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修伞】从那个夏天开始(第七章)

  设定:架空原著,出事未死,出国回归,外加狗血失忆梗。

  CP:叶修×苏沐秋


  ★ 这章开始进入正题(……),叶修生日快乐!


  第七章:重逢


  猛地,叶修从梦中惊醒。

  入眼是熟悉的昏暗,储物间里只有一扇窗户,嵌在西面墙顶,小得可怜,外头的晨光根本照不进来。

  他对着光秃秃的天花板晃了会神,慢吞吞地支着胳膊坐起身,然后抬头瞅了眼窗外。

  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跟叶修此时阴郁晦暗的心情形成对比。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苏沐秋了,粗略一算也有好几年。

  并非是不愿梦见,也绝非遗忘——事实上,“苏沐秋”这三个字一直是他心中无法愈合的暗伤,表面看上去无甚大碍,然而仅是轻微触碰都能疼得心颤。

  时隔多年,再次梦到那个人,竟分不清到底是难过多一些,还是怀念更多一些。

  叶修醒得太早,陈果和唐柔都还没起床,他刷完牙,望着镜子里胡子拉碴的颓废脸,不自禁地想起了之前做的那个梦。梦里的苏沐秋维持着十八岁俊秀且青涩的模样,丝毫没有变过,他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个时期。

  如果他还在,如今会是什么样呢?叶修忍不住想道。肯定不会像他这样不修边幅,苏沐秋虽然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但他比起叶修可要勤快得多,至少不会允许自己几个礼拜不刮胡子。

  那一定是……很英俊的。叶修恍惚地想。


  昨夜下了场暴雨,电闪雷鸣声势浩大,就跟多年前的那天晚上一样。每当遇到这种天气,叶修的心情都会不太美丽。雨声吵得他有点失眠,本想今天可以睡晚些,却始料不及地梦到了久违的故人,大清早便醒了。

  草草吃了点东西填肚子,莫强那边还没消息,左右无事,登录游戏接着练级,没想到这时间斩楼兰竟然在线。

  斩楼兰:“大神起得很早啊!”

  君莫笑:“你也很早。”

  斩楼兰:“别提了,我失眠了,一晚上没睡。”

  这么巧?同是失眠党,叶修表达了一下作为合作人的关心:“怎么,女朋友跟人跑了?”

  “大神真会说笑,我还没女朋友呢……”斩楼兰无语,“也没什么,就是琢磨收人的事。”

  对方没细说,不过叶修一听就懂。

  义斩这几个小伙子原先想得挺美,以为一进联盟就能凭借自身“高超”的水准震惊四座,没想到先是被叶修虐了一遍,后又被黄少天碾压了一通,凄凉地明白了职业选手真不是那么好当的,随即识相地将目标从夺冠退回了保级,为了不会第一年就被淘汰,这段时间正愁怎么挖角。

  这事叶修之前就提点过他们,现也不再多说,他操作着角色换了个地方接着刷怪。君莫笑现在是神之领域人人喊打的“通缉犯”,死一次五百块,堪称肥肉一块,各路英雄好汉们都眼馋赏金,闹得他练个级也不安生,跟打游击似的时不时得换位置。

  斩楼兰自顾自接着说:“我有一哥们,神枪手,特牛逼,可惜人在国外,不然当初创公会的时候我就拉他进来了。”

  叶修不置一词,这事跟他没什么关系,听过就算。不过在看到“特牛逼”这三个字时,他忍不住心想:我也认识一特牛逼的神枪手,他要是还在,你那哥们可能没他牛。

  想完他又自嘲似的笑了一下,仿佛在笑自己无聊。

  这边斩楼兰接着说:“昨天我才知道他前些日子回国了,我那个高兴啊!想忽悠他入队,结果那小子居然说他签了嘉世,他才回来几天啊动作这么快!”

  看到嘉世的名字叶修一怔,训练营的学员是不签约的,只有在俱乐部认为你有足够的水准成为主力或是替补后才会正式签约,作为嘉世的首任以及前任队长,叶修很清楚他的老东家在审核学员这方面有多严格,一个才回国不久的新人,短短时间内签了约,就算只是替补,也足以证明此人实力不俗。

  君莫笑:“签了多久?”

  斩楼兰:“一年,说是不想在一棵树上吊死,嘉世那边估计也嫌他年纪太大,就没签长。”

  君莫笑:“年纪太大?”

  斩楼兰:“他二十六了。”

  跟叶修同年,二十六岁对普通人来说只不过大学毕业才几年,刚刚融入社会而已,不过在平均年龄二十上下的电竞圈里,这个年龄已经能算是职业生涯的暮年了。

  一般有点实力的俱乐部都不会签这么老的选手,毕竟打不了几年就得退役,训练营里有的是有潜力的年轻人,而且就嘉世今年那烂透了的表现,季后赛是绝对进不了的,这位兄弟签约后最快也是参加第九赛季的常规赛,到那时候年纪就更大了。

  有点选择余地的战队都不会签这样的选手,除非此人实在是实力过人,不签不行。

  想到这,叶修对这个素未蒙面的斩楼兰的哥们起了点兴趣。


  陈果起床后发现同屋的那两人都不在,想也不用想肯定是上机玩去了。她洗漱完也不忙着登游戏,先跑到网吧门前活动筋骨,正伸着懒腰,就见不远处有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笔直朝这里走来。

  走在前面的那个约莫三十多岁,西装革履,看上去精明干练,商人气十足;走在后面的那个要年轻些,穿着随性却不失礼,至于长相……陈果一看就移不开眼了。

  帅哥啊!

  一大早就这么养眼,今天大概要有好事发生!

  陈老板心里犯着花痴,面上倒是没误了事,人家笔直朝这走,明显是要上网,她刚想走开让两人进门,没想到那个三十来岁的先开了口:“请问,叶秋在吗?”

  陈果一惊,自从叶修来到兴欣网吧后,这是第三个来找他的,前两个是叶秋和苏沐橙,那两位一个是亲弟弟,一个是好朋友,他俩知道叶修在这里不稀奇,可这位是怎么知道的呢?

  没等她说话,那人又催问了一遍,陈果想了想,点头带他们上楼。

  叶修如往常一样,在楼上大名“213”小名“2B”的包间里忙活着革命事业,三人刚走进那里,就见房门自己打开,叶修拿着烟从里面走了出来。

  “别来无恙?”陶轩微笑着说。

  看到陶轩,叶修先是一怔,可又很快反应过来,淡定地点了点头,而当他的目光掠过站在陶轩身后的那个人时,瞳孔瞬间收缩,整个人都呆住了,活像见了鬼。

  走廊里安静了十几秒,叶修一直没反应,眼睛黏在那小哥身上,陶轩微笑着看他,似乎并不奇怪他的失常,而那个小哥则是礼貌地回望,陈果能从他唇边僵硬的弧度,看出他被叶修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有点尴尬。

  这家伙怎么了?陈果纳闷地想。我看到帅哥呆住也就算了,他发什么愣?一见钟情啊?

  三人都不说话,陈果只好硬着头皮先开话头,让他们到房间里谈。


  叶修是做鬼也没想到,会再次见到苏沐秋。

  看清楚站在陶轩身后的人时,他简直恨不得把眼珠子摘下来擦一擦。

  跟记忆中不同,眼前的苏沐秋腿去了青涩,与苏沐橙有着几分相似的清秀姣好的容貌已然长开,就如叶修曾经猜测过的那般英俊,甚至比想象中的更加亮眼。没有被时间凝固在十八岁,尽管依稀有着在心中描绘过无数次的模样,可这是真真正正的,二十六岁成熟男人的容貌。

  “你好,我是苏沐秋。”那人朝他点点头,额旁柔软的发丝随着动作滑落到眼角,衬得那双含笑的眼睛分外迷人。

  “你好。”叶修回道。他声音沙哑吐字僵硬,还伴随着一点没控制好的气音。

  我在做梦吗?他恍惚地想。

  一直想念着、怀念着的人就坐在面前,全须全尾,仿佛那场车祸只是一场从未发生过的虚幻梦境。叶修甚至发觉自己不知何时背后渗出了一层薄汗,如同噩梦初醒,不真实却仍带着一丝后怕。

  可这太奇怪了,苏沐秋早在八年前就去世了,叶修亲眼看着他的尸体被推进火化间,是他抱着骨灰盒回家,也是他亲手将骨灰下葬。

  那个人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想问的问题太多,话到嘴边却不知道应该先问哪个,憋了半响,倒是苏沐秋犹豫着先开了口:“有件事,是这样的,我几年前出了点意外……”

  “车祸。”叶修打断他。

  “……对。”苏沐秋一愣,随即笑了起来,“原来陶哥说的是真的,我们真的是朋友。”

  叶修喉头一动,只觉喉咙干涩,吐字艰难:“嗯,是朋友。”

  苏沐秋显然松了口气,他解释说:“那个意外给我留了点后遗症,很多事都不记得了。先前我一直住在国外,最近刚回国,正巧遇上陶哥,他说带我来见见老朋友。”说到这,苏沐秋看了眼陶轩,眼里带着明显的感谢之意,“真是多亏了陶哥,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找以前认识的人。”

  “你怎么……”话说一半止住了,因为叶修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你怎么没死?你怎么去了国外?你过得好吗?

  每个问题对他而言都是一把心上刃,对苏沐秋来说恐怕也不会是什么美好的回忆,更何况当面问别人为什么没死未免也太不礼貌了。

  对曾经的苏沐秋他可以百无禁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对如今什么都不记得,只比陌生人好上那么一点的苏沐秋来说,他没有了肆无忌惮的资本。

  幸好苏沐秋明白他想问什么:“我的父母……呃,我是说养父母,他们的亲生儿子跟我一样大,那次车祸就是他飙车引起的,他死了,养母也因此疯了。当时我受伤昏迷,运气好没死,但是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那大概叫假死吧。总之,被送到焚化室后我醒了,可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养父发现这事后买通了工作人员,把他儿子的骨灰给了我妹妹,把我带走了。”

  陈果简直不能理解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种离奇的事情:“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沐秋耸肩,无奈地说:“因为他老婆疯了,整天喊着要儿子,他就想狸猫换太子,先哄住她。他说他已经失去了儿子,不能再失去妻子。”

  “这样也能哄住啊?她真的相信吗?”

  “真的相信,因为她是精神病人。她把我当作亲儿子照顾,我也以为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虽然长得不像。”苏沐秋自嘲地笑了一声,看上去像是在埋怨那对夫妻自作主张,可眼神却是温暖的,“直到半年前,我养母的病好转了,她终于正视了她亲儿子已经死了的这件事,然后他们把整件事告诉我,再后来我就决定回国。”

  听到这么戏剧性的经历,陈果唏嘘不已,转头看向叶修,却见他低头看着茶几不知道在想什么,另两个人也注意到了这点,三双眼睛齐刷刷地凝在叶修身上。

  突然,他抬起头,说:“你见过沐橙了吗?”

  显然对这个名字有点陌生,苏沐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还没有,她出去了,等会回俱乐部应该会见到。”

  叶修“嗯”了一下,接着说:“你见她的时候带包纸巾,她会哭的。”

  苏沐秋无意义地“哦”了一声,不明白他为什么特意说这些,然后就听叶修低声说:“看到你没事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坐在旁边的陈果注意到叶修被茶几挡住的手在细细地颤抖,足以说明这双手的主人此刻内心多有激动。

  仿佛意识到什么,苏沐秋问:“还没来得及问,我们认识多久了?”

  “很多年,十五岁就认识了,在一起住了三年。”

  “十五岁?”苏沐秋惊讶,来之前陶轩没细说,他以为只是来见个交情一般的普通朋友,还奇怪对方看到自己为什么反应那么大,到现在还没缓过来的样子,没想到是同住了三年的好友。

  惊讶过后苏沐秋重新微笑起来,笑容相较之前要真诚许多:“那我得补一句。叶秋,初次见面,好久不见。”

  那个夺走了叶修全部注意力的人向他伸出手,礼数周全,笑容温和,言辞得体,礼貌中带着些疏远。

  ——那见鬼的疏远。

  叶修突然一阵烦躁,对着那张熟悉的笑脸,喜悦和不满两种情绪在内心冲撞。

  他们本该亲密无间才对。


   全文目录     下一章


  这个出国的操作设定是liusuzui老师、一多夕老师,雨水萧萧老师,花式卡文老师,本本老师and我,共同讨论出来的,谢谢老师们的帮助!

29 May 2017
 
评论(14)
 
热度(148)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