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19,修伞only“小叶修伞铺”参展后记(图多,慎点)

最初,只是一个念头。


我还记得刚进修伞群没多久的时候,大家办了一次小规模的语音聊天,小到什么程度呢?只有六、七个人的样子。

所有人都很害羞,不太敢开麦说话,就算开麦了也不知道说什么能活跃气氛,最后我们默默地选择在YY的聊天栏里用文字交流,真的蠢。

就在这期间,忘记是谁提起,有人说:“我们哪天开个茶话会吧?”

另一个人问:“线上还是线下?”

“当然是线上,线下办不起来吧?”

“那我们就找一天来YY,大家都带好泡面和鸭脖子,边吃边聊?”

“哈哈哈好啊!”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在群里日常做梦,有人说:“好想要一个修伞only的小摊子。”

我开玩笑说:“我们办个三连摊吧,冷CP逆袭。”

当时所有人都笑,都把这句话当做是一个如往常一般的,虚幻的梦想,没有人把它当真。毕竟我们根本就拿不出能摆满三个摊位的东西。

甚至连一个都摆不满。


又过了一段时间,CP18.5前夕。

某天无意间得知,雨水萧萧出了本无料,打算去CP18.5刷刷存在感,算是推广CP,安利路人。

刚好准备来上海玩的小茶说想要帮忙,然后她们就一起申请了一个小摊子。

那个小小的摊位上,只有这一本本子。

在不小心说漏嘴后,群里的各位写手画手们都坐不住了——我们办的第一个修伞only摊位,怎么可以这么寒酸?

于是接下来就看见群里,这个写手说要出个本子支持摊位,那个写手说要赞助一些正在通贩的本子给摊位,画手们也开始策划,赶稿出点什么周边填充空缺。 

既出不了本也画不了图的人(比如我)也没有闲着,都领了一份或好几份活,帮忙校对的,帮忙排版的,帮忙做封面的,帮忙下印的,还有帮忙对外联系约稿的。

可以说一夜之间所有人都从咸鱼变成了大忙人,就为了赶上那个之前谁也没有怎么关心过的CP18.5。

然后,那个小摊子就被各种各样的东西塞满了,甚至还由于东西太多塞不下而追加了一张桌子。


再后来,就是这次——CP19。

这回我们倒是提前准备了,就在CP18.5结束后,大家说CP19也要办一次。

“这次,我们三连摊。”


这次的摊主是我和萧萧,因为我们都是本地人。

筹备期间的事情没什么好多说的,我很愧疚,说好要出个无料支持摊位,结果最后还是因为没手感写不下去而窗了。

起初算上文本和周边只有20几样东西,其中还有不少是旧刊,不过当时我和萧萧都挺满意的,因为这些东西放三个摊位已经够了,算是达到了及格线。

但是缓缓老师不同意,她说东西太少了,尤其是新刊太少了。

然后她对我说:“来凑37吧!”

我给她的回复是:“你仿佛是在逗我。”

接着,她直接在群里询问:“我们来凑37样吧,现在有多少了?”

我们都没啥干劲,只当她是突发奇想,就随口回道:“差很多。”

可她真的太执着了,完全不管我们的消极心态,直接在群里数数,问还有谁能出本,还有什么周边能做,还剩这点时间有多少人可以拼一下、愿意拼一下,又说自己能出哪些。

……35,36,37。

齐了。

她对我说:“我没有逗你吧。”

我说:“算你厉害。”

她说:“不努力才是什么都没有。”

很有道理,不愧是经常干大事的人。

对她,我一向服气。


前奏说完,进入正题,说说这两天的情况。

先给大家看看我们的小摊子:







我活了二十多年,目前为止就参加过两次CP,一次是18.5,还有一次,就是这次。

当摊主是第一次,跟想象中的游刃有余不同,实际情况还是有点手忙脚乱的,特别是第一天刚开场的时候,当时萧萧不在场(去抢东西了),我和细细算钱就算了好久。

后来萧萧回来了我才发现是我自己功课没做好,摊主应该把价格都背出来才对,临时看表格怎么来得及……

这里要提一下,由于某人一直在给大家洗脑,说印太多会糊墙,搞得人心惶惶,连萧萧都被她的糊墙理论感染了,最后有些本子都没印多少,无料也就一点点,结果一开场就给抢完了,后面来的姑娘基本上就没买到啥。

太罪恶了。

说的就是你,都是你的锅。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其妙就从账房变成了推销员,她们都担心周边卖不出去,让我给人推销,然后她们自己就坐在两边悠哉悠哉地吃着零食,看我忙。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我的左边,一群人坐在那吃鸭锁骨;我的右边,一群人坐在那吃鸭脖子。而我,孤独的,坚强的,勤劳的,如同黑夜中的夜明珠一般,站在她们中间,推销。

我怎么还没有打死她们?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我就一个感想:腰好酸。

第二天,说是有一些余量,但余量确实太少了,摊主们也做好了提前收摊出去浪的准备。

10:30左右,我去蛋糕店领之前预定好的红丝绒蛋糕,等到11点多,大家才陆陆续续凑齐。

期间,远在国外,跟我们有着八小时时差的缓缓老师,三更半夜还不睡觉,一直催促我们快拍照、快切蛋糕,还说自己太兴奋了睡不着。

为了避免缓缓老师睡不好觉伤身体,我们九个人凑齐后,立刻在众目睽睽之下,围着蛋糕、挂画和立牌,各种角度拍照,并且齐声高唱婚礼进行曲……

也是很羞耻。

那位站在边上等着买挂画的姑娘大概很懵逼。


给你们看蛋糕:






我们还给有事不能来现场的liusuzui老师和缓缓老师留了两块,分别拍照发给她们,让她们通过照片远程品尝一下,再由我们一起分了。


接下来要隆重介绍一下我们的新朋友,我新晋的生死之交——萦总的基友画手。

基友老师真是太温柔、太美丽、太体贴、太好说话了!

关键是,图画得超棒!

她帮我们现场签绘了好多张修伞Q版图,一张比一张可爱。

这两张黑底的是我的:



超可爱的是不是!

还有几张是分给其他几位摊主的:





我爱她,真的,已经决定非她不嫁了。


最后说说晚上的聚餐。

第一天晚上,我、萧萧、卡卡、细细和本本吃了顿火锅:



刚开始见面还是有点生疏,因为卡卡和细细上次CP没来,而萧萧又因为特殊原因提前回家了,所以我们这次见面稍微还有那么点小冷场。

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火锅解决不了的冷场。

如果有,那就再吃顿烤肉:


第二天晚上,我、萧萧、卡卡、细细、本本、面包、鸦鸦、萦总和萦总的基友画手,一起吃了顿,巨热闹的烤肉。

真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棒的一顿烤肉。


语文老师说,写文章要点题。

最初,只是一个念头。

最终,我们实现了它。


修伞这个CP我不能昧着良心说它是热门,但这个CP的姑娘们,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行动力和激情。

跟她们在一起,我总感觉,无所畏惧。

爱你们❤

04 Dec 2016
 
评论(49)
 
热度(303)
  1. 顾柒染酒阑珊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特别感谢各位太太,让我们修伞从一个小小的冷cp变成了现在有着三连摊,有着好多好多老师支持出来的3...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