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修伞】如愿(合志稿)

  F.Y合志稿,架空校园,一个单箭头变成双箭头的故事……其实有点无聊。

  祝叶修生日快乐!≧▽≦


  如愿


  随便报个游泳培训班都能遇到暗恋对象,这是哪门子的运气?

  赤裸的腰部被心上人的掌心覆盖,这让苏沐秋有点尴尬。仿佛泳池里开满了花一般,他的视线一路从左边中年男人的啤酒肚,移动到右边年轻姑娘肩后的纹身上,四处张望,就是不愿正视身前的人。

  瞄了眼面前那人面无表情的侧脸,叶修第一万次纳闷地想:这家伙对别人总是笑脸相迎,怎么唯独对我这么冷淡,我欠他钱没还吗?

  他边想着,边不着痕迹地扫视了一眼苏沐秋的身体。

  身材不错。


  苏沐秋喜欢叶修,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他知,除此以外就连他的宝贝妹妹苏沐橙都不知道,此事倘若传出去,必然会引起巨大的反响,因为他们身份证上的性别那栏都写着“男”。

  在遇到叶修之前,苏沐秋从不知道原来自己还会对同性产生想法,虽然之前那么多年里他也没对异性有过什么特别的感觉,但他一直认为那只不过是还未遇到合适的人而已,怎么都没想到人生中第一次心动竟然给了一个男人,还是个挺有人气的男人。

  每所学校总有那么些个风云人物,有些是长相俊,有些是人缘好,有些是才艺多,还有些是智商高,叶修就属于第四种。他长得不赖,人缘还不错,勉强也算多才多艺,可这些优点在他那傲视群雄的高智商面前就显得有些黯然失色了。

  谁都知道,医学院的叶修是个学霸中的兰博基尼,只有他不想学的,没有他学不会的。而且难得的是,这样的“天才”为人处世却一点都不端着,十分接地气,只要脾性相投,甭管对方是什么身家背景,通通都能做朋友。

  据说智商一高,情商就容易低,叶修似乎也难逃这一定律。喜欢他的姑娘能从学校前门排到后门,可他愣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神奇的保持着单身。

  同是医学院的学生,苏沐秋自然很早就认识了这位知名人士,事实上,因为彼此寝室相邻,新生报到那天,热爱交友的苏沐秋还是第一个结识叶修的人。

  最初的相处很愉快,他们都是爱好广泛的人,更可贵的是彼此的爱好非常一致,很容易聊到一块,几乎是一见如故相逢恨晚,在其他室友陆续到齐后,这两人已经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

  后来是怎么从要好的朋友变成现在这种见面都觉得尴尬的关系呢?

  苏沐秋很不愿意回想那件事。

  那天气温出奇的高,他躺在床上汗流浃背死活睡不着,溜出去冲凉正巧遇到叶修,在昏暗的浴室里,他对着好友赤裸的后背,硬了。

  也就是在那天夜里,苏沐秋明悟了自己深藏的真实心意。之后,为了避免被有心人发现这个秘密,他开始克制自己的感情,并且慢慢疏远叶修。

  察觉到好友态度的转变,叶修万分疑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他,询问多次却都只得到敷衍的回应。虽然不甘心,但在苏沐秋油盐不进的冷待和粉饰太平下,叶修最终只能配合着从“朋友”退回到“同学”的位置,暗地里悄悄关注对方。

  本以为彼此会这样保持距离直到毕业,没想到趁着假期有空,在外面学个游泳都能遇见……

  真是孽缘。

  两人各怀心思地发了会呆,压根没听见教练讲了什么注意事项,跟着别人的动作做起了仰泳前的漂浮练习。借着叶修手臂的力量,苏沐秋深吸一口气飘在水面上躺尸,努力忽略身边人的体温。

  叶修看他鼓起腮帮子,皱着眉头双眼紧闭,一脸上刑场的表情,忍不住手痒,捏了捏他的鼻子。这下可把苏沐秋惊到了,一下子泄了气,整个人立刻沉了下去,叶修赶紧把他捞上来揣怀里。

  “你干什么!”抹掉脸上水渍,苏同志都忘了尴尬,怒气冲冲地问。

  “什么干什么?”叶修装傻。

  “干什么捏我鼻子!”说这句话时,或许是因为心里有鬼,苏沐秋刻意压低了声音。

  “我看上面有只蚊子,顺手捏死了,不用谢。”典型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妈蛋,糊弄鬼啊!当我傻的吗?

  用眼神表达了这个含义后,苏沐秋动了动腰,说:“放开。”

  “哦。”叶修放开手,在对方背过身时补了一句,“你腰挺细的。”

  听见这话,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苏沐秋红了脸。


  国庆结束后,跟苏沐秋同寝室的吴雪峰带来了一个噩耗——他有女朋友了。

  这下寝室里另几人都炸了,抓起枕头揍他:“脱团狗还敢炫耀!快点请客!”

  吴雪峰躲躲闪闪挨了几下软绵绵的袭击,直到他佯装哀嚎着答应请客,三人这才饶了他。

  苏沐秋刚放下枕头,就听吴雪峰说:“就今晚吧,把隔壁的也叫上,老苏你帮忙问问老叶他们有空吗?”

  为什么让我问……

  被点到名的苏同志心里头有点抗拒,由于某些不能展现在人前的小心思,他已经许久没有去过叶修的寝室了,但这话实在是怪异,不好说出口,只能点头应下。

  隔壁正在斗地主,张佳乐和魏琛的脸上贴满了纸条,棋牌高手孙哲平竟也败得惨烈,估摸着是被这两坑爹队友连累的。叶修脸上倒是挺干净,他一向擅长玩游戏,牌类游戏很少会输。

  见苏沐秋进门,张佳乐如蒙大赦,连忙把手上那副烂牌一扔,撸掉脸上的碎纸条,起身招呼:“老苏玩吗?来新人了,清零重来!”

  苏沐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拉着坐下,看他们重新洗牌,他急忙说:“我不玩,我是来问问你们今晚有空吗?老吴请客吃饭。”

  闻言,魏琛诧异地问:“哪个老吴?吴雪峰?那铁公鸡被下降头啦,居然想到请客?”

  “他脱团了。”

  “卧槽!”张佳乐瞪眼,“谁那么没眼光!”

  “不知道,晚上你可以问他,你们去吗?”

  “当然去,有饭不吃猪头三!”

  得到答复,苏沐秋站起身要走。自打他一进门,叶修就一直盯着他看,如芒在背。

  看他起身,叶修开口留人:“别急着走啊,来都来了,玩一会吧?”

  “不了,你们玩吧,我还有事。”苏沐秋连看都不敢看他,含糊地推脱道。

  “这个时间能有什么事?”叶修慢悠悠地补充,眼里闪着不怀好意的光,“还是说——你怕输?”

  非常没有诚意的激将法,然而对苏沐秋却十分奏效。他向来是个不服输的人,也不管说这话的人是谁,更忘了心里那点尴尬的小心思。只见话刚说出口,苏沐秋就面无表情转身坐下,抓起面前分好的牌,扫了一眼,迅速模拟出数种出牌顺序,双眼微眯,气势如虹:“开始吧,谁地主?”

  张佳乐都被他这瞬息之间的转变给唬住了,随口说了句让他后来恨不得掐死自己的话:“你和叶修是地主。”

  前面说了叶修是高智商人才,可苏沐秋也不差。苏同学对什么都充满兴趣,在完成本专业的任务后,课外甚至会看其他专业的书,有时候看过头忘记考试这回事,导致发挥失常,这才在成绩方面显得不及叶修。

  更重要的是,甭管这两位如今的关系如何,他们之间一直有着非比寻常的默契,甚至不用交流,仅仅只是观察牌面形势,就能判断出对方的意图。

  因此,两位有默契的高智商人才强强联手,对面那仨被虐得死去活来,没几分钟脸上就各添了张纸条。

  “不行不行,太不公平了,你们俩怎么能一组呢!作弊啊这是!”张佳乐嚷嚷。

  就连孙哲平都表示赞同:“这局划拳。”

  方才他们是轮换着做地主,苏沐秋进来的时候刚好轮到叶修,这次几人划拳,地主仍是叶修,外加一个魏琛。魏同志身后有大神撑着,自认大局已定,得瑟得不行,还劝对面三个趁早投降,然而结局却打了他的脸。

  “你不是很拿手吗?怎么说输就输!”被孙哲平贴上第二张纸条的魏琛愤愤不平。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有什么好奇怪的?”随口回了句,叶修躲开张佳乐伸过来的手,“我要苏沐秋贴。”

  “嘿!受罚还敢挑三拣四!”

  “战果当然得是最先出完牌的人才能享用,手上还剩七张牌的人没资格说话。”

  张佳乐气结,把纸条交给苏沐秋。苏沐秋磨磨蹭蹭站过去,眼观鼻鼻观心,不去看对方的眼睛,将纸条黏到叶修的鼻头上。后者注视着他,弯着眼睛笑了起来,朝他掌心呼了口热气,激得苏同志背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当晚,在给诸位兄弟展示了自家女友的靓照后,吴雪峰被愤怒的群众灌了个烂醉,张佳乐舍命陪君子,此时也失去了独立行走的能力,方士谦和孙哲平一人架着一个往前走,魏琛和郭明宇在后边勾肩搭背嚎着谁也听不懂的山歌。

  最纠结的要属苏沐秋,叶修那货喝酒倒是痛快,拎起一杯就“咕噜噜”地往下灌,仿佛千杯不醉。可苏沐秋怎么都没想到这丫的竟然三杯倒——据说以前是一杯,现在这还算长进了。倒就倒吧,让谁帮忙架回去就行,但这家伙一醉倒就仿佛化身成了黏黏糊糊的奶娃娃,死拽着苏沐秋不放,没辙,只好由苏同学将他扶回去。

  其实叶小哥是属于那种醉得快醒得也快的类型,半路就已经恢复了些许意识,他歪着脑袋碰了下苏沐秋的太阳穴,对方细软的头发蹭得他有点痒,也不知道这到底哪里戳到他老人家的笑点,叶修莫名其妙对着苏沐秋绷紧的脸皮笑了起来。

  湿热的气息带着些酒味朝苏沐秋扑来,他僵了一下,几乎要维持不住自己高冷的表情。


  解剖课上,学生们围着大体老师分析人体病变组织。在其他人都认真听讲时,三好学生叶修同学却暗地里开起了小差,他仿佛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总是往某个方向看去。

  视线的终点处站了一个人,那是穿着一身白大褂的苏沐秋。

  白大褂是个神奇的东西,穿得好能看着特别精神干练,而穿不出神韵的话则会显得有些邋遢,苏沐秋属于前者,一袭白衣衬得他身长玉立。白衫显冷,有拒人近身的效果,可他眉梢眼角不自觉含着的那抹笑意却冲淡了这种冷,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融在一起,结合出某种说不清道不明却特别吸引人的气质。

  被吸引的显然不止叶修一个。

  下课后,苏沐秋前脚刚踏出实验室,下一秒叶修就听见身边几个姑娘开始议论他。其中有个姑娘是叶修的熟人,在周围朋友的怂恿下,她将一个包装好的礼品盒塞给叶修,说:“苏沐秋就住你隔壁对吧,这个帮我交给他行吗?”

  叶修接过盒子,轻轻摇了摇,有晃动感却没什么声音,他问:“这是什么?”

  “围巾,我自己织的,拜托你啦!”她看上去有些害羞,话音刚落便急匆匆地跑了。

  东西送到苏沐秋手上,叶修心里不知为何有点不是滋味,看他把礼盒收进柜子里,脱口问了句:“你要收下?”

  苏沐秋侧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

  瞧他不回话,叶修接着说:“这是告白礼物,她喜欢你。”

  “我知道。”

  “那你要收下?”

  收不收跟你有关系吗?苏沐秋疑惑地想,不过他还是老实回答了:“不收啊,明天找个机会还给她。”

  叶修心里舒坦了些,然而这个回答好像还不能够完全让他满意,他又问:“为什么不收?”

  你烦不烦……苏沐秋无奈道:“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行了吧?”

  哪儿行了?当然不行!

  尽管叶修自己也弄没明白到底哪里不行,可这个回答就是让他觉得非常不称心。他组织语言想说点什么,而累了一天的苏沐秋却只想赶紧洗洗睡下,根本不想研究他今天抽什么风,直接把人赶了出去,闭门谢客。

  几天后迎来元旦,难得的假期,情侣党们纷纷牵着手吃饭逛街看烟花。

  作为一名光荣的单身狗,元旦这种节日对苏沐秋来说也就是窝在宿舍看看书上上网而已。看完两部心仪的电影,他瞧时间差不多了,便拎着热水瓶出去打水。

  水房里人不少,他刚挑了个队伍排好,就听见不远处有人招呼他。苏沐秋扭头望去,发现叫住他的人是叶修。

  叶修在边上那条队伍的最前面,看上去已经打好了热水,只不过人还站在那里霸占着位置不动,像是特意给他留的。苏沐秋三步并做二步小跑过去,叶修接过他手里的水瓶,放进池子里灌热水。

  排在后面的那位是叶修的朋友,他似真似假佯怒道:“喂喂喂!怎么能插队呢,叶修你有没有点素质啊!”

  叶修头也不抬,笑着说:“帮老婆打水天经地义。”

  经过国庆那几天游泳培训,再加上后来一段时间的多次相处,这两人的距离倒是走近了些,颇有点从“同学”再次发展到“朋友”的意思,现在苏沐秋跟他说话也自然了许多,不再心虚尴尬了。

  此时听他这么调侃,苏沐秋笑着回嘴:“妈蛋,谁是你老婆!”

  “谁吱声就是谁。”

  后头那同学看了看他俩,虽然知道只是玩笑话,但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这两位接完了热水,聊着天回宿舍,进楼时正好遇见郭明宇和方士谦,他俩说今晚出门通宵看电影,不回来住,还想拉着苏沐秋一块去。苏小哥有点心动,不过想想自己有许多书要看,还是拒绝了。

  晚上刚过零点,寝室里孤零零的苏沐秋收到一条短信,是叶修发来的,里面就四个字:元旦快乐。

  真是省事,就不能多打几个字吗?

  尽管知道八成是群发短信,不理会也没关系,可苏沐秋犹豫了下,依旧还是回了条内容相同的,随后他对着叶修发来的那条短信傻笑了一会,小心存到文件夹里——就连这四个字他都舍不得删。

  隔壁房间,收到回信的叶修看着屏幕笑了起来,魏琛瞥了他几眼,觉得这笑容实在是有碍观瞻影响市容,憋了一会还是没憋住:“乐呵什么呢?笑这么猥琐。”

  “刚给苏沐秋发了条节日短信,他回我了。”

  “这有什么稀奇的?哎哟你不说我都忘了,你怎么就不知道给我们也发一条!等会你干嘛去?”

  收好手机,叶修抱起枕头和被褥,穿着拖鞋往外走:“今天我睡隔壁。”

  苏沐秋已经躺床上了,听见敲门声只能又哆哆嗦嗦地顶着冷风下来开门,看见门外的人后他愣了下,问:“有事吗?”

  “他们三个今晚不回来是吧?刚好,借我睡一晚。”

  “为什么?”

  “老魏有脚臭。”叶修大摇大摆走进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那味道你是没闻过,堪称生化武器,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忍他好久了。”

  “那……行吧。”苏沐秋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鬼知道他们在闹什么幺蛾子,关上门赶紧往被窝里爬。

  叶修瞟了几眼那两条白皙修长的腿,感叹:“游泳的时候我都没注意,你腿很长啊。”

  听到这话,忘记自己只穿了条裤衩的苏小哥险些从梯子上滑下来。


  又过了一个月,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寒假。

  一些家在外地的同学一大早就走了,苏沐秋是本地人,不用着急,直到吃过午饭他才慢悠悠地收拾东西打算回家,开门却见叶修站在走廊里,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沐秋问:“你怎么还没走?”叶修的家在北方,照理说这会应该已经在回家路上了。

  看了他一眼,叶修说:“我留校,不回去。”

  “为什么?没路费的话我借你。”

  “不是。”他犹豫了会,含糊地解释,“我一回去就要吵架,他们应该不会想看到我。”

  叶修的家庭背景稍稍有点复杂,他的父亲一直希望他能读商科或是法律,将来能帮助家里打点生意,可他偏偏对医科情有独钟。趁着家里人不注意,自作主张报了离家甚远的南方大学,还进了医学院,可把他爹气的,连生活费都不给了,这些年的各种学费和日常开销还是叶修自己想法子挣的。

  往年寒暑假他倒是回过家,可是父亲一看见他就拉长脸,好好的日子被这父子俩弄得尴尬冷清。叶修再怎么不着调,骨子里到底还是孝顺的,为了不气他爹,索性就不回去了,等毕业后再说。

  这事他跟谁都没说过,因为觉得家里的事没必要跟外人说,可此时对着苏沐秋他倒是没什么障碍地说了出来。

  听完这段家庭纠纷,苏沐秋没有多作评价,他犹豫了会,仿佛是下了某种决心,提议道:“要不你来我家住吧?家里就我和妹妹在。”

  这个提议让叶修很是心动,虽然他非常有骨气,说不回家就不回家,但周围人都回去和家人团聚了,他一个人留在学校也确实怪寂寞的。

  于是提前到家打扫房间的苏沐橙,在开门后就看见自家哥哥带了个陌生人回来。

  “你还会做饭?”厨房里,叶修跟在苏沐秋身后,看他忙里忙外,感觉颇为神奇。

  “会啊,不然怎么照顾沐橙?”

  “伯父伯母呢?”从进门到现在就没听这两兄妹提起过。

  “他们很早就不在了。”算是礼尚往来,苏沐秋简略地说了下自己和妹妹的身世。

  不小心戳到朋友的伤心往事,叶修有点内疚,他摸摸鼻子,帮忙把炒好的小菜端出去。苏沐橙正在客厅拖地,她今年读大一,平时也住校,这间房子没怎么打理,落了些灰。

  看叶修神情尴尬,灰溜溜地跑出来,她笑着问:“怎么了?”

  对着另一个当事人也不好直说,叶修含糊道:“说错话了,你哥好像不太高兴。”

  “没事,他不会放心上的,哥哥很喜欢你呢!”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是他第一个带回家的朋友呀!”长发姑娘笑意盈盈,“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带谁来过。”

  苏沐秋的手艺出乎意料十分不错,为了弥补先前的失误,叶修狠狠称赞了一番,夸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饭后三人排排坐看了会电视,都觉得没什么劲,这时苏沐橙提出一起出去逛逛,顺便提前买点年货,这个提议全票通过。

  晚上不在家里待着,跑出来逛街的人还真不少。他们家附近有片湖泊,风景很不错,边上还建着几座小亭子,有时路人走累了会去那里歇息。兄妹俩拎着大袋小袋的战利品熟门熟路占了个清净的好位置,叶修左右看看发现后头有条小吃街,也不管晚饭才过去没多久,自告奋勇跑去买夜宵。

  等他抱着各种小吃点心回来后,却看见兄妹俩原先待的地方围了几个人。苏沐橙手里抱着一件特眼熟的羽绒服焦急地看着湖面,而苏沐秋则是整个人泡在水里,正把什么往岸上推。

  这下惊得叶修连手里的东西都不要了,急忙冲过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人拽上来后就脱了外套给他罩上。

  苏同学对冬天毫无好感,一直以来他都对人类不能冬眠这件事深表遗憾,冬泳更是他永远都无法理解的运动,因此他也不可能心血来潮看今天良辰吉日花好月圆就跳下去洗个冷水澡。

  下水是为了救人。

  就在叶修离开后不久,边上有个拿着糖葫芦的小屁孩趁人不注意跑到湖边捡石头,这片湖泊没有防护措施,只有一小段斜坡,而那个小孩脚一滑就这么滚进了水里,还冲得挺远。

  小孩的母亲都没反应过来,苏沐秋立马脱了外套和鞋就下水捞人,他自认学过游泳,觉得这种场面应该能应付,可他忘了冬天的湖水有削肉刺骨DEBUFF,简直透心凉心飞扬。

  好不容易抓到目标,没想到那小鬼落水后受了惊吓,把他当成救命稻草死死勒住玩命扑腾,苏同志险些跟这小讨债鬼同归于尽。

  闹了这么一出,什么玩的心思都没有了。看苏沐秋浑身是水哆嗦个不停,叶修着急上火,半句话都来不及说,背起人就往家里赶。

  尽管泡了热水澡又被灌了碗姜汤,可苏沐秋还是不出所料地发起烧来。

  他缩在被子里,头痛欲裂,却还记得要逗妹妹开心:“去睡吧,没什么事,哥哥我只是压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而已。”

  这边苏沐橙还没说什么,那头叶修倒是先开了口。他帮床上的人掖好被子,关掉床头灯,只留下书桌上一盏昏暗的小灯,说:“别贫了,睡觉。”

  等到妹妹离开时,苏沐秋已经顶不住药力睡着了,叶修轻轻坐到床边看他。或许是当惯了兄长的关系,这家伙平日里总是一副很可靠的样子,好像什么都击不垮他,此时一脸病容才显出些难得的脆弱来。

  原本叶修有许多责备的话要说,可是现在看到这张病怏怏的脸,光顾着心疼了。

  学了点皮毛就逞英雄,怎么不作死你呢?他想。

  熟睡中的苏沐秋并不知道房间里另一人的想法,体温升了上来,使他睡得不太安稳,微微皱起了眉头,高温将他的脸颊染红,看上去像是一颗好吃的苹果。叶修看了半晌,克制不住低头亲了一口,嘴唇触及脸庞的瞬间,他终于明白了一直徘徊在自己心头的怪异情绪是什么。

  难怪我总是注意他,忍不住靠近他,他想。

  原来是这么回事。

  尽管父母感情和睦,可叶修一直无法想象自己会拥有夫妻生活——未来要和另一个现在可能还不认识的人共同生活,整天柴米油盐酱醋茶,要顾及对方的心情,要照顾对方的身体,偶尔可能还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彼此纠缠着度过剩下的人生。

  一想到这些叶修就觉得难以忍受,有费那个心思的时间还不如多治几个病人。

  而当那个面目模糊的人变成苏沐秋时,他却发现那些不能忍受的平淡琐事却通通化作期待和愉快,他迫切地想将这些想象变为现实。

  跟苏沐秋一起,执手度过这一生,光是想想都让他按捺不住心中的雀跃。

  房里静谧无声,叶修注视着床上那人的睡颜,不自知地微笑了起来,眼中的温柔若是被熟人瞧见,多半会认为此人中邪了。

  不知过去多久,大概是保持一个姿势太久有点累,叶修站起身在房间里溜达。苏沐秋卧室里的东西挺多,除了床和衣柜外,还有书桌、书架和一张小沙发。

  仿佛是想要更了解对方一些,叶修细细观察了一番房内的布置。

  书桌上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兄妹俩的合照,书架顶层放着他从小到大获得的各种荣誉。墙上贴了几张某支球队的海报,那正好也是叶修喜欢的队伍。沙发旁堆着一摞书,看样子是因为数量太多,塞不进书架而不得不堆在地上。

  嗯?这是什么?

  正看着,叶修突然发现就在沙发靠墙的角落里夹着一些东西,他抽出来一看,发现是几本素描本。

  他居然还会画画?叶修非常惊奇,他简直要为此人层出不穷的技艺所折服。

  借着桌上的灯光,随手翻开一页,看到里面的内容后,叶修一怔,呆愣在原地。

  这页纸上画了一个人,苏沐秋画得很不错,将那个人的容貌神韵全都细致描绘了出来,但让叶修感到惊讶的并不是苏沐秋的绘画水平,而是……纸上那个人他认识。

  苏沐秋画的是叶修。

  片刻后回过神,叶修把几本素描本全都翻阅了一遍,不出所料,每一页都是人物肖像——每一张都是他的脸。

  每幅素描底下还标了日期,最早的一张是出现在大一下半学期,最新的一张是今年国庆时画的。叶修盯着最早的那张素描,他记得差不多就是那段时间开始,苏沐秋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这说明什么?叶修压着嗓子轻笑了几声。

  不是很明显吗?


  次日一早,天还未亮,苏沐秋迷迷瞪瞪睁开眼,好一会才找到叶修的身影,那人正坐在书桌前翻看着什么,等他看清楚对方手上那本东西后,顿时三魂七魄吓飞了一半。

  听见动静,叶修合上素描本,走过去摸他的额头,低声说:“烧退了。”

  见那人的注意力明显都在自己手上,他翻开一页,问:“这是我吗?”

  “不是。”苏沐秋迅速否认,他烧退了可鼻子还堵着,说话瓮声瓮气的,有点可爱。

  “胡说,就是我。”叶修不信,接着问,“你画我干什么?”

  “随便画画。”苏沐秋秒答。

  “你不是说画的不是我吗?”叶修抓住他话里的漏洞,这一下问得苏沐秋哑口无言。

  叶修看了他一会,突然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不是。苏沐秋条件反射就要否认,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了。

  多可悲,他自嘲地想:我连喜欢一个人都不敢说出口。

  看他不吱声,叶修却好似明白了什么,他俯身凑近苏沐秋,低声说:“不说话吗?那我说啦!”

  “我喜欢你。”叶修亲了亲苏沐秋干燥的嘴唇,对上他震惊的眼神,认真且郑重地重复,“苏沐秋,我喜欢你。”

  被棉被包裹住的人明显愣住了,叶修注视着因为信息量太大而死机了的苏沐秋,他看到对方的眼睛里印着自己的影子——满满的,全都是自己。这个发现让叶修心情愉悦地勾起了唇角,连眼神都变得柔软。

  他连人带被抱紧了苏沐秋,动作轻柔却不容抗拒,就像是拥住了一个历经千难万险才找到的宝贝:“别发呆啊,快说话。”

  “说什么?”苏沐秋茫然。

  “当然是说你喜欢我啊!”

  终于理清头绪的苏沐秋无声地笑了,进入斗嘴模式:“少自作多情,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喜欢你?”

  “我就是知道,除了我,你还能喜欢谁?”叶修理所当然。

  自恋。苏沐秋撇了撇嘴,表情看上去特别嫌弃,可眼里的笑意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仿佛自出生起手指上就绑了根切不断的红线,线的另一头牵连着独属于自己的那个人。不管距离有多遥远,不管途中有多少阻碍,更不管过程有多灰暗,最终他们依然能够追寻到彼此,如愿以偿。

  晨光熹微,窗外慢慢有了人声。

  苏沐秋才刚退烧,人还虚得很,喝了点粥便重新躺下,他在新晋恋人的怀里心满意足地闭上眼。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并且陪伴身旁。

  天堂大抵也不过如此了吧。


  全文目录    全文完

29 May 2016
 
评论(26)
 
热度(348)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