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修伞】从那个夏天开始(第五章)

  设定:架空原著,出事未死,出国回归,外加狗血失忆梗。

  CP:叶修×苏沐秋


  ★ 不想攒了,写多少发多少吧。 

  
  第五章:外挂

  

  晚饭后,叶修和苏沐秋照例排排坐在电脑前继续他们的事业。

  将过来送饭的苏沐橙送回家,回来时叶修正好瞧见苏沐秋的屏幕,少见的不是荣耀界面,而是在跟什么人QQ聊天。他刚拉开椅子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见苏沐秋神情严肃地翻了个白眼,随后关掉窗口顺手拉黑了对方。

  叶修惊奇地问:“怎么了?”苏沐秋脾气好,很少会有生气到拉黑别人的举动,什么人做了什么事能把他给惹毛了,这让叶修非常好奇。

  “有人让我帮他做个外挂。”

  “来生意了不是挺好?”苏沐秋是职业玩家,日常业务里也包括帮助客户定做一些无伤大雅的外挂,为了增加这项副业,他还自学了编程。

  “好个鬼!”苏沐秋没好气地说,“他要我做强制交易的外挂,那种缺德玩意谁会做?”

  叶修一听便明白了。

  “强制交易”是让各路游戏玩家都恨得牙痒痒的一种外挂,不知道多少游戏遭此毒害,可谓历史悠久。这个外挂简单来说就是利用系统漏洞给玩家发送病毒,等双方谈好价格进行交易时,通过病毒直接操控对方的电脑,这时候就算踢掉电源也没用,游戏是有离线延迟的,这段时间里足以让人将你身上的东西一扫而空。

  荣耀开服至今还未出现过这种外挂,主要是因为游戏方在外挂打击方面非常下功夫,管理力度极其高,三天一小更新,五天一大更新,补缺补漏特别勤快,让不少旁门左道人士都逮不到机会下手。

  不过官方管得再严,也总有些人不认命不服输,坚持要走偷鸡摸狗的路子,联系苏沐秋的这位仁兄就是其中之一。

  苏沐秋创建的工作室尽管规模小,只有两个人,可架不住这俩都是精英,什么奇奇怪怪的委托都能接单,每次都能准时甚至提前完成任务,不拖单不扯皮,价格公道还时常附赠小礼品,实乃业界不可多得的良品。

  这位仁兄就是听说了苏氏工作室的名气,便找上门来要求做外挂,还主动提高了价格并且给了充裕的时间,本以为这种做事只看钱的游戏工作室一定会立刻接受自己的委托,却没想到踢到了铁板。被拉黑后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年头还有这么有原则的职业玩家。

  苏沐秋拒绝这笔生意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两个字:缺德。

  苏沐秋平时只是写一些“副本自动跟随”和“野外自动刷怪”之类的外挂,这些都是玩家们可以接受的游戏辅助手段,还不能算是破坏游戏平衡。但“强制交易”不同,就如字面意思,这个外挂是强制夺取别人的财物,不需要高超的操作技巧,不需要对游戏深度了解,只需要发送病毒即可,对方一旦上钩甚至无法反抗,这就是明抢。

  对于这种低劣的作弊手段,苏沐秋是打心底里不认同的,对他而言,赚钱确实是很迫切的一件事,但做事无论如何都要有原则和底线。不仅是他,叶修也对此表示不屑,于是他们没再谈论这个话题,继续各忙各的。

  只不过没想到,几个星期后,这事居然发生在苏沐秋自己身上。


  《荣耀》公测距今已经过去了两年,这个游戏丝毫没有要被时间淘汰的意思,反而越发受欢迎了起来。网游只要人气高到一定程度,多半会出现各种比赛,《荣耀》大大小小的比赛不少,今天刚赢了野鸡杯的冠军,明天就有个野鸭杯。

  对于这类比赛,叶修和苏沐秋都很感兴趣,叶修单纯是为了玩,苏沐秋则是为了获胜后的奖金。

  今天他们刚赢了场比赛,这比赛是私人举办的,比较抠门,奖品不是现金,而是游戏币,一开始举办人没说清楚,苏沐秋还以为是现金,便拉着叶修乐颠颠地报了名,哪知道赢了之后才说是游戏币。第一区货币兑换是1:5,这等于收益一下子缩水了大半,换谁都高兴不起来,但他又不能穿过网线扯着主办方的领子要人家把钱吐出来,只好作罢。

  他臭着脸打算用这笔钱换点材料,在商业街逛了几圈,看中一个摊位,刚跟卖家讨价还价了两句,边上突然冒出来一人:“你要这个不如买我的吧,我比他便宜,就是量少点。”

  苏沐秋起了兴趣:“多少钱一个?”

  “15金,我有27个。”

  天天跟这些东西打交道,每个材料和装备的市场价苏沐秋心里头都门儿清,他要买的这个材料市场价23金,摊位标价21金,这么一看17金确实很划算。

  “成交。”苏沐秋拍板。

  交易完毕后,苏沐秋喜滋滋地看着背包里那些材料,觉得今天真是好运气捡了漏,正美呢,对方又私聊他:“你还要别的吗?我仓库里还有不少材料,价格都不贵,要的话一块收了吧。”

  苏沐秋问:“你都有什么?我需要很多材料。”

  那人说:“一下子也说不全,这样吧,你给我个QQ,我列个单子给你。”

  苏沐秋答应了,对方加上好友后传给他一份文件,并说:“你要是买的多,我还可以再便宜点。”

  心情正好,苏沐秋直接点开文件,里面确实是一张表单,他忙着对比价格,没注意到那个文件的后缀名有点异样。十几分钟后,他们进行了第二次交易。


  叶修这头正琢磨着该用竞技场积分换个什么属性的装备比较合适,那头就听见苏沐秋动静贼大地砸了下键盘。

  “咋了这是?”叶修摘下耳机。

  “犯傻了!”苏沐秋怒气腾腾地点开系统做了点什么,叶修不太懂这方面,只知道他应该是在清理什么东西。

  接着,他转头看向叶修,那动作幅度大到叶修都担心他用力过猛扭到脖子。苏沐秋眼睛里冒着火光:“落灯花。落叶的落,灯泡的灯,喇叭花的花。”

  “什么?”叶修一愣,彼此间长久的默契让他下一秒就想到,这可能是某个人的ID,“这谁,他怎么了?”

  “是个缺德精,他用了强制交易。”

  话音刚落,叶修那边就搜到了这个名字:“还没下线,他往哪儿走了?”

  “林墟。你先去,我拿点装备。”方才他们是在城外的桥上交易,那人不但拿完了苏沐秋背包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还把他身上的装备也给顺手捞走了,现在秋木苏正穿着内衣内裤满大街裸奔。

  落灯花本来想抢走东西直接回城下线,可苏沐秋又怎会让他顺心如意。虽说没有武器,无法使用枪械类技能,不过神枪手除了射击之外,还有一些不用武器就能施展的体术,伤害很低,杀不了人,但阻挡对方进城还是可以的。

  那人先是被秋木苏一记膝击进入了战斗状态,后又是连着回旋踢加滑铲被踢下了桥。这是座偏远小城,四周围绕着深险的沟渠,要进城只有一条路,就是被苏沐秋挡住的那座桥,那人本身操作不行,试了几次没捞到好,索性回头往林子里冲,只要穿过这片树林就能抵达另一座城市。

  林墟的全称是林间废墟,这里曾经是一座古老的城堡,经过战乱的洗礼只剩下残垣断壁和遮天蔽日的古树,不过这些只是游戏方设计的背景,对玩家来说,这里就是一处视野狭窄适合跟人躲猫猫的垃圾场。

  落灯花此刻就在树林中穿梭,它的操作者正和朋友一起坐在网吧里,好巧不巧正是叶修他们去的那家。

  朋友伸了个懒腰,转头看见他一个人奔跑在林子里不知道在干吗,有点好奇:“你在这干啥呢?”

  “我刚试了试挂,那人反应挺快的,交易完拦着不让进城,我只能换个地方下线。”

  “你没拿走他装备吗?”

  “拿了,他挺有两把刷子的,武器没了还能挡住我。”

  “谁啊,这么牛?”

  这句话刚问出口,下一秒就得到了答案,因为落灯花被人攻击了。攻击者穿着一身属性不合的装备,还拿着把低级副本掉的小破枪。落灯花回头看了一眼,见对方竟然已经追了上来,立刻扭头就跑。

  就那一眼,朋友看清了来人的ID。

  “喂……我说,你刚才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秋木苏吧?”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我靠,你傻吗!骗谁不好骗秋木苏?!”

  “秋木苏怎么了,他很厉害吗?”

  “还‘秋木苏怎么了’,你是第一天玩荣耀吗?哦对,是第一天……我就不该借你号!我们区有些人是不能惹的,秋木苏就是其中之一!”

  “怕什么,他有本事就这么一直追下去,我总能找到机会甩开他。”

  “就你还想甩开他?我怕你已经被包围了!”

  “包围?他会叫人来吗?会叫几个?”

  “不用几个,一个就够了。你等会如果遇到一个叫‘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别挣扎,别逃避,赶紧跪下叫爸爸。”

  “拜托,有这么夸张吗……”落灯花不服气。

  突然,耳机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那人笑着说:“有。”

  还没弄明白是谁在说话,落灯花的视角瞬间天旋地转,跟个球似的疯狂旋转,转了半天就是不落地,他挣扎了几下完全没效果,还看不见攻击者是谁。对方用的不知道是什么武器,起码得是橙武级别,攻击力极高,没一会儿血条就清了零。

  落灯花难以置信道:“刚才是谁打我?为什么我看不见他?见鬼了吗!”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朋友叹了口气:“你可以叫爸爸了。”

  一个身穿黑色皮甲,手持黑色长矛,打眼看上去像是个被晒成煤炭的印第安土著的战斗法师走进了落灯花的视野,他看见那人的ID是一叶之秋。

  死亡的角色是无法使用语音的,不能说也不能听。一叶之秋头上冒出一个气泡框:“没夸张吧?”

  前一秒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后一秒就被人打趴在地,这任谁都高兴不了。落灯花惊诧之余免不了怒气上头,不仅是因为三两下被人打死,还因为他发现自己这一死居然掉了两件装备,其中一件还是武器,贼他妈贵,简直人品低到谷底。

  朋友也很痛心,毕竟这是他的号:“大哥,赶紧把东西还回去吧。”

  “不行!”落灯花自认是个有骨气的男人,一次失败并不能打击他的信心,反而还激起了他的好胜心,“我现在复活回城,他们抓不到的,我可以跟他们慢慢耗,耗几天都行!”

  朋友泪流满面:“你是不是忘了这是我的号?”

  “……差点忘了,那就借我再玩会,我总得把你装备抢回来吧。”

  朋友不再说话了,他们认识的时间不短,深知此人个性顽固,一旦决定做什么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他只能内心崩溃如丧考妣地想,这号决不能再留在一区,明天就转服。


  楼上VIP间里,叶修疑惑地问:“他都回城了,怎么不抓紧机会下线?”

  苏沐秋噼里啪啦打着字,满身杀气地回了句:“管他怎么想,不跑更好,等会杀秃他!”

  看他跟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浑身毛都炸开了,叶修好笑地凑过去看他在干什么。

  作为一名专业代练以及业内资深工作室老板,苏沐秋手握各家中小型工作室的联系方式,同是靠游戏糊口,大家感情都挺融洽,有时谁家工作忙不过来还会搭把手。他们有个内部群,专门用来插科打诨唠嗑打屁顺便吹吹牛皮,偶尔分享一下行业最新动向以及前线八卦。

  此群还有另一个用法,平时用的很少,是一个一旦有人提出,全群所有人都必须参与的玩法,它有个很二很俗套的名字叫“江湖追杀令”,一看这中二名字就知道是干什么用的,都不用解释。

  此时,苏沐秋正在群里发布“江湖追杀令”。

  “ID:落灯花,职业:气功师,目前所在地:吉鑫镇。”苏沐秋阴测测地下令,“一有线索就提供给我和老叶,我要杀秃他。”

  郭明宇:“这人怎么得罪你们了?”

  苏沐秋不好意思说自己一时大意马失前蹄阴沟里翻船被人用低端骗术捞走了一身家产,只好含糊地说:“他骗了我点钱。”

  莫强倒吸一口冷气:“要了亲命了,铁公鸡的钱都敢骗,这是个勇士啊!”

  另一人提出疑问:“他是用了什么先进的新型骗术才能骗到你?”

  耳边传来叶修的轻笑声,那家伙凑的太近,口中呼出的热气都窜进了苏沐秋的耳朵里,他面上一热,拉开点距离,接着说:“不是新骗术,里面有点原因……总之,速战速决,战线不宜拉长,不能给敌人喘息的机会!”

  关了群聊,苏沐秋看向叶修,埋怨道:“下回别靠这么近,你有口臭知道吗?”

  “胡说八道。”叶修完全没有被他这通造谣唬住,“我要是有口臭,你还能跟我一个杯子喝水?”


   全文目录     下一章

01 May 2017
 
评论(28)
 
热度(234)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