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修伞】青女(下)

  叶修生日快乐 ❤ 这坑终于填完了!


  青女(下)


  来到救助站后,也许是生存压力减轻的关系,感觉日子过得很快。如果不是依旧有陆续不断送进来的逃难者,以及空气中永远散不去的轻微尸臭味,我或许会产生“一切都恢复原状”的错觉。  

  虽说是大型医院,可再大也不是无底洞,随着人数一天天增加,救助站里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微妙,隐约弥漫着紧张的情绪,因为食物的收集开始跟不上消耗了。

  食物有专门储藏的仓库,是整个救助站最重要的地点之一,位置很偏僻,时常会有人去巡逻,钥匙由一个叫陈果的人保管,听说她是叶修他们的旧识,深受信任。

  陈果个性开朗直爽,非常讲义气,全然一副大姐派头,只要被划为“自己人”,她就会交托信任,并且全心全意待你好。听上去不错,但其实这样的性格在末世里有点吃亏,容易被人利用。

  我这张娃娃脸很占便宜,平时总能借助稚嫩的外表得到各种关照,陈果也是如此。因为职务原因我们经常来往,很快就混熟了,偶尔她会开小灶,带我进仓库拿几样坚果果脯之类,战士们顺手带回来的零嘴。

  这天我又从陈果那领了点零食,打算把新拿来的瓜子带给苏沐橙和楚云秀,她俩闲暇时热衷于嗑瓜子,边嗑瓜子边聊八卦,这是她们为数不多的娱乐。

  冤家路窄,刚离开仓库没多久竟然在走廊里遇上了杂货铺那几个人。这条走廊只通往仓库,虽然平时没人站岗,但按照规定除了分配物资的人员外,一般人是不可以随意进出的,不知道他们站在这里是想做什么。

  不论他们想干什么我都不感兴趣,就算明目张胆违法规定我也没有能力去管,只能当作没看见。我努力降低存在感,低着头往外走,可是刚走几步就被其中一人拦住了,拦住我的人是他们之中最高大的,好像是头目。

  这里很僻静,除了进出货外平时没什么人来,陈果在仓库里盘点物资,估计听不见这里的动静。我有点慌,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小声请他们借过。

  那头目冷笑了一声,扫了眼我手里的纸袋,说:“急什么?好歹大家也共患难过,都是老熟人,干吗这么冷淡!”

  另外几人也围过来应声附和,其中一个矮矮瘦瘦的男人拿走我手里的袋子,打开来看了一眼,发现是食物后非常惊喜,连忙把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分给其他人。

  我既害怕又生气,可是拿他们没办法,只能不吱声,东西丢了就丢了吧,希望他们能快点让我走。

  头目掂了掂手里的果脯,说了句“待遇不错”就抓着我的肩膀把我推到墙上,他力气很大,而且丝毫没有留手,隔着羽绒服都没挡住力道,这一撞让我整个后背都发疼。长这么大我还没被人这么对待过,一时血气上涌,想也没想反手打了他一巴掌。

  那几人好像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做,一下子全愣住了,我想趁机逃走,但他们反应很快,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家伙拽着我的衣服,另一个脸上泛着油光的死胖子扣住我的脖子往回扯,好险没被他扯断气。

  那头目抓住我的衣领,举着手正打算打下来,突然盯着我的领口不动了。

  我喘着气低头看了一眼,原来是我挂在脖子上的玉牌露出来了。

  这块玉牌是我母亲留下的遗物,上好的青玉,年代不短,本来只是块家传的玉料,后来请工匠雕上了我的名字。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几十年来贴身带着从来不摘,玉料都被皮肤磨得圆润,泛着柔和油亮的光泽。

  看见玉牌,我心里“咯噔”一声,心想糟了,这块玉成色很好,就算是不懂行的人也能看出它价值不菲,现在落到这几个流氓眼里多半要动手。

  果然,那混蛋捏住玉牌看了看,双眼冒光,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他不顾我的挣扎,一把扯断挂绳扔到一边,将玉牌握在手里把玩。后脖子火辣辣的疼,我没忍住叫出了声,肯定是磨破皮了,但现在我根本没空管脖子,满脑子都想着要把玉牌抢回来。

  看我要抢,一人抓着我的头发,还有一人用膝盖顶了我一脚,刚好踢到腹部,疼得我眼前发黑,浑身冒汗,捂着肚子跪坐在地。

  他们看我没法反抗了却还不打算离开,那头目“哈哈”笑了几声,踩住我的肩膀正要说话,突然窗外雷声轰鸣,仿佛随时都会有闪电落下,这突如其来的巨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伴随着雷声,他们身后传来楚云秀的怒喝声:“你们在干什么?!”

  在这个救助站里生活的人,没有人会不知道楚云秀有多强。在网游世界中,她就是那种大范围高伤害的法师,而在现实生活中,她一个人就足以阻挡上百丧尸,堪称鬼神勿近。抢了我玉牌的那几个人显然挺怕楚云秀,看见她出现立刻就扔下我逃走了。

  楚云秀收起异能跑来扶我,她问我哪里受伤,我忍痛说没有,她很自责地说今天是她负责巡视这片区,刚才路上遇到张新杰聊了一会儿耽误了点时间,没想到让我给人欺负了。

  张新杰是救助站的医疗负责人,他也是特战部队的成员,除了本身过硬的医疗技能外,他还拥有加速外伤愈合的异能,我曾经看他给一个受了重伤的逃难者治疗,伤口愈合的速度几乎能说是肉眼可见,非常神奇。

  我没怎么跟张新杰说过话,因为他看上去很严肃也很正经,做事一板一眼,不太好说笑的样子,不过楚云秀跟他的关系不错,他们有时会交流一些关于食物的心得,例如哪家的米线要用小塑料勺放十分之七勺醋才够味什么的——说真的,围观了一次交流会的我差点以为自己在看中华小当家。

  看她那么内疚,我赶紧转移话题,假装好奇地问刚才的雷声是不是她弄出来的。楚云秀搀着我往外走,她说那是她的电系攻击能力,可以招引雷电。我非常淡定地“哦”了一声,在我心里楚云秀向来是强得非人类一般,一个能让土地喷火的女人,能招几道雷电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突然想到一件事,我问楚云秀她那些五花八门的攻击能力有没有名字,她说没有。我猜也是,她可不是电视里那种会在战斗时大喊招式名称的中二病患者,大概压根就没想过取名的事。

  我一时兴起,说:“那我帮你取吧,刚才那个就叫‘天雷’怎么样?”

  她笑了笑,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爱闹的小女孩,说:“好啊,很贴切。”

  我接着说:“还有,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用的那个,就是喷一道火柱的那个,叫‘烈焰冲击’咋样?很帅吧!”

  她弯起眉眼笑得温柔,哄我:“嗯,这个也好。”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我到处东拉西扯,直到楚云秀问起我抓在手里的挂绳,我这才想起来玉牌被抢的事,她一听这事立马皱起眉头,说让我放心,她马上就去找那他们,一定会帮我把东西拿回来。

  可是那些人失踪了。


  这几天苏沐秋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我遇到他几次都看他一副蔫蔫的样子,好像被什么烦心事困扰,几乎能说是愁眉苦脸。作为一个光荣的外貌协会成员,对于苏沐秋的事情我一向比较上心,我偷偷问苏沐橙她哥这是怎么了,苏沐橙说因为叶修超时未归。

  搜救组的成员们每周都会轮流出门搜寻幸存者,这次是苏沐秋驻守,叶修出门。鉴于其彪悍的战斗力,跟叶修同一组的成员总是能准时回来,而这次不知怎么回事,超期了两天叶修那组还没回来,通讯设备也失效了。

  一直得不到确切的消息,苏沐秋很烦闷。我多少能理解他的心情,虽说叶修很强,但再怎么强终究也是脆弱的人类,谁都没有不死之身,恐怕现在苏沐秋满脑子都在想叶修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可他自己有驻守的任务,不能随意外出,这就更加焦躁。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叶修那组终于回来了,他们不仅带回来了几个幸存者,还带回来了一个坏消息。

  之前听他们说过,上层早已查明这次的气候异象和生物异变并非天灾,而是人为的。罗辑跟我透露,他们怀疑有多个异能者共同参与了这次灾祸制造。根据分析,对方最起码有两个人,一个制造大旱,利用中暑而亡的尸体传播病毒,另一个则是制造冰雪。

  制造大旱的那个人被代称为“旱魃”,几个月前就被抓住了。隔着玻璃窗我曾见过他一次,在见到那个据说可以制造酷热暑天的人时我非常震惊,因为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个小孩,看上去可能还不到十岁,不过据张新杰所说,他的真实年龄估摸二十朝上。

  “旱魃”被抓住后没多久就死了,苏沐橙说他是异能耗尽而亡。死前特战部队一直轮番对他进行审问,但他直到死都没有透露什么有用的信息。 

  病毒依靠尸体传播,这是我们最大的安慰,毕竟只要远离丧尸就可以避免感染,但叶修带回来的消息推翻了这一点,他说现在病毒可能开始依靠雪花传播了。

  叶修只说“可能”,并非完全确认,但没人敢轻视他的说法,因为尽管小事上不着边际,可在正经大事上他从不会信口开河。

  他们很快就召集成员开会,我只是普通工作人员,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会议。走之前我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当然主要是为了看苏沐秋。大概是因为惦记着的人平安归来了,他站在叶修身边,神情相较之前已经放松了许多,但身姿依然有些紧绷。

  在其他人都往会议室的方向离开时,叶修忽然抬手按住身边人的后颈往自己怀里带,接着手往上移,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苏沐秋整个人就彻底放松了下来。

  无视叶修的笑脸,苏沐秋也不说话,就气哼哼地抬头瞪他,被瞪了一眼的叶修也不着急,慢悠悠地亲亲他的眼睛,立刻把人安抚得没了脾气,他俩就这么拉拉扯扯地走远了。

  聪慧如我,就知道这时候回头能有戏看,果然。


  几天后送来了一批物资,都是些帽子、围巾和口罩之类的东西,听说是确认了雪花可以传播病毒这件事,特意找来了一些防护品遮挡裸露在外的皮肤。

  物资是由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短发姑娘帮忙送来的,她是这次叶修那组救回来的幸存者之一,名字叫唐柔,雪花能够传播病毒这件事就是她发现的。

  叶修那组这次救援了六个人,其中包括唐柔和她的父母,听说原本还有她的朋友在内,但那个朋友跟其他幸存者发生冲突,擅自跑出去,回来后淋了一身的雪,当晚就发起高烧。

  唐柔一直陪在边上照顾,直到第二天,她发现朋友的状况不太对劲——眼睛浑浊充血,皮肤干瘪泛灰,越来越像街上游荡的丧尸。发现这事后,她留了个心眼,偷偷检查了一下朋友的身体,确定没有受伤的痕迹。

  两天后那个姑娘彻底变为毫无理性的丧尸,最终死在叶修手上。

  悲痛之余,她将自己的猜测告知叶修,也正是因为这个猜测,叶修那组才会晚归,他们一直躲在建筑物里等待雪停。

  听说那只丧尸第一个袭击的人就是唐柔,唐柔离它太近,要不是叶修及时出手险些就被伤到了。而为了救人,叶修稍稍受了点伤,他在躲避丧尸的攻击时被墙上刺出的钢筋划破了手臂。

  这事让唐柔很愧疚,她一方面为朋友的离世伤心,另一方面又气恨自己的弱小,苏沐橙说这姑娘拜叶修为师,来到救助站后一直向他学习格斗技巧,苏沐秋也抽空教她射击,听说她非常刻苦,进步神速,长此以往有望成为一员猛将。

  看着唐柔好似天仙的小脸,再想想楚云秀、苏沐橙和最近刚来的舒可怡、舒可欣两姐妹,我忍不住心想这年头难道战斗力和颜值是成正比的吗?怎么猛将各个都是美人啊?

  为了提高颜值拯救苦逼的脸,我还跟戴妍琦探讨了关于护肤品的问题。就目前的情况,护肤品对我们来说算是奢侈品,因为战队成员们每次出门都是集中扫荡食品和必需物资,没谁会特意搬几箱对生存起不到什么作用的东西回来。

  哦,总是以公谋私搬眼罩顺便带几盒安全套的叶修除外。

  对,安全套……这又是个可怕的故事。

  有回叶修送物资过来,弯腰搬箱子时有两个色彩鲜艳的小盒子从他口袋里滑出来。我反应很快,想也没想帮着捡了起来,然后就看见上面印着“durex”五个闪亮的字母——一盒超薄,一盒螺纹。

  ……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打那之后我就不太能直视苏沐秋了,因为视线总是会忍不住移到他的下半身。

  说回护肤品,戴妍琦偶尔会顺手带几瓶回来,专挑贵的拿,有天她带我去她的房间,说她带了点化妆水和面霜回来,让我自己挑几样,我才知道原来姑娘团体内部有这等福利。

  不过她带回来的那些都不适合我,看了半天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拿,她问我是不是肤质不合适,我说跟肤质没关系,是因为这些牌子都只适合年轻人。

  她笑嘻嘻地说:“什么叫只适合年轻人,你又不老。”

  我跟着笑了笑,拒绝进入年龄的话题。

  午饭后,部队成员们分批来仓库领行装。

  苏沐秋翻了半天箱子,从里面挑出一顶花花绿绿的帽子,在叶修头顶上比划了几下,好像觉得挺合适,就这么给他戴上了,然后立刻遭到了嫌弃。

  叶修无奈,说:“苏同志,你这是什么乡村非主流眼光?居然能从那么多正常的颜色里挑出唯一一个不正常的,真是服你。”

  审美品味遭受质疑,苏沐秋面上挂不住,不服气地说:“那你选一个看看啊!”

  叶修挑眉,随手翻出一顶牛仔帽——大红色的。

  果不其然苏沐秋的吐槽立马杀到:“大神的品味就是不一样,看不出你还挺有西部情节,大红色,今儿你本命年啊?”

  叶修不服:“大红色怎么了?多喜庆,很适合你啊!”说完一翻手就给他戴上了。

  苏沐秋撇着嘴还没来得及摘下来,突然边上传来肆意的笑声,把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黄少天来了。

  黄少天指着苏沐秋头上的帽子,捂着肚子笑,笑得话都说不清楚,喻文州跟在他身后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嘴角含笑,眼神无奈。

  这两位也是搜救组的,黄少天是个牛人,他的特殊能力是可以自我调节存在感,他只要一开口存在感就爆高,而当他闭上嘴的时候,就连丧尸都察觉不到有这么个活物在附近,所以他几乎可以在外面随便溜达,如入无人之境。

  喻文州的能力要我说跟楚云秀有点相似,放游戏里都是法师那一挂的,但如果细分的话又不太一样。简单的说,一个是正统法师,一个邪教巫师,如果不是亲眼见他使用各种咒术击杀丧尸,我还真不敢相信一个看起来那么温和的男人,能力竟然这么黑暗。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那边黄少天已经围着苏沐秋唱起了“小红帽”,还自行改编,加上“采蘑菇的小姑娘”来了个串烧,不过说实话还怪好听的。

  不得不说男神不愧是男神,就是成熟稳重淡定大气,丝毫没有被激怒,至少表面上没有……苏沐秋冷静地看向喻文州:“你能让他闭嘴吗?”

  喻文州笑着说:“有点难度。”话虽这么说,可他还是成功把人拉走了。

  其他人离开后,叶修和苏沐秋拿完围巾和口罩也走了,他们彼此嫌弃对方的审美,互相嘲讽了半天,可到最后也没有把帽子换成别的颜色。

  那天之后,我无意中发现这两人尽管嘴上那么说,可私底下却非常爱护对方给自己挑的东西。他们会在进屋后第一时间找干布擦去帽子上的雪花,再小心晾干。当其他人都把自己的帽子到处乱扔的时候,他们还特意准备了专门的挂钩。

  这两人还真是“口是心非界”的翘楚。


  今天爆发了感染危机,救助站里有七个人突然袭击周围的人,他们都是普通人,也没有外出过,不存在被雪花感染的可能性,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了丧尸。

  大家毫无防备,全然没想过救助站里会出现丧尸,所以尽管这次危机很快就被解决,可到底还是死了十多个人。

  经过一系列排查,最终发现了他们的共同点——两天前这七个人都去仓库领过食物。

  所有人的食物配额都是相同的,但如果有人身体不好或是实在吃不饱可以定期去仓库额外领取一些。

  他们领的是同一个箱子里的饼干,那箱子里几乎每块饼干的包装袋上都有个小小的洞,病毒应该是用针管注入的。

  登记表上的记录显示这箱饼干是罗辑带回来的,带回来后直接就存进了仓库,中途除了陈果之外没有经过别人的手。

  这样看来动手脚的人不是罗辑就是陈果,但我不相信他们会做这种事,其他人也不相信。不过尽管没有人怀疑他们,可为了安抚民众情绪,还是不得不将他们关起来隔离一段时间。

  陈果被关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管理员,他们将食品库的钥匙交给我,由我代为管理几天。而仓库里的其他食物都被检查了一遍,万幸,除了那箱饼干外,其他物资的包装都完好无损,损失不大。

  我站在仓库里,看着里面堆叠的食物,一时间有些毛骨悚然。救助站里竟然有内奸,而且那个内奸很可能就是陈果熟悉的人。

  陈果朋友不少,就像她会偶尔给我开小灶,打开仓库让我进去自己拿点零食一样,也有其他人拥有自由进出的机会,如果有个人利用了陈果对他的信任……

  那个内奸就在我们身边,这个救助站里的每个人都有嫌疑,我们在明他在暗,今后他一定还会出手。

  走出仓库后,突然发现我的挂绳不见了,就是用来绑玉牌的那根绳子,本来应该收在外衣口袋里的。我急忙回仓库寻找,可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到底掉在哪儿了?


  怎么都没想到,我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到那几个人。

  食物的收集越来越困难,有搜救队员带了几袋种子回来,他们打算在救助站空旷的后院里搭建暖棚种植食物。后院里堆着各种用不着的的杂物,平时根本没人会去那里,在决定种植后,等到停雪的日子,我跟一些人被安排去清理后院。

  没想到一层层搬开杂物,却看见杂货铺那五个找我麻烦的男人横七竖八地倒在角落里,皮肤发青,身体僵硬,覆满了雪花。

  站在尸体前我半天没反应过来,眼前这幕充满了戏剧化的不真实感,使我处在一种诡异的镇定状态里,直到一股钻心的寒意从头顶渗入,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才感到头皮发麻,浑身泛起鸡皮。

  听到叫声,很快就围过来不少人,我躲在杂物后手脚冰凉抖个不停,有人揽住我的肩膀柔声安慰,是楚云秀。我平复了惊恐的情绪,忍不住再去看那几具尸体,突然在其中一人的手中发现了我被抢走的玉牌。

  玉牌背面朝上,碎成了两半。

  青玉就是这么脆弱,经不起折腾,我把玉牌收起来,心疼得要命,不知道等一切恢复原状的时候,能不能找到工匠修复它。

  经过初步的检查,这几人是被冻死的,已经死了很多天。这太奇怪了,如果说是受到外伤而死这我能够理解,可是冻死……他们为什么不进屋呢?为什么要躲在后院里宁愿死也不求救呢?

  这些问题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我才得到答案,听说那几人的口腔到内脏全都被冰块冻住了,这样当然发不出声。活生生的人从内部被冻结成冰,这不是普通雪天能够做到的事。

  负责调查的几个人坐在角落里吃饭,叶修的脸色不太好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雪越下越大,已经好多天没停过了,照这个势头,我怀疑再过个十天半个月的,救助站都能被雪花淹没。

  天空阴沉沉的,我站在大厅的窗边看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何感到一阵不安,似乎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叶修、楚云秀和苏家两兄妹从外面回来,他们先是扫视了一眼大厅的情况,然后说有点事情,要我跟他们出去一趟。

  不知道是什么事,我没多问,八成是不能让别人听到的事,我穿戴好行装跟着他们走,他们带我去了一处僻静的空地。

  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这里也要建暖棚吗?

  还没等我弄明白,叶修忽然对我说他们已经知道了那个混进来的内奸是谁。我一愣,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前阵子才得知有内奸,今天就已经找到人了。我连忙询问那个人是谁,叶修没回答,看起来似乎是想保密。

  楚云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丢失了许久的挂绳。

  她笑着问:“这是你掉的吧?”

  挂绳失而复得,我很高兴,说:“是我的,还以为找不到了呢!”

  她看了我一会儿,突然问:“能给我看看你的玉牌吗?就是摔断的那块。”

  玉牌?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问她为什么要看玉牌,她说想看看上面刻的是什么。

  我问:“你不是见过吗?”

  她说:“我没看清,刻的是什么?”

  我说上面刻着我的名字,然后楚云秀笑了笑,问了一个让我瞠目结舌的问题——她竟然问我叫什么名字!我真是哭笑不得,她是在开玩笑逗我玩吗?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叫什么?

  楚云秀温和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你告诉我们的,是你的真名吗?”

  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我,完全看不到暖意,只有满满的戒备和敌对,我被她这么严肃的表情吓到了,小声说:“是啊。”

  她说:“那就给我看看你的玉牌。”

  她这明显是不相信我的话,我有点生气,赌气地说:“玉牌碎了,我已经扔了!”

  楚云秀看着我,表情看上去好像非常失望,她轻声说:“‘旱魃’不是没有开口,他在死之前还是透露了一些信息,他说用霜雪传播病毒的人就在这个救助站里,他不知道具体是谁,只知道那个人被称为‘青女’,你那块玉牌上,刻的是不是‘青女’?”

  我大惊:“你们怀疑我?!”

  此时,叶修突然开口:“那几个人袭击你之后就被冻死在外面,手里刚好攥着你的玉牌。”

  他说的是杂货铺那几个人,我怒道:“他们自己乱跑被冻死了关我什么事?你的意思是我杀了他们?那请问我要怎么做才能冻死他们?”

  “冰属性的异能可以做到。”

  “我没有异能!”我简直要疯了,他们这是打算哪怕胡说八道也要把黑锅扣到我头上吗,“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有,发动的时候也一定会被人发现的啊!”

  “异能分两种,一种先天,一种后天,无论哪种都需要消耗精力。”一直在边上围观的苏沐橙忽然说起她曾经给我科普过的内容,“但还有一种非常稀有的能力,力量极强,范围极广,可以造成长时间的气候异象,而且这种能力在发动时就像呼吸一样自然,难以察觉,只是使用它的代价也很大,需要消耗寿命。”

  她看了看我,说:“‘旱魃’二十五岁,但我们抓住他的时候,他看上去就像个小孩。你曾经在跟小戴讨论护肤品的时候说漏了嘴,你说你不用她推荐的那些,是因为那些‘只适合年轻人’……其实你不只二十六岁,对吗?”

  听她这么说,我反而冷静了下来,克制不住火气,讽刺道:“就因为这么普通的一句话,让你们有了污蔑我的理由?”

  “当然不止这个。”楚云秀看向我手里的挂绳,“你知道我是在哪里找到它的吗?”

  “哪里?”

  “后院,就在尸体附近的杂物堆里。”

  我冷笑:“你们该不会忘了,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就是我吧?我去过那里,挂绳掉在那里难道很奇怪吗?”

  楚云秀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话:“很奇怪,因为这根绳子跟尸体一样,也被冻在了冰块里。”

  她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你在动手的时候没发现挂绳掉了,然后,你把它一块冻住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哎呀,大意了。

  作为反派,被彻底揭穿时我的内心却很平静,因为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们不是同路人,终究会有暴露的时候。

  可当真正面对这些……面对他们冰冷的眼神时,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虽然一开始就是演戏,但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弄假成真,入戏太深,都忘了自己在演戏。

  我闭了闭眼,笑着点头:“对,是这样……你们可以动手了。”

  我的异能是大范围降雪,并且可以在霜雪中传播病毒,异能不止,灾祸不停。但这个能力一旦使用就再也不能停下,直到寿命耗尽,死亡来临的那一刻。

  这一点,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清楚。

  身旁骤然竖起了几道冰墙将我围困其中,楚云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掌心闪着白光,天上雷声轰鸣,我知道那是她的电系攻击招数,名字还是我取的。

  ——天雷。

  闪电落下时,透过冰墙,我看见楚云秀的脸庞被白光照亮,泪痕闪烁,眼中有着难掩的悲意。

  那是我最后看见的东西。

  ·

  雷电劈下,尘埃落定。

  楚云秀平时很少用这招,就算使用,多数也是用雷鸣进行威吓,几乎没有真正进行到落雷的那一步,因为雷击力量非同小可,一触即亡,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方才她悲愤交加,心如铁石,此时施展完“天雷”后反倒是平静了下来,面对苏沐橙的出言安慰也只是无声地摇了摇头,抹去眼泪,不再看那具立在冰墙中的焦尸,转身离开了。

  与叶修不同,苏沐秋跟这姑娘接触的时间更多,自然也就更熟悉些。尽管知道此人是敌人,可怎么说也相处了这么久,平日关系一直很好,此刻见到朋友死去难免有些难受。

  叶修向来对苏沐秋的心思想法了如指掌,知道这人现在估计不太好受,他握住苏沐秋的手,正打算说些什么,却见他看向自己,神情平和,带着些微的笑意,说:“雪停了。”

  不知何时,接连不断的大雪终于停下,笼罩半年多的阴云逐渐散去,露出天际温暖的阳光。

  叶修一笑,牵着他的手往外走,说:“嗯,走吧。”


  全文目录    全文完


  注:青女,汉族古代神话传说中掌管霜雪的女神。

  25万字已完成4万5,还差……哎。

29 May 2016
 
评论(32)
 
热度(176)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