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

冬夜,家里空调坏了,大晚上的没人来修。

苏沐秋翻箱倒柜找出一只热水袋,灌满了热水,将孤独的仅剩的唯一的热源塞给了妹妹,此时苏沐橙正在自己的小卧室里抱着它睡得香甜。

就是可苦了哥俩儿,叶修和苏沐秋只能各自裹着条被褥在床上瑟瑟发抖。

“我说。”冷得睡不着,叶修忍不住开口,“你你你们这儿冬天都不下下下雪,为为为什么这么冷?”

好家伙,冻得都结巴了。

苏沐秋用同样的频率颤抖着回答:“废话,我我我们这潮潮潮湿,冷起来要要要人命。”

“那那那像现在这种情情情况,你你你们一般怎怎怎么解决?”

“我我我们一般靠靠靠……”

“别说脏话。”

“鬼才说脏话!我是说靠抖!”

叶修绝望了,他卸下力气瘫软在床,时不时抖一下,像条垂死挣扎的咸鱼。

突然,苏沐秋回光返照一样地坐起身,目光森冷,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他对上叶修的视线,说:“行吧,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我想到办法了。”

叶修眼睛一亮,用看上帝的眼神看他。

然后就见苏沐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扯掉了叶修身上孤独的仅剩的唯一的被褥,然后盖到自己身上。

“卧槽!”叶修震惊了,估计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发现人心居然能够如此险恶,“你杀人啊!”说着就要把被子抢回来。

“别瞎嚎。”苏沐秋一手拦住他,另一手整理好两条被子,让它们能够整整齐齐地叠在一起,然后他掀开一角,“快进来!”

行动快于思考,叶修想也没想就遵循本能地朝着埋在被子里的那个人扑了过去。

将温暖抱了个满怀。


他们抱在一起缩成一团抖了一会儿,慢慢地,终于不冷了。

叶修精神挺好,手掌无意识地摩挲着苏沐秋的腰线,低声说:“你腰怎么这么细?”

被窝温暖,苏沐秋被他摸出了睡意,迷迷蒙蒙地说:“饿的呗。”

叶修把他搂过来,掖好被角,笑着说:“瞎说,你不是每天都说吃撑了吗?”

苏沐秋慢吞吞地往叶修怀里蠕动了几下,脑袋轻轻抵在他的鬓角处,嘴巴埋在被子里,完全没有逻辑地嘀咕:“那也饿。”

丝毫没发现彼此的距离过于贴近,叶修甚至觉得现在这样很好。

气温寒冷很好,被窝温暖很好,苏沐秋缩在他怀里也很好。

好得让他很快便涌起了睡意。

在意识陷入黑暗前,叶修动了动脑袋,像是想要触碰什么。这个动作他从来没做过,但此时却出现得非常自然。

嘴唇蹭到了什么,好像是怀里那个人的鼻子。

他真可爱,叶修想。

随后便进入了梦乡。




这只是个冻成狗的产物,没有任何意义。

总之,冻死我了。

26 Nov 2016
 
评论(15)
 
热度(262)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