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叶苏】青女(中)

  热烈庆祝37连胜CP日~!啪啪啪!爱老叶爱沐秋爱我CP以及我家可爱的妹妹们!>3<


  青女(中)


  上午十点,所有人整装待发。

  我们只有两辆车,无论怎样都不可能装下这么多人。幸好超市离这里并不是特别远,最后决定由罗辑和楚云秀充当司机和保镖,老人、小孩和女人优先上车,其余人步行前往。

  车上位置不多,分配到最后就剩我和另外一个女大学生,我俩之中能再挤一个人上去。那姑娘看了看我,没说话,罗辑在前头招呼我上车。

  虽然晋升工作狗好多年,但我长得嫩,骨架小,穿衣风格比较学生气,看上去年纪好像比那个女学生还要小些,所以他们都拿我当小妹妹照顾。其实我挺想坐车,不过想想抢人家小姑娘的位置怪不要脸的,所以还是让给她了。

  车开走了,叶修走在前面开路,苏沐秋和苏沐橙兄妹俩分别杵在人群两边保驾护航,我和一群人高马大的男人聚在中间跟着走。

  杂货铺那五人走在前面,时不时窃窃私语还回头看我,这让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总感觉自己在他们眼里就是只滴着油水的烧鹅,为了摆脱这种感觉,我蹭到苏沐橙身边跟着她走。

  苏沐橙手里提着那把巨重的机枪,身上还挂了几串子弹,光是看看都觉得累,可她却跟没事人似的,行动自如,脚步轻快,还有力气与我说笑。

  我说应该让她去开车,武器可以放在车上,就不用手提着这么辛苦了。她笑笑说这东西太占地方,放车上的话得赶一个人下来,还不如自己拿着。

  我开玩笑说赶就赶,走走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当兵的,偶尔也是需要休息的嘛。她摇摇头,说军人必须为人民服务,哪有自己休息让别人受累的道理。

  听到这话,我在心里为她抱屈。苏沐橙其实比我还小一岁,比车上那个女学生也大不了多少,她也是个喜欢看狗血电视剧的普通女人,可她却必须事事为别人考虑,把自己放在最后。但同时我又忍不住想,这种刻在骨子里的忠诚,真的让人很安心。

  走了不到半小时,一路上果真没遇到多少阻碍,偶有几只漏网之鱼也被前面那个开路的“普通人”迅速解决。

  望着叶修的背影,我心生敬意,心情复杂。

  我看中的男人的男朋友果然不是池中物啊……

  不过最使我惊奇的是他手中那把伞。昨晚见第一面时我就看出那是他的武器,那时我还隐隐觉得这人挺逗,好好的长剑不带在身上,非要塞进伞柄里,要说对手是人也就算了,可我们所面对的敌人是没有思维的丧尸,这种伪装就显得十分多余。

  而从驻地前往超市的这段途中,我发现那把伞并不仅仅是作为剑使用,它可以变换成各种形态,居然连枪械都有……在他掰扯了几下举起变形的伞对着远处的丧尸开了两枪后,我整个人都蒙圈了。

  被黑科技刷新了世界观的我连忙扯了扯苏沐橙的袖子,凑到她耳边,小声询问叶修手里拿的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擎天柱和威震天的儿子吗?

  苏沐橙“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扭头朝人群另一边看了一眼,我猜是在看苏沐秋。她解释说那东西叫“千机伞”,一共可以变换12种形态,是叶修专用的武器。

  听到“专用”两字,我起了兴趣:“为什么是叶修专用?这么厉害的东西应该人手一把呀!”

  她说:“不行,不是谁都能用的,别看它就一把伞的样子,实际操作非常复杂,而且制作它要用到几种稀有金属,那几种金属管控很严,上头觉得用在这上面不划算,不给批。”

  我点点头,又想到一个问题:“稀有金属不能用?那这一把怎么会被制作出来?”

  苏沐橙偷笑了一下,又朝她哥的方向看了一眼,说:“因为有人以公谋私,借职务之便,以研制大范围攻击性武器为由申请了材料,实则做了一件给心上人的礼物。”

  人群另一边,苏沐秋突然咳嗽了一声。

  我接着问:“这样不会违反什么规定吗?会受罚吧?”

  苏沐橙笑着说:“会啊,所以那个人后来就被踢出研发部,降职为天天往外跑的苦力了。”

  话音刚落,苏沐秋又咳嗽了两声。

  这时我才突然意识到,“给心上人的礼物”这句话里其实包含了某种深意,跟叶修有一腿的不就是……

  从苏沐橙解说千机伞的来历开始,喉咙好像就一直不太舒服的苏沐秋开口了:“别污蔑人,那是研制失误,是技术问题,不得已才改成这样的,否则材料得报废,要是故意那么干,早就被开除军籍了……我说,这些事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轻轻哼哼了几声,苏沐橙对我眨了眨眼睛,语气轻快的回答他哥:“不知道啊!我只知道黄少天他们都想借千机伞玩,可是叶修宝贝得要命,谁都不让碰,还说这是他媳妇的心血,不能给别人用。”

  苏沐秋没接话,苏沐橙也不说话了。我假装四处看风景的样子,迅速瞟了苏沐秋几眼,他绷着脸皮专心检视周围的动静,看上去好像完全没有把刚才的对话放在心上,可通红的耳朵却暴露了他。


  远远望见超市门前两辆车,楚云秀在门口站岗,身姿颀长飒爽,掌心火苗忽明忽暗影影绰绰。罗辑指挥那些召唤物打包物资搬上车,这是我第二次看见他的召唤物,除了黑猫之外,其他一些都不像是现实会有的生物。

  救助站离这里很远,也没人去探过路,一路上遇到什么情况都有可能,走过去不太现实。叶修说我们要在这里停留一下,他已经联系过其他搜救人员,对方会来接我们。

  超市里东西不少,就算已经从仓库里搬走了那么多箱食物,货架上也还剩了许多,所有人都跑进去搜罗吃的,我也不例外。

  大部分人都是冲着能填饱肚子的主食去的,我不想跟他们抢——当然,就我这小身板也抢不过——只好去零食区找点食物。巧克力、肉干之类的东西虽然不容易吃饱,但便于携带,热量也高,关键时刻能救命。

  这家超市东西种类挺多,货架上还有压缩饼干,这种食物在我家附近的超市里早就绝迹了,我赶紧找了个塑料袋扫货。这个东西几年前我曾经尝过一回,包装很丑不过味道不错,还管饱,保质期也长,就是吃了容易渴。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去拿瓶水,反正淡水资源是不会嫌多的。

  饮品摆放在日用品区域附近,拿水的时候正巧看见叶修,他对食物似乎没什么兴趣,千机伞用黑色的尼龙带紧紧绑在身后,两手插兜,背对着我在日用品货架前溜达了许久,看上去像是在寻找什么。

  忽然他停下脚步,微微探身查看,貌似找到了。我瞧了一眼,他面前的架子上摆了一排蒸汽眼罩。

  蒸汽眼罩是个好东西,放松神经,缓解疲劳,促进血液循环,对于眼袋和黑眼圈有一定淡化效果。这种小玩意,如果是平时,我或许会买几个玩玩,但在现在这种几乎可以被称作“末世”的日子里,卫生巾都比它有价值。 

  叶修也不像是个会在意自身外表的人,这点从他下巴上的胡渣和许久没搭理的头发上就能看出来,应该不至于为了小小的黑眼圈就特意去弄个眼罩戴戴,我猜这是给苏沐秋的。

  不知道他们出来执行了多久的任务,苏沐秋看着总给人感觉很疲惫,虽然出行时还是那么犀利可靠,可在休息的时间里他几乎不会睁开眼,哪怕正在跟别人聊天也一样。

  在叶修挑选眼罩时,苏沐秋走了过来,他好像是想跟叶修说事,没曾想刚走过来,就看见叶修伸手从架子上拿了个眼罩。

  玫红色的,一左一右还印着两个大大的爱心。

  看清楚后,苏沐秋一脸嫌弃:“你怎么这么少女心?”

  叶修拆开包装,说:“给你戴的,来试试。”

  苏沐秋表情崩溃,噌噌噌往后退了几步,说:“谢谢!你自己留着吧,别给我,快拿走!”

  抗议无效,可能因为边上都是货架,苏沐秋挣扎时不敢动作太大,最后还是被叶修使用武力镇压了,被迫憋屈地戴上那个少女心十足的枚红色爱心眼罩。

  我假装忙着吃东西没功夫注意他们的动静,其实偷看得很开心。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虽然我们不是情人,但在我看来苏沐秋不管怎样都很帅,戴上那个蠢蠢的眼罩后,他整个人看上去都萌化了呢。

  相比起苏沐秋那一副没脸面对江东父老,愧对祖宗先辈,恨不得把自己团成一团塞进货架里的样子,叶修好像还挺满意的。他抓着苏沐秋的手腕,把他半搂在身前,不让他摘,半响问:“你热了吗?”

  这什么诡异的台词?我发现自从知道他们两位的关系后,我就开始不对劲了。

  苏沐秋貌似也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也许是因为眼睛被盖着,没办法用眼神表示不屑,他只能撇撇嘴,说:“什么‘我’热了吗?是‘它’热了吗。”

  叶修理直气壮地说:“对啊,它热你不就热了吗?”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想不到话反驳。

  苏沐秋没说话,估计也在想这话好像很对,可是又好像哪里都不对。

  过了会,他略过这个问题,淡定地说:“热了,你可以放开我了。”

  “真的?”叶修用一只手固定住苏沐秋的身体,另一只手托起他的下巴,凑近看,眼罩正在冒热气,他感叹说,“你好湿啊。”

  苏沐秋没吱声,我猜可能是被这四个字噎住了。这很正常,因为我也噎住了,幸好手边都是瓶装水,这才让我免于在这样的恐怖设定世界里死于食物窒息。

  丝毫不顾周围人的想法,叶修自顾自接着问:“舒服吗?”

  真是听不下去了,就算是出去吹冷风我也不想呆在这。


  原以为要在这里住上一晚,没想到几小时后增援人员就来了,一共就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各驾驶一辆改装过的卡车,车厢外血迹斑斑,轮胎上都是碾压过血肉的痕迹,毛骨悚然。

  经过苏沐秋的介绍,我得知新来的那两个人叫肖时钦和戴妍琦。

  戴妍琦是楚云秀的忠实粉丝,下车刚跟其他人打完招呼就跑到她跟前嘘寒问暖,受到某两个人的影响,我差点以为她们也是一对,后来还是罗辑告诉我,戴妍琦的异能也是操纵元素,楚云秀算是她半个老师,她们俩亦师亦友,关系很好。

  肖时钦戴着副眼镜,看上去挺斯文,说话也很和气,不过此人开车相当粗暴,坚持贯彻“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原则,基本驾驶方式就是碾压一切可以碾压的东西,不管那是活的还是死的。

  更倒霉的是他负责载人,坐在车上我得紧紧抓住把手才能保证自己不被甩出去。

  一路上能看到不少丧尸,他们被汽车行驶的声音吸引,跌跌撞撞向这里跑来,再一一被卡车碾成肉酱。说实在的,看到这种惊悚的场面,我有些不忍心。他们也曾经跟我一样是普通人类,为生活烦恼,或是为幸福而努力,但世界就是这么残酷,非要逼迫所有人你死我活。

  我们在剧烈颠簸的卡车里吃了晚饭,差点把胃给抖出来,幸好我不晕车,而且除了我之外的老弱妇孺都在别的车里。

  大约晚间七点左右,在碾过诸多丧尸腐烂的身躯后,终于抵达了传说中的救助站,原来是家大型医院,四周都被铁栅栏围着,里面亮着灯。这里应该有自己的通电设备,可能还有热水。

  终于不用再忍受颠簸,我稍稍松了口气,但眼前的情况却不太乐观。

  或许是救助站的“人气”太旺盛,围墙外面挤了一群丧尸,他们嘶吼着伸手抓挠,拼命想从栅栏的缝隙里钻进去。万幸丧尸没有智商,不然就这个数量,叠罗汉很轻松就能闯进去。

  有着大范围攻击能力的楚云秀和戴妍琦在后面的车子里,罗辑的召唤物不太擅长群攻,苏沐秋和叶修坐在远处不动,好像并不打算处理它们。

  肖时钦将车停到距离救助站差不多百米左右的地方,然后他按响了喇叭,聚集在救助站周围的丧尸听到声音,纷纷转头往这跑。

  我思索着,难道他是打算吸引它们的注意,然后带着这些小尾巴绕圈圈,寻找机会冲进去吗?

  此时,路上一直靠在苏沐秋身旁休息的苏沐橙站了起来,抓着那把长得像炮筒的机枪翻身跳上车顶,装上弹匣,拉开保险,对着远处就是一阵扫射。

  那把枪使用的子弹也很特别,体积要比普通机枪子弹大上许多,目测破坏力也更加强劲。照理说这种杀伤性武器的后坐力会很强,应该需要支架辅助才对,可苏沐橙只身站在车顶上,跟举着把玩具枪似的,两条长腿一前一后伸得笔直,纹丝不动。

  看着不太像是开枪,倒有点像是在浇花。


  离家这么久,终于又洗了回热水澡,尽管用水量有限制,可我依然内心满足得快飞起来了。

  总算有点回到正常生活的感觉了。

  抵达救助站后,每个人都被分配了房间和工作,在这里除了小孩、老人和伤病人员,所有人都要靠劳动换取食物。我运气不错,分配工作的人开了个后门,给了我一个不怎么需要使用体力的工作——管理仓库物资。

  所有收集来的物资都被分类存放在不同的仓库里,我负责管理日常用品,只需要收好钥匙,平时登记进出货,记录申领人和对应物品就好,非常清闲。

  没想到登上岗位第一天,收到的第一批物资竟然是几大箱蒸汽眼罩。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种东西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收集的。

  送货来的那个人嘱咐我,让我帮忙把这些东西收在角落里,定期发放给苏沐秋,还说就给他一个人用,千万别让其他人看见了。

  我想了想,对他说帮忙可以,但是要让我玩玩千机伞。

  叶修挑眉,拿出两罐午餐肉,说:“要玩还是要吃?你再想想。”

  ……最终我还是屈服在了肉的诱惑之下,毕竟民以食为天。

  从那以后,每次送卫生巾给苏沐橙时,我都会顺便带几盒蒸汽眼罩给苏沐秋。

  有次他们兄妹俩正好聚在一块,我就顺手一左一右把东西递给他们。终于发现我每次都把眼罩当成女性用品发放后,苏沐秋的表情就跟来了大姨夫似的,非常有趣。

  我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叶修那么喜欢逗他了。


  全文目录    下一章

07 Mar 2016
 
评论(26)
 
热度(170)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