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修伞。

  难产极了,估计是要窗……


  (5)


  队员A低着头,借着手上盛满了炒饭的勺子当掩护,嘴唇小幅度地动了几下:“他们俩怎么了?”

  坐在他右边的队员B同样以假装喝汤的姿势低声回道:“不知道啊,夜生活不和谐?”

  对面的队员C被一块嫩牛肉噎住,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

  这里的“他们俩”指的是叶修和苏沐秋。

  从G市回来后,这两位曾经整天都形影不离的正副队长突然之间就没什么交集了,准确来说应该是苏沐秋不太想有什么交集。

  具体表现为:饭不一起吃,水不一起喝,虽然训练时仍坐在一起,但却没有任何交流。

  例如今早,其他人三三两两走进训练室,正打着哈欠互相打招呼,扭头就发现苏队长早已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开工了,而叶副队却不在。一开始大家还没注意,只当他有事晚点到,之后也确实没等多久叶修就进来了,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有点诡异了。

  只见叶修慢吞吞地走过去,如往常一般想端起苏沐秋的杯子喝口水——他们的茶杯一向是共用的,因为叶修懒得倒水。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对着屏幕没抬过头甚至连眼珠子都没转过的苏沐秋,如闪电般先一步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把它放在了离叶修很远的另一边。

  一时间整间屋子都安静了。

  叶修看上去还挺淡定,他收回手,看了眼苏沐秋始终没动过的后脑勺,破天荒地自己去倒了杯水。

  之后整个上午相安无事,大家都在认真训练,只不过几小时过去,所有队员都觉得身心俱疲。

  训练是非常枯燥的,跟玩游戏根本不是一个性质,就如同叶修曾说的那样,如果不是对荣耀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一般人很难坚持做一名职业选手,就算勉强坚持了,成绩也不会有多好看。

  可就算再喜欢这个游戏,每天面对如此枯燥无聊并且强制性的训练,是个人都会需要放松,而聊天就是一种放松的方式。跟隔壁队规森严的霸图不同,嘉世战队这点还是很人性的,只要不影响操作不影响成绩,训练时就算开茶话会都行。

  放到平时,叶修和苏沐秋总有着说不完的话,训练时他俩能从昨晚的比赛没看点聊到今早的豆浆有糊味,或者指着训练成绩彼此嘲笑一番,接着点开新的练习再比一次。

  与天斗与地斗与对方斗,其乐无穷。

  然而今天,他们各自沉默,一言不发,连空气都仿佛透着一股子冷意。

  在这种僵硬的氛围里,其他人战战兢兢连小声交谈都不敢,陶轩从门外路过时惊讶地发现所有人都在安静地敲击键盘,表情或生无可恋或苦大仇深,吓得他连忙跑回办公室再三确认下一场的对手真的不是什么牛逼哄哄的冠军队。

  再说刚才,好不容易熬到午休,心想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吧?没想到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当叶修买好饭端着托盘坐到苏沐秋对面时,在周围人的注目下,苏沐秋忽然端着托盘站起来,若无其事地说:“我吃完了,你们慢用。”

  糊弄虚空阵鬼啊?你才吃了几口好吗!

  面对冷遇好像一直没什么反应的叶修,在看了眼苏沐秋手里明显没动多少的午饭后,终于皱起眉头,表现出了明显的不悦。

  “你就吃这么点?”叶修问。

  “嗯,早上吃多了。”苏沐秋回,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围观了全部过程的队员们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

  除了这些之外,根据住在他们对面寝室,掌握第一手情报的队员D和队员E透露——这两位昨天晚上都没有同寝!

  问题很严重啊!


  发现叶修抬头,窃窃私语的几人连忙止住话头,演技超常发挥,吃饭的吃饭,喝汤的喝汤,盘里没东西的就刮刮酱汁,一副恨不得舔盘子的架势。

  没心情理他们,叶修吃完最后一口,放回餐具往外走。

  叶修当然知道苏沐秋在有意疏远他,也很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因为全明星周末的那个亲吻。

  当时叶修用几句玩笑话随口糊弄了过去,苏沐秋也没有多说什么,好像完全没放在心上,但在那之后他就离叶修越来越远,甚至到了其他人都能看出他们之间出现问题的地步。

  叶修不后悔那么做,事实上以他的性格能忍耐这么多年都不采取行动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他向来是比起只在嘴上说说更喜欢用行动表达心意的类型。

  一直以来,叶修都自认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苏沐秋的人,可唯独在这件事上,苏沐秋会有什么反应他实在是拿不准。叶副队从来都是极富冒险精神的,但在对待苏队长这方面,他不能也不敢轻举妄动,他赌不起。

  与苏沐秋的关系是他最珍视的,也是他唯一不愿意失去的。

  而如今看来,忍耐和克制似乎才是正确的。

  午休还没结束,训练室里空无一人。叶修双手插兜站在窗前眺望,眼珠子黑沉沉的,连阳光都照不透。

  这份感情就让你这么抗拒?


  其实苏沐秋倒不是叶修所想得那样,与其说他反感,不如说是紧张。

  那天晚上,意识到是谁在亲吻自己后,苏队长大脑当机,眼前发黑,满世界都是星星,内心狂风巨浪地打着卷儿,颇有些天旋地转的意思。然而跟罢工的大脑不同,他脆弱的小心脏倒是工作得非常勤快,“扑通扑通”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苏沐秋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单纯直男,空闲时间他喜欢上网,对于现在网络几乎随处可见的搅基类信息多多少少也有所了解。荣耀的女性玩家从男女比例上来说不多,但从总数上来说也不少,苏沐秋知道他和叶修的配对在女粉丝里相当有人气,“一叶之秋木苏”这六个字自成一圈,是支持者众多的热门CP。他曾经出于好奇注册过“双秋”腐向论坛,还被里面各种图文并茂的狗血情爱作品吓得踢掉过电源。

  这年头能成为热门CP的基本条件之一是颜值高,苏沐秋的颜值自是不必多说,从女粉人数就能看出他长相不赖。叶修虽然从未露过脸,但姑娘们坚信一叶之秋的主人一定是个不出世的帅哥,帅到风云突变山崩地裂,帅到绝了代的那种,而且还是霸道总裁款。

  也不知道这种毫无根据到连叶修本人都为之汗颜的谜之信心是哪来的。

  总而言之,受到CP论坛里那些“你爱我时我不爱你,我爱你时你已远离”和“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月亮代表我的心”以及“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可周围人拼了老命要拆散我们”等作品的影响,忍不住胡思乱想的苏沐秋几乎是心绪颤抖地配合叶修的玩笑话一块把那个吻搪塞了过去,没有追问。

  之后的几天他越来越别扭,这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强迫自己忘记的事,所有跟叶修相关的事他都没那么容易遗忘,更何况在那之后他一看见叶修,那个亲吻的画面和触感,甚至是鼻息喷洒在皮肤上的温热感都会一次又一次浮现出来,提醒他眼前这个人就在不久前亲过你。

  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来说只要短期内不去看不去想,就算再在意的事情也会慢慢淡忘,可偏偏对他来说叶修的存在感素来是最高的,别说共处一室,就是独自出门,隔着老远有人谈论“叶秋”或“一叶之秋”,苏沐秋的耳朵都能第一时间捕捉到。

  也正是经过这么一出,他才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早就被“叶修”这两个字占满了。

  躲也躲不开,避也避不了。


  晚间,苏沐秋捂着咕噜作响的肚子往寝室走,为了避开叶修,今天他就没吃多少东西,此时饿得前胸贴后背。

  苏沐秋知道自己这几天反应太大,可他忍不住,只要叶修一靠近,他就浑身冒汗心跳加速,为了维持表面的正常,他只能减少接触。

  他一定生气了。苏沐秋揉着肚子想:那家伙都多久没自己倒过水了?

  今早纯粹是条件反射,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叶修为了少跑一趟而用他的杯子喝水,但直到今天他才突然反应过来,他俩这种行为似乎可以用四个字概括。

  ——间接接吻。

  被后两个字惊到的苏沐秋想也没想干了蠢事,干完他立刻就后悔了,但这时候再把杯子放回去又好像太刻意了,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天知道他在训练时有多心不在焉,眼睛盯着屏幕,可注意力却全在右边那个人身上。

  用餐时也是,这些天反常举动太多,苏沐秋很怕叶修会当面询问原因,到时候难道要说“我一看见你就浑身发热”吗?……这怎么看也不像是正经人应该说的话。

  正思索着柜子里还有没有能吃的储备粮,一转弯就看见自己的寝室门把手上挂着一袋东西。

  走近一看,袋子叠着两个塑料餐盒。都不用打开,光从香味就能判断,里面装的一定是他爱吃的盖浇饭。

  食堂每天定时开放,错过时间就只能饿着,就算是俱乐部老板也不例外,这份饭一定是在外面饭馆买的。

  是谁买的,这个问题根本不用想。

  他仿佛能看见对方低垂着眼将袋子挂到把手上,再打着哈欠懒洋洋地走进自己的房间。

  苏沐秋对着左边紧闭的房门出了会儿神,有点开心又十分沮丧地再次想道:叶修一定是生气了。

  ……他今天,一根烟都没抽呢。

01 Nov 2016
 
评论(46)
 
热度(172)
© 酒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