吧。

  出差不是什么大事,至少对叶修来说还不算大事,而有件事让他很在意,那就是机器人“叶修”的遥控范围仅在几百公里内,他一旦去了国外,机器人就会不受操控。

  果然,就在飞机起飞没多久后,苏沐秋发现他家的家用机器人“傻”了。家务还是照做,手脚也依旧麻利,可他开始需要根据指令做事,不给指令就站在角落里假装自己是大型摆件,而且他也不再像平时那样管东管西,苏沐秋在饿了一顿后才发现今晚机器人没监督他吃饭。

  他试着跟机器人交流了一番,虽然还是可以对话,但明显机器人的回答都是程序设置好的标准答案,跟以往的“口齿伶俐”完全不同。

  中病毒了吗?这怎么办?苏沐秋琢磨了半天,打了家用机器人的维修电话。

  第二天维修师上门修理,检查了半天说:“没问题。”

  “没问题?”苏沐秋不相信,“可他都傻乎乎的了!”

  “家用机器人都这样。”

  “不是啊,他之前很聪明的!不用说什么他就会自己做事,还擅自规定我的作息时间,监督我一日三餐,而且特别能聊天!”

  师傅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苏沐秋顶不住那种眼神,开口:“你要不再检查一下?”

  “他的内部设置确实挺奇怪,但你说这是别人送的试验款,那应该就没问题,刚才我看他的行为一切正常,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可以帮你整改一下程序,让他恢复到出厂设置,看看行不行。”

  “恢复出厂设置,那他是不是就不记得之前的事了?”

  “不记得了,记忆磁盘里的数据会清除,要试试吗?”

  “……还是算了吧。”

  送走维修师后,苏沐秋看机器人傻乎乎地站在墙角,不死心地给予指令交代任务,希望他能变回“正常”状态。

  可他失望了,之后的十几天里,机器人一直都没有恢复“正常”的迹象,终于在某天下午,苏沐秋忍不住关闭了电源——在机器人变傻后,他发现自己终于可以关掉这个家伙了。

  习惯了机器人“叶修”每天围在自己身边转悠的日子,再次回到独自一人对着空气的生活,苏沐秋很不习惯,他在厨房里对着菜谱研究新菜式。切洋葱时,他回头看了一眼角落里“了无生气”的“叶修”,眼睛有点发热,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洋葱太辣了。

  他想起机器人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我会永远陪着你,只要你愿意。

  而现在,说这话的“人”已经完全不记得这件事了。

  什么“永远”……不确定自己能做到就不要随便承诺啊!

  正想着,门铃响了,他放下手上的东西,出去开门。

  门外站着叶修,是真实的叶修,不是金属组装的机器人。

  苏沐秋愣了一秒,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

  叶修注视着他,视线在他眼角浅浅的红晕处停留了几秒,看上去颇为无奈地笑了起来,随后他跨前一步,在苏沐秋错愕的眼神里,将他一把拥入怀中。

  喜欢已久的人的鼻息喷洒在自己鬓角处,温热且充满了不真实感,还没等苏沐秋理清头绪,想明白这家伙此举的目的,就听到对方低声说了句话。

  不是冷淡的机械音,是难得温和的,带着些低哑的——是他深爱着的嗓音。

  叶修轻吻苏沐秋的额角,说:“编号5946,竭诚为你服务。”


  全文目录    全文完

19 Feb 2016
 
评论(59)
 
热度(349)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